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如何判斷自己繪畫能力

因為這篇文章寫得很好但是原文閱讀太混亂就幫忙做個整理,本篇原本網址:http://www.loveshares.cc/?p=71248 如有侵權 請立即告知

相信很多非科班的設計師都想過這個問題,想提升自己學習繪畫,堅持了一段時間感覺自己是手殘黨,是不是天賦不足呢?今天這篇文章,站在一個完全不同的角度幫同學們解決這個問題。驚喜的是,這個方法適用於大多數各別領域。

Monika Zagrobelna:畫畫的衝動大多是因為我們觀看了一個“天才”藝術家的創作過程。 我們觀察藝術家怎麼把線條放置在恰當的地方,以一種神奇的方式,將一個全新的世界在我們眼前創造出來。

聽起來蠻容易的,然後你嘗試自己畫一些東西,結果只是一堆亂糟糟的線而已。 不論你的創作慾望多麼強烈,不論你頭腦中的圖像多麼清晰,你的手就是不能理解你的心意。 你會得出的結論,你不擅長繪畫,最後就放棄了。

但是你可曾想過“擅長”的真正意義嗎? 為什麼你一定要在一開始就擅長繪畫,而不是一開始就擅長開車或是做飯? 為什麼其他事情允許犯錯,比如嬰兒學步,但一碰到畫畫你卻必須從一開始就完美? 出乎意料的是,這源於我們的思想!


我們的折磨:內部批判

答案是,你不必從一開始就 “擅長”。 你可以這樣想“擅長”的定義是一成不變的,某些條件你必須匹配,但真相是我們自己創造了這一定義。 是的 — — 我們設置了高不可攀的門檻,導致我們做繭自縛。 我們站在一件美麗的藝術品面前感到敬畏,於是我們決定畫作必須和這件藝術品差不多的優秀。

然而,其他部分呢,“擅長”,從哪裡來? 擅長什麼? 一旦你回答了這個問題,你就會明白定義真正來自哪裡 — — 那就是為什麼我們想要畫畫。 更多可能是個人原因,然後呢?

我希望能感覺到我的價值

這是最常見的理由。 我們都希望感覺到自己的重要性,我們希望做對他人有意義的事情。 這是人類的基本需求,它的目的是激勵我們尋找進步的方法。 我們選擇的哪種方式並不真的重要 — — 被欣賞和被稱讚產生的滿足感總是令人嚮往。

這就是為什麼讚美常常伴有嫉妒。 讚美越強烈,在另一方面引起的慾望就越強烈。 我們可以想象這種感覺必須得多麼棒,才能迫使我們去追求這種感覺。

你是否常常都覺得其他人的天分比你還要好

有許多方法可以獲得讚美,但畫畫似乎是最容易。 你有手和眼睛就像你喜歡的藝術家一樣,那麼問題是什麼呢? 你開始繪圖,然後沮喪 — — 你的作品頂多換來別人的同情,這和你的預期相反。 你想要很棒的感覺,反而讓你感覺很糟糕。

這就是為什麼“失敗”的圖畫會讓你落淚。 你的動機越強烈,越想畫出一些令人敬佩的東西, 失望和失敗的痛苦就越大。 因為你對“練習,練習,練習”這種提高的方法不太感興趣 — — 你只是不能忍受看到另一個失敗的作品,另一個破碎的夢。 你想要得到與你的自尊相匹配的繪畫品質 (那是真正的目標!), 所以每一張糟糕的作品都證明你是一個沒用的人。 它使練習變成一種折磨!

所以每一張糟糕的作品都證明你是一個沒用的人。 它使練習變成一種折磨!

這種心態只會讓懷有抱負的藝術家死路一條。 你不能畫畫除非你很擅長畫畫,而你除非畫了很多否則不可能擅長。 當你把這種觀點投射在別人身上,你臆想那就是天賦,使一些人從一開始就“擅長”,他們純粹的幸運只是 — — 和你不一樣。

那麼,讓我們來訓練你的心態吧。 用你的思想,回到你最初的那幾年。 你記得你們班上任何有天賦的孩子嗎? 這是你第一次覺得你比他們差。 畢竟,你的圖畫看起來像這樣

這是你的圖
這是別人畫的圖

等等……上面的圖畫真的屬於“擅長”嗎? 現在你會高興嗎,如果你畫了這樣的東西? 你會說對小孩子來說算是不錯的,因為小孩子剛剛開始學,所以他們畫不出大師級的作品很正常。 但是……為什麼你不能以同樣的寬容對待你的成績呢? 是的,你年紀大了,但是如果直到現在你根本沒有學過畫畫,你就和這些孩子們在同一水平線。

