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2K16 (中文版)

我先應該解釋這次博客的名字的意思。SB2K16代表 Spring Break 2016 (2016年的春假),是個美國年輕人會在社交媒體用的一個春假稱呼。

我剛才從我的春天放假回到西安了。在美國,“春假”是個很重要的一段時間,尤其是對大學生來説。春假的時候,好多美國大學生會去佛羅里達派對。我們大學的 “派對文化”算很重要的,快到春假的時候,你可以聽所有的學生説一説他們自己的春假計劃,打算去哪兒,打算做什麽樣的好玩兒的事兒。在中國大陸,這樣的“派對文化”是不存在的,春假的時候沒有多少大學生去海南派對~哈哈哈哈·。這是我們兩個國家年輕人的一個巨大的區別。

其實,我這次的 “春假” 應該算 “請假” 吧。四月份有清明節,我們上周一放假,因此我的項目允許我們那整個周放假。我在考慮應該去哪裏的時候真的很糊塗,越想越糊塗。其一,我不確定我應該在國内旅游或者去南亞的一些其他的國家。其二,如果我在國内旅行的話,我該去哪兒啊?中國大陸有太多我想去的地方:敦煌啊,大同啊,西藏啊,上海啊,等等。由於這是我第一次在中國大陸旅行,我去了一些比較近的地方,但是在這麽大的國家 “近”還算很遠。我來到大陸之後發現大陸人和臺灣人對距離的概念迥異。從高雄到臺北衹需要座一個半小時的高鐵。在大陸呢?我去成都的時候座了十六個小時的火車,如果我以後去敦煌的話,我可能會需要座二十二個小時的火車,真的很可怕。

我研究大陸有什麽又美麗又好玩兒的地方之后,決定去四個大城市跟他們附近的一些地方。我先去了桂林那邊,然後座了高鐵去廣州,最後去了香港和澳門。這樣我不但有個機會去看中國大陸最風光的風景,也會有機會去世界上最有名的城市之一。

我回來西安之後真滿意我選了走這條綫,也特別的開心我是自己一個人旅行的,而不是跟一群人一起去的。這個經驗挺適合我對留學的看法。留學的目標不是找個新的自己,而它的目標是比較深刻地理解你是誰,你心裏已經存在的那個人是什麽樣的。我自己一個人旅行的時候給我好多機會用我從來不需要用的中文,也給我好多時間思考新的話題,我特別的愉快我有這個機會體驗中國南方。

桂林 — 陽朔 — 龍脊

我到桂林之後決定跟一個一日旅行團一起觀光桂林與陽朔。“桂林山水甲天下”,所有中國人認識的一句話。桂林的綠山藍水好風光,我若是寫一百篇解釋桂林的文章還無法描述桂林的壯麗,所以我會用照片來描述桂林的風景。儘管我在桂林真的感覺我在看世界上最美麗的風景之一,但是也感到另外一個感覺——煩惱。

我的旅行團是跟很多中國人一起去的,我是唯一的外國人。其實,對我來説這是個很特別的機會。雖然那段時間算我的假期,但是我還想創造更多練習中文的機會,不過我發現中國的旅行團不是我喜歡的旅行方式。我來中國大陸之前聽説過中國的旅行團熱愛買東西,至於旅行的目的不是爲了看風景,而是爲了買東西帶回家。我一到我們的巴士就發現我聽説過的這些話是百分之百對的。我們的導游的工作真的比較像代言人,她不斷地跟我們觀光者介紹桂花香水,也以很多不同的手法來吸引我們游客。我們的導游很聰明,她一直提到中國文化的方面來説服游客買那些沒用的物品,一直說你需要買東西給朋友,家人,孩子,這樣你還能保持你的面子,還能當個孝順的孩子。我以後應該不會再參加個中國旅行團,但是我還是挺開心我這次決定這樣的旅行,如果我沒有跟這群中國人一起旅行的話,我不會理解現代中國的旅游業是什麽樣的。

梯田

廣州

小蠻腰

當我在廣州的兩個大購物中心逛街時,我一直笑,一直笑。我的身邊終于有很多熟悉的食物,熟悉的牌子。我在廣州喝了我親愛的芒果牛奶和珍珠奶茶。西安也有奶茶,但是南方的奶茶是最好的。我在美國屬於南方人,也住離海邊與河特別的近,我大概每天看到大河,感到海風吹我捲髮,所以我在西安,一個特別乾燥的地方住的時候,想念我家鄉的風景與天氣。廣州的天氣濕熱,也有一條大河。我在那邊的時候感到我終于回家了。

