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的真心話大冒險

作家張亦絢的新書《看電影的慾望》

現在這個時代電影太多了,加以網路發達,寫電影的人也多了,對愛看電影的觀眾而言,大家其實不缺影評,缺的是觀點。

作家張亦絢的新書《看電影的慾望》乍看是一般的影評書,實則不僅止於此,她不但非常豪爽地表達了她看電影的觀點(非常獨到),同時也藉由她長期錘鍊的文字功力,將個人風格也盡情揮灑出來,呈現出一種自由、奔放、暢快又帶點輕佻或調皮的特性,但這也還是表象,實際上她對電影的認識及相關知識的積累也有一定的底子(畢竟她的電影碩士學歷可是在法國拿的),這從她寫的香妲‧艾克曼就可以看得出來。

但是對於電影書寫這件事而言,中文世界有點尷尬之處是:讀者對於所謂的影評某種程度上是有些成見(或迷思)的,比如文章中不能放入太多個人主觀、電影術語的使用要熟稔、行文態度要嚴肅正經等等,如果偏離太遠,可能就會得到一些負評。我看張亦絢這本書時,發現她也不是不明白那些不成文的「規矩」,但她顯然對於自己的電影觀點及表達方式有所偏好,加上她本就有的小說家的身份及天份,讓她比較能夠拋開束縛不受拘泥。

這就是為何她會把本書的電影文章分成兩輯:〈輯一:內心戲〉及〈輯二:影評事〉,後者是中規中矩的正式影評,前者則經常流露出她看電影時的真性情的一面(有幾篇甚至對政治時事的反應多過電影)。這個分法固然是由於她對於「看電影的慾望」(書名)深思後所得出來的結果(見其書序),但我毋寧更傾向認為這是她在寫電影(甚至包括寫書評)一事上的真心話與大冒險。

而且對應的順序必須反過來,〈輯二:影評事〉應該是真心話,〈輯一:內心戲〉才是大冒險。

中規中矩的影評經過深思熟慮,當然是真心話無誤,但是把內心的直覺或者反射性的觀點直接拋擲出來,不怕直面觀眾的好惡,與讀者對決,這才真的是大冒險啊!

然而我認為,真誠面對自己的生命的人,會把看書、看電影的過程也視作是自己的人生經歷而認真對待(這也是為何書中多次出現此關鍵句:「愛看電影的人都是好人。」);以「私筆記」的方式表現出來,大概已是最近乎真實的了,看過張亦絢之前出過一本短小輕薄的書評文集《小道消息》的讀者,應該也能同意我說《看電影的慾望》就是電影版的《小道消息》吧?

※本文刊於2018年十月《聯合文學》第408期

《聯合文學》第4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