絲山秋子-尼特族 讀後想法

會有人愛像寄生蟲的我嗎?

這一本書散文集,只是拿幾篇文章的主題來做標題而已。

「尼特族」和「2+1」

這是和這本書的標題有關係的兩篇文章,故事是有接續的。描述著作家女主角,抱持著一種不是愛情的感情去幫助一個尼特族男生。他們以前就認識,只是男生後來遭遇了些挫折,就變成尼特族了。從送錢給男生,到幫忙繳電話費,邀請對方直接去住女方的家,甚至上床。後來回去男生回去以後,女方還是不斷的想起男生。

以簡單的一個段落描述故事情節,大概是這樣。然而,文中有許多我不懂的情節。我最不能理解的是「不是愛情的感情」這件事。文中描述到女方對男方沒有愛意,但是卻願意幫助他到這種地步,這樣真的叫做沒有愛意嗎?而關於做愛的想法,可能是我太純潔?男方只要有人自己送上來,那就和她做愛,所以某天晚上,女方有點累了,就直接鑽進去床上他們就做愛了。女方則是抱持著沒關係的想法。這樣的情況,真的是沒有愛意嗎?還是只是憐憫?施捨嗎?

還有一個情節,男方本來要回去了,結果要搭上電車的時候,摔斷了腿,所以又在女方的家中多待上一段時間。看到這裡,我的第一個想法是,男生是故意的,為了想要在女方家中多待一段時間,為了省錢,為了吃東西,為了各式各樣的原因。然而,文中沒有描述這一方面的解答,我目前也看不出來哪個部分有暗示這個可能。

最後面,男方腳傷痊癒了,終於要真正的回家了,也許是回去過著那個繭居族生活,但是女方本來有個樓友,卻決定要搬家了,而女主角認為的原因是因為女主角自己先打破規定,畢竟她和樓友本來是約定不能帶男性回來。然而,我看到這一個段落,我卻在想,是那個突然搬進來的男生做了什麼恐怖的事嗎?比方說,強姦那位樓友什麼的?但是這些都只是我的猜想,我完全看不出有什麼提示可以讓我理解真正的原因。然後這個有關尼特族的故事,就在這裡畫下句點,雖然我腦中是滿滿的問號。

美好年代

描述著女主角的一個女性友人,她的丈夫阿誠因為心肌梗塞過世,該女友在家中守寡了一段時間後決定回到老家,而兩人就約定一個時間,到那個朋友將要退租的家中,幫忙整理東西,然後再吃蛋糕,是一家名叫「Belle Epoque」的蛋糕店做的,其意思就是美好年代。

故事情節大概就是這樣,作者在現實(整理房間)和旁白(背景故事)不斷的交叉去描寫。很日常的敘舊,講講過世的阿誠,講講對方的老家是什麼樣的地方,講講小時候發現的秘密基地。突然,就跳出了一個轉折點,那位朋友要去開她的車過來,所以暫時離開房間,而我們的女主角,不經意將視線看向某個還沒有用膠帶貼起來的紙箱

「...那是個裝窗簾的箱子。除了剛放進去的食器,還有毛巾、新的抹布,以及捲筒衛生紙,一捲。 霎時我恍然大悟,將箱子的蓋子蓋上。美智佳並不是要回鄉下老家。」

說真的,到底哪來的恍然大悟?我看到這裡以後,停下進度,不斷的往前面的文字去尋找,尋找可以支持對方根本沒有要回老家的打算,然而我找不到。這一個劇情的直轉直下,很好,畢竟我本來以為這就是個日常的故事,但是最大的問題是沒有證據去支撐它。然後就這樣,女性友人開著車,離開了,女主角暗自滴咕著,也許對方連手機也會換掉吧。在此,我的理解是,那位女性友人要開始一個全新的生活,所以要搬去一個沒有人認識她的地方,那個地方不會是她的老家,而為了開始新的生活,手機號碼也要換掉。故事就這樣結束了,我還是帶著滿滿的疑惑。

孬種

描述著一位戀愛中的男性,去找她喜歡的人的心境。這一篇文章,我很喜歡。跟前面某一個故事用的技巧一樣,作者會做敘事重心的交換,有幾個段落是講現在,包含車站的景象等等,然後透過一段特別的文字的分隔,切換到了過去、男主角背景故事、女主角的背景。而這個特別的文字的分隔,是列車的廣播通知「24號線即將要有電車通過...」、「安全門的柵欄即將打開,請注意…」等等的文字,搭到電車以後,就變成了車上的廣播、火車與鐵軌撞擊的聲響,到後面,引用了草野心平<青蛙老爺的獨白>的詩作為分隔,文末還有附上翻譯。

這篇文章就是這樣,講講男主角的過去,他是怎麼樣被領養的,領養人笙子小姐是怎麼樣教育他的;講講女主角給男主角的感覺,時髦,有品味……;講講兩人是怎麼相遇的;講講現實世界的情況,在月台上就說說有列車通過,在電車上就講講乘客的情況,像是便當吃完了沒等等。寫到後半部就開始點題了。

「我沒有自信。我不相信我自己。明年和後年也能這樣一起度過嗎?一年、兩年的累積,會變成五年、十年的累積嗎?真的有不變的感情,或是能持續培養的東西嗎?我察覺到我內心的質疑,我是個孬種。」

我還是有點搞不太懂最後面的結尾,男主角抉擇於要不要先下出吃東西,要不要打電話回去老家(和笙子小姐說些什麼?)這些抉擇有代表著什麼東西嗎?我不了解。只是這篇文章的氛圍,給我一種親切的感覺。

才不要什麼愛

這一篇是最重口味的文章。以女主角的觀點敘事。女主角是老師,男主角是她以前的學生,不過年紀只差十歲。男主角還是學生的時候,成績很好,爭取到了去法國留學的機會,而他平常也是會對著自己的研究東西、話題侃侃而談。然而,法國就像轉捩點,回來日本後,犯罪,進去監獄坐牢。故事就從他出獄後開始的。男主角出獄後,就去找老師,也就是女主角,然後就開始了性愛調教。

男主角喜愛肛交,所以文章有很多篇幅是在描寫女老師因為肛交所造成的羞恥感,或是因為糞便的臭味,所以覺得噁心,但是明明如此覺得,卻還是會興奮的那種矛盾。故事就不斷的前進,描寫了大量的性愛。最後結局是男主角對著女主角說,今天可是「屎尿祭」,所以來做愛吧,這樣的概念。

文章的標題是「才不需要什麼愛」,可是這真的不是愛嗎?或許很像所謂的炮友的概念吧,這不是我的世界,我沒有辦法體會這種東西。不知道是不是刻板印象的關係,男主角、法國,都給我種奔放的感覺,不受拘束。

結論

我有許多地方還是不太理解,究竟是暗喻亦或者是刻意的不寫出來,又或者是只是單純的沒有注意到呢?但是在文字的用詞上,有許多地方我是覺得很美,我沒有刻意的去背下來,我已經脫離了那種寫作文還要套範本的情況。只要你能接受一些描寫性愛的情節,那這本書應該是不錯看的文本。最後,罵一下出版社在書的外面寫的聳動文字,「什麼揭露尼特族崩壞、變形的心理層面與生活」,那全都是騙人的,說真的,如果要揭露尼特族的生活的話,說不定我自己寫一篇文章都比這本書描寫的情況還要更簡單明瞭,當然啦,文筆會有一大段的等級落差。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