你的期望值讓你不開心,而不是你缺少技術

從邏輯上講,你能夠理解,但你的情緒是自發的。 這就是為什麼大多數人在放學后扔掉筆再也沒有拿起,不論他們多麼希望能夠畫畫。 這裡有一個問題:他們希望能夠畫畫,現在,此時此刻,還沒有進行任何的學習。

當你想學開車,你會去駕訓班,你不會指望你馬上就會開得很好。 你估計過程是這樣的:開始時很差勁,結束時至少有一個樣子。 你也接受了這個事實,並不是每個人天生就是一個出色的司機,並且需要很長的過程。 同理可證。(其實我到現在路邊停車的還是可以停個快三十分鐘)

令人意外的是,畫畫感覺不同。 在孩童時期你可以學習畫畫,但之後你要麼擅長畫畫,就會永遠被判死刑。 無論你的願望多麼強烈,每一次嘗試只會帶給你慘不忍睹的感覺。

唯一能打破這種惡性循環的方法(“我不會畫畫,所以我永遠不會擅長畫畫”)是改變你的心態。 你需要轉變觀點從“我的圖畫價值等於我的自身價值”到“我想提高我的繪畫技術”。 簡單嗎? 理論上,是的。 在現實生活中,這需要很多很多的努力和毅力,並懷着極大的耐心。

不要總想“我不能畫畫”,而是要問問自己你最想畫什麼。 然後搜索相關教程,分析題材;下筆畫,看到錯誤,修改錯誤。 給自己一些時間,也許一個月,也許一年,完成這件艱巨的任務。 告訴自己:“我可以放任自己整整一年”並堅持畫畫。 不要為了獲得表揚,就把你的作品泛濫地發給你的朋友們 — — 否則,你將看到你的作品被當成“擅長的表揚”和“不擅長的表揚”,哪個都會使你回到自尊等同於成績的狀態。

然而,這可能不是“擅長”問題的結束:


我要提高我的技術

你可能有很多理由要提高你的技術,但現在讓我們把注意力放在這個願望本身。 你定義了一個特別的“擅長”級別,然後你往那個方向練習。 你很有決心和耐心,但學習過程比預期的時間更長。 事實上,有時候你似乎在退步而不是進步。 你開始失去希望,你永遠不會擅長……

在這裡,“擅長”意味着令人高興的成績,讓作品滿足我們良好的預期。 這很正常,我們總是在追求目標,但還有一件事你必須意識到 — — 當你在進步時目標會移動。

再提醒一次,看看那兩張幼稚的圖畫。 當你能夠畫第一張時,另一張看起來要好得多。 但是一旦你學會如何畫它,這就不再是“擅長”了。 你的期望隨着你的技術一起成長!

你的期望隨著你的技術是漸漸成長的

相信我 — — 沒有一個你崇拜的藝術家會覺得“擅長”。 他們每個人都有一些偶像,在某些方面比他們更好,他們仍然堅持每天練習。 你可能認為成為他們那樣的人感覺會非常之好,但事實上你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同。 你仍然會低估你的成功同時高估他人的技術。

這種“不夠好”的感覺或早或晚都會出現在每個藝術家的身上。 擺脫它的唯一方法就是接受完美並不存在。 你可能會非常強烈地感覺到你妄圖達到的某一點,你甚至能夠非常清楚地描述它,但請相信我 — — 一旦你到達那個點,那裡就不再是擅長。

A:時間;B:技術水平

每前進一步,你都會觸及到更多尚未學習的知識, 於是你感覺在退步。 這不是你沒有進步 — — 你在進步, 你周圍人能清楚地看到你的進步。 這能說明你的眼光變了, 而目標似乎越來越遙遠。 每次你忘記的時候, 就去看看你過去的作品。 你會非常驚訝於我們是如此快地脫離過去的成就!

一旦我們看到更高的山峰,我們就立刻忘記剛才爬過的山峰

學會將學習的過程看作是一次旅行。 當你去遠足,你不必把所有時間都浪費在思量目的地上。 旅行本身比到達目的地重要得多。 如果你問“我們到了嗎?”一直以來,它都是一個難題!

首先,你一定不要因為自己進步緩慢而生氣。 自責不會使學習變快! 知道你是誰, 有多少能力, 再多的眼淚也不會改變。 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它。 盡你最大的力,改進你的學習方式,尋找來自更有經驗的藝術家提出的建議, 還有永遠不要放棄! 如果你真的想要,不論遇到什麼樣的阻礙,你都會找到一條通路。

眼睛盯着目標,只會妨礙你欣賞風景。

你不虧欠任何人。 你可以從容地學習如何畫畫,一步一步,享受你的進步,但不要期待每一次畫畫都會進步。 這種方式將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你真正要學習的東西上,而不是試圖求助於他人。 除非你是由於其他原因而畫畫:

