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橘子的小說

在博客來,不經意注意到橘子又出新書了。

不知不覺中,自己也離開了皇冠租書店借一本20看兩天的學生時光許久,總是沒有買過,卻可能一再地重複租閱許多次。回想起來其實都是愛情小說,對自己來說總不免覺得過於夢幻或討厭,還記得讀完《還是好朋友》,氣到在網誌記下女主角居佳欣不過是她自己口中的bitch。

重溫橘子小說,很類似再次聽到張震嶽〈愛我別走〉的感覺,填補心底美好感受的畫面,往往是16、17歲以為自己長得足夠大,卻未曾意識到自己的年少,在校園裡頭活蹦亂跳,燦爛大笑的青春時代。嚮往著未來大學校園的自由,憧憬著如小說、歌曲、電影所勾勒的天真劇情,幻想著那些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未來,以及當時任何小小事情都簡直就是世界分崩離析巨大災厄的愁緒。

一晃眼,十年。就連當年我們聽的情歌,幾乎所有歌手都結婚生子步入家庭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