廣州有兩個明顯的性格。市中心是個繁華地區,人們都很快地走路,不欣賞路邊的植物,也不在乎任何其他的人在干什麽。廣州也有些生活節奏特別慢的地方,大家慢慢地走,不擔心時間夠不夠因爲在時間好像是無限的。我在屬於廣州第二個性格的,它叫沙面。沙面以前有很多法國與英國人,現在,這些人已經走了,這些老外留下來個巨大的影響。沙面具有外國風格,所有的建築物像西方國家的,一點都沒有中國味道。我在那邊走路的時候猜我當時的感覺應該很想華人去唐人街的感覺。感覺大概跟在美國走路一樣,但是“大概”還不等於“一模一樣”。沙面有好多揮動自拍棒的中國人,也有點心的餐廳,會說廣東話的人。沙面真是個蠻奇怪的地方。

《戰馬》

我在市中心的時候看到廣州有個歌劇院,上面也貼了一個海報寫《戰馬》,也寫了是中文版的。因爲我喜歡看劇,所以我進去了歌劇院問一下這是什麽樣的表演。《戰馬》是個以前在倫敦演出的戲劇,如今倫敦人與中國人一起合作把這個戲劇翻譯成中文。我那天剛好也去了沙面,也發現我很喜歡去看西方與東方放在一起的地方,因此我決定買次日的票。這應該算我這次旅行最好,也最重要的決定。

《戰馬》是我這輩子所有看過的舞喜劇最好的。一些主要的人物不是人,而是烈馬。這些馬都是木偶,但是不是給小孩子看的簡單的木偶,這些木偶特別的大,動作像真馬一樣輕盈。舞臺上的中國演員都是高手,我贊不絕口這個表演。

我看中文的電影,電視劇,書,等等跟我看英語的有不同的反應。我在看中文的電影的時候,我需要盡量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我看的那部電影,否則我會有很多看不懂的地方,因此我看中文的電影的時候我的反應比較强烈,我比較容易被感動,也比較容易哭。雖然《戰馬》的情節衹是個關於個年輕的男生和他親愛的馬的關係,我看之後十分感動,而且因爲我是看中文版,我覺得我是比較瞭解我自己的文化了。

《戰馬》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發生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美國人用了很多貶義詞罵我們的敵人,如果你看一個關於那個時代的電影,你會發現當時的人們用的种族主义的蔑称很多,也跟現代的人們用的完全不一樣。我在中國大陸的時候看了一些關於抗日的電影和電視劇,在這些電影和電視劇里,大家用的罵敵人的詞匯也很多,也很嚴重。我看這樣的電影的時候感覺實在不舒服的,因爲我個人不敢認真地用這樣的詞匯,其實由於我覺得抗日電影里的粗口很糟糕,我以前看不起拍這樣的電影的導演,但是我看完《戰馬》之後發現我是對他們不公平的,我不是從個客觀角度來分析這樣的電影。《戰馬》里的中文很像抗日電影裏的中文,所以我開始考慮一些我們美國的第二戰爭的電影是怎麽來稱呼德國人,日本人,等等;後來發現我們也用這樣的詞匯。雖然我還不贊成用這樣的詞匯稱呼別人,但是我終于理解中國抗日的電影爲什麽是這樣子的。如果我在中國沒去看這個西方的戲劇,我可能一輩子沒有機會發現這件事情,這就代表西方與東方融合在一起具有的潛能力。

我從來沒想過我會有個機會來中國大陸看這樣的表演,也希望未來我會有更多機會看西方與東方一起合作創造的藝術物品。一種藝術形式不僅是一個國家也,它是世界上每個國家的。我期待將來會有什麽樣的藝術和科學方面的合作。如果披頭士能去印度,帶一些印度的影響回去英國,用印度傳統樂器製作流行音樂,也許我們這個時代的人會把一些中國傳統音樂的影響放在現代的美國,英國,法國,各個國家的流行音樂。其實,我覺得如果 Taylor Swift 的音樂裏面有琵琶,她的音樂仍然會收到大家的歡迎。法國説唱藝人 Orselan 已經寫了一首歌叫做 “La petite marchande de porte-clefs,” 有個部分是中文的,也許西方的藝術家,音樂家,已經開始從東方學些的知識,我們衹能等未來才知道會發生什麽樣的事情。

