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再談談電子書

從今年以來,對於電子書我沒再多說些什麼。今天一早一位合作的朋友傳給我聯合報的一篇報導:

電子書快一統江山? 萬眾矚目的博客來…為何還在閉關

感覺有些話不吐不快。趁這機會都講完算了。

關於電子紙閱讀器

去年我去了一趟北京書展(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會場上那些有賣電子書的幾乎都有推出電子紙閱讀器,像是京東、掌閱、當當(多看除外),彷彿真要和亞馬遜一較高下。回國以後看到展示在桃園機場的「台灣精品」櫃子裡的元太電子紙,想想元太的e-ink作為這麼具代表性的「創新」產業,台灣卻沒有一台可買,真是一件難過的事情。但這也只是說說而已,老實講,電子紙閱讀器實在是非常利基導向的產品。

中國的狀況

和一位朋友相約吃飯,他正好在北京某家公司負責這產品。他很老實的說,閱讀器在大陸一直賣得很好,但也僅限於硬體而已。原來亞馬遜推出閱讀器是希望更多人透過這台機器買書、讀書。但在中國的狀況,他們會在電子紙螢幕上閱讀文字,可是內容卻不一定會在線上購買。儘管這些年習慣上改變了許多,但還是不像日本、美國那樣理想。

日本的狀況

在日本遇到一位跑電子書線的記者朋友,他身體力行地把自己的閱讀行為都移到了電子書上,除非沒有電子版,不然不買印刷本。我問他現在在什麼裝置上閱讀,他對我說:Amazon Kindle、Kobo Aura等他都有買,但是最後他所決定的還是買了一台128GB的4G版iPad Pro,不管是操作還是買書,甚至儲存上都比電子紙閱讀器好得多。雖然7.8吋的Kobo Aura ONE在日本上市當天就賣掉一週份的量,但在全球缺貨之下,到底賣掉多少還是未知數。他說:「肯定有一些人慣於使用電子紙設備閱讀,不管是EPUB電子書還是PDF的Paper,而且不在乎價格,但他不覺得非這麼做不可,至少以他的閱讀時間,液晶螢幕沒什麼不好。」

台灣的狀況

我很希望Kobo當時在台灣登陸時,就能第一時間將電子紙閱讀器帶進台灣同步上市。雖然不見得能賣到多少(大約一兩千台吧),但可以作為很好的行銷手段。但很可惜的是,來台遭受諸多困難的Kobo,顯然沒有餘力同時做到這件事。

對於Readmoo的閱讀器我沒有什麼想法,就是想到過去「元太→振耀→綠林」的狀況,當年綠林的電子紙閱讀器也是聲勢浩大,實際上EzRead這個網站現在也活得好好的。同樣的模式再來一次,說不定時機不同,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電子紙與閱讀器的未來

深圳有一家叫作Onyx的公司。過去曾經零星地推出一些以Android系統為基礎,使用電子紙螢幕的裝置,他們似乎面對的是香港以及海外市場。前幾年的產品不僅稀少,而且緩慢。但也許這幾年接了上面大陸各電子書平台閱讀器的設計及生產,一下子產品線擴增了起來,從標準的6吋到9.7吋,甚至13.3吋。而在效能上也因為這幾年低價手機的普及,變得堪用。雖然大陸製的產品在基本的閱讀功能上一般,但內建Google Play,可以安裝各家的閱讀App。說不定還比較符合現狀。

就在這時機上,Sony與元太兩家公司在台灣成立合資公司,資本額四億,從電子紙產品的設計製造到販賣全包。但可以想像這樣的公司應該不會再做電子書閱讀器這樣的產品。畢竟太過於成熟、市場大小也已經確立。

之前Google推出Android Experiment Object,裡頭就有一項Magic Calendar專案,或許比較像是這家公司要做的事情。但現狀來說,電子紙面板尺寸越大,價格越高。Sony在成立合資公司時推出了新的13.3吋看Paper神器(對,他只支援PDF),也還要700美金,如果電子紙不能突破元件單價太高的門檻,可能發展還受限。

朋友說:你別小看這樣的技術,電漿電視從發明到結束也經過了好幾十年。

如果這樣的話,我想我們還可以繼續等待。

電子書的內容問題

老實說,我不想使用全稱,畢竟在這幾年裡我遇過許多出版社認真地思索過出版的數位出路,並且汲汲營營地執行,找出好的做法。但對於整個出版產業來說,從2008年來,電子書與數位出版依然是「有這麼一件事,但不關我的事」這樣的玩意兒。

王榮文在前述聯合報的報導裡表現出來的態度其實就是出版業的刻板態度。

  • 台灣書市太小:印刷書市場終究會隨著網路與行動裝置普及萎縮,而且不大有可能回春。2007年Amazon Kindle開始;2012年日本Kobo與Amazon等開始推動電子書,當時都沒這麼小,現在說小是事實,但這麼多年來,你們什麼都沒有做。
  • 翻譯書授權不足:就我這三四年的經驗,這幾年海外版權大多採「印刷+電子」一起授權,沒有電子版權這件事放在2008年可能是真,但現在確實是錯誤。
  • 電子書投資大、回收低:對,凸版印刷和TSUTAYA、Toshiba投資的日本BookLive!電子書店是個巨大錢坑,從2012年起連續燒錢燒了70億日圓,但去年終於出現2億7千萬日圓的黑字。而日本第二大電子書經銷商MediaDo也呈現高成長,股票在東證上市。並且併購官股第一大電子書經銷商Pubridge。

這些事其實和真正在買書的第一線有關,和出版社關係較小。若你什麼都沒做,或者做錯,那麼這都是藉口。

電子書格式有問題?

連續幾年我和文化部提案,希望能夠比照日本電子書發展初期的做法,製作一份EPUB 3的檔案範本。出版社藉此範本來製作電子書,送到各家電子書店販賣,而電子書店得要支援這個範本。就可以達到基本一次製作、多方流通的目的。

最後這個案子給台灣電子書協會(也就是凌網科技)從文化部那兒拿到了30萬,台北高雄辦了兩場推廣活動,就無疾而終。

老實說,台灣產業知道問題,但終究沒有任何的意圖想要解決問題。加上那些靠吃政府補助維生的禿鷹,這些問題也許終究要靠外來的大資本大公司來解決。

電子書製作有問題?

其實問題也不大,如果要從Markdown轉換,有Gitbook電電轉換器可使用,後者還可以轉換出商用等級的EPUB 3檔案。退一步,日本Voyager公司也有一套Romancer,可以直接將Word檔案轉換成EPUB 3。

但或多或少都需要出版社自身調整既有的編輯流程,把過往敲敲打打縫補,只要印刷出來無礙就可以的方式改成近似於程式版本控管的流程就可以更有效率並且使用更少人力做到這件事。

而去年BookWalker、Kobo等電子書店開店,許多出版社也能自己製作電子書,但在缺少「沒有問題」的範本的狀況下,最終還是要消耗許多的人力與精神在符合各家書檔表現上頭。

電子書不是救星,但是產業轉型的標竿

這部分的想法,和我去年中寫在端傳媒上的文章沒有變化。

發展電子書,改革台灣出版產業 | 端傳媒

如果一直覺得台灣市場太小,期待外商來做救世主,那麼我想會和等待果陀一樣。就算Amazon與iBooks store真會有來的一天,機會也是給準備好的人。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