香港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去紐約。我仰天的時候感覺我可能會昏倒,我旁邊所有的摩天大樓看起來都在搖擺,好像被風吹這樣子的。在香港,這種感覺是更嚴重。每條路不但有好多摩天大陸,而且它們的位子沒紐約的大陸的系統性,好像個喝醉的建築家隨便把樓放在各種各樣的角度。

香港每條街充滿五花八門的顔色,這些顔色好像活著。它們從每個大街小巷迸發出來,像過年的烟火一樣精彩。晚上的時候,霓虹燈給街上帶來個神奇的氣氛,白天的時候,奇葩與鮮艷建築物照亮每條路。連橙色的垃圾桶和深黑色的的士增光這座城市的氣氛。在許多城市,這些工業方面的東西減損整個城市的環境,但是在香港它們沒有負面影響,奇怪的是,它們是香港的一個優點。

在香港走路的時候,你不僅穿過時間,也穿過空間。中環那邊很像國外,有很多穿著西裝的老闆慌慌地走路,有很多西式餐廳,也有很多西式的建築物。你走路幾分鐘之後,一聞到榴蓮的臭味兒知道你走進另外一個世界了;旁邊有紅紅的,新鮮的肉呆在銀色的桿子;店里有各種各樣的魚,它們的身體像彩虹一樣艷。香港的每條街屬於它自己的宇宙,但這些宇宙中間沒有界限。

在香港,走路的時候很容易走錯了,特別容易迷路。不故意地右轉,你突然在個好像沒有盡頭的胡同。不過,這樣的迷路不是個值得感到苦惱的事情,然而是個樂趣,是個這座城市送給你的禮物。在那邊迷路比較像在溫暖的春天的時在花園里的藩籬迷宮迷路了;它真是個奇特與興奮的事情。

我在香港最在路邊常見的兩個東西是印度人與AV,我去了香港之前沒想過我會一直看這兩個東西,但是九龍的每一條街有好多印度餐廳;旺角的好多店賣了AV (不用擔心,我個人沒有買AV~哈哈哈)。我覺得這兩個東西好像沒有任何關係,但是他們也是香港特別的一個方面。香港的印度人有他們自己的地方,在那邊走路的時候看到好多印度超市與賣漂亮的衣服的尼泊爾商店。這些地方雖然是香港的一個小部分而已,但是他們對我來説也是很重要的。

香港有墓地,裏面有好多英國軍人;它也有賽馬場,綠色的山,各個國家的美食。儘管香港真小,但是我確定如果我在那邊住一輩子我還不會感到無聊。我希望我以後會有更多機會回去香港,在它多彩的大街轉向,尋找那座城市更多的魅力。

澳門

澳門是個很特別的地方。你可以午飯的時候吃地地道道的葡萄牙菜,下午的時候參觀廟和有國外風格的街道,晚上去世界上最大的賭場做運河里的船。這是澳門的魅力。它是個奇怪的地方,但是它也非常有意思。

我開始學中文之前不知道澳門是什麽地方,至於我沒聽過“澳門”那個名字。我沒想過中國以前有葡萄牙的殖民地,也不知道那個地方有世界上最壯麗的娛樂場之一。學習中文給我好多新的機會得到這樣的經驗和知識,我真很幸運有機會去這樣的有特色的城市。

點心

初起身創作天地……在第八天上他發現世界還不是完美的,所以他發明了點心

中國的南方的菜跟美國的中式菜很像,很像。我在廣州和香港的時候才開始理解美國的唐人街的來源。在歷史上,很多移民到美國的中國人是從廣東來的,所以我們的唐人街其實比較像那邊。那邊的菜好喫極了,辛虧西安的菜也好喫,要不然我會馬上搬到廣州~哈哈哈!

點心是我最喜歡的菜。它把中國菜每個好處放在小小的盤子上。我在廣州和香港的時候趁每個機會吃點心。由於我是個喫貨,所以我專門貢獻我這次博客的這個部分給點心。

當你跟很多朋友,家人一起旅行的時候,你跟他們發展很好的關係。你回憶那段時間的時候會想到你跟他們聊了什麽事情,喫了什麽菜,一起看了什么地方。你自己一個人旅行則跟你去的地方的關係親密無間,離開之後,你想念的不是朋友,不是家人,而是那座城,市因爲它已經是你的好朋友了。桂林,廣州,香港,澳門,我會永遠想你們。

多謝,

王新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