我希望我的作品能賺錢

這是一個全新的課題。 之前示例闡述了你是怎樣定義“擅”的。 這裡有你的潛在客戶。 不管怎麼說,你仍然控制着這一點 — — 這裡有各種各樣的客戶,你不必挑選最挑剔的客戶。 是的,最挑剔的客戶提供了最豐厚的價錢,但你的作品可能不值那些錢。

這裡有一個問題。 你可能想用你的作品賺大錢,這樣的進步將是一個副作用,而不是最終目標。 這和第一種情況很像 — — 你希望別人稱讚你的作品,而不管它是好是壞。 你不是真的想要擅長畫畫 — — 你只是想讓別人以為你擅長畫畫。

這種思維方式把壓力壓在了錯誤的點上。 不是專註在你的技術上,而是去迎合他人的期望。 正確的想法應該是:“我會願意購買我自己的作品嗎? 如果不是這樣,那麼我還能做些什麼讓作品更加吸引我?” 在這種方式下,你會知道你想要什麼,當你開始賺錢的時候,就是做你喜歡的事情 — — 而不是做別人喜歡的事情。

你想浪費你的生命去思考如何取悅別人嗎?

當然,現在這裡的每個人都想賺大錢,但是誠實地面對自己:此刻你認為你值這個價值嗎? 你的作品是否對得起那些吸引你的客戶? 如果不是,保持冷靜,不要絕望。 僅有一小部分的人能靠做他們喜歡的事情謀生;如果你達到這種境界,那將是巨大的成功,但在沒有達到之前不算是失敗 — — 這很正常!非常正常!

集中精力在你的進步上,並成為你願意雇傭的那類藝術家。 為你自己變得優秀,當你的的客戶到來時你會為自己感到驚訝! 畢竟,畫畫的最終理由是:

我要享受樂趣

反覆練習素描數小時之後,你會很容易忘記你犯下的明顯錯誤,無論你怎麼集中精力。 之後看看別人的驚世之作與你渺小的努力相比較。 之後看着你的作品集,不要只看你想看的。 之後對着傭金發呆幾個小時,賺到遠少於你認為你能賺到的錢。

儘管如此,我們拿起筆的主要原因還是為了享受樂趣。 手腦並用感受創造力。 花一些時間在自己身上,在安靜或在有好聽音樂的公司里,觀察你腦海中的東西是如何浮現於紙上。 這應該是愉快的,無論你認為你自己有多好。 你曾經像孩子一樣享受畫畫,那麼什麼改變了?

畫畫的樂趣並不因為職業而擁有。 每個熱愛他們工作的人都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你是唯一有力量掌控它的人。 即使你的圖畫像那些學齡前兒童一樣,但這些都是你的作品 — — 你畫的,你正在努力變得更好,並且,最重要的是,你勇敢地面對喊叫着“不夠好”的心魔。 矛盾的是,這個,會讓你擅長畫畫!

質疑了老半天心裡永遠都有一種不夠好的心情反覆出現

藝術品質的高等法院:外部批判

當我們在網上發布出我們的作品時,我們期待着一些事情。 通常我們期待別人來肯定我們的作品是不是夠好 — — 好到能夠被他人表揚。 你這樣做就給他人權力操控你對作品的感覺。 不論你畫得多麼有趣,不論你在上傳之前有多麼地喜歡,幾條負面評論都會破壞所有的一切。

不,他們不知道更好。 他們不是藝術品質的高等法院的一部分,評判你是否擅長。 他們都有權利發表自己的意見,他們可以批判你的作品整整一天,但這些對你的作品沒有絲毫影響。 除非你想。

告訴我我是否擅長

沒有比公眾創造的“擅長”的定義更模糊的定義了。 畢竟,公眾是由像你,你的鄰居,你的郵遞員這樣的人們組成 — — 在某些方面相似,但在其他方面則完全不同。 只要有一個人喜歡你的作品,就會有另一個人不喜歡。 然而,我們都渴望聽到基於作品價值的評價(並非所有的評價,僅僅是能獲得的評價)。 為什麼?

我們都是社會動物,甚至類似於善與惡這樣宏大的概念也是基於社會整體的利與害。 我們能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被看成是正常(被多數人理解)或不正常(被多數人反對),好(被多數人喜歡),壞(被多數人討厭)。

然而,我們都屬於許多更小的團體,每一個都帶略微不同的規則。 在一小群體里認為正常的事,在另一小群體里則可能認為不正常。 做什麼事才能稱得上“擅長”呢? 這是由你在哪裡發布作品決定的,不同的地方會得到不同的評價。 例如,一個有才華,但技巧不足的藝術家可能被家人,朋友,甚至是陌生人捧得像月亮一樣高,但是如果他或她在讀藝術學校,那麼他們的藝術價值就會大幅下降。

被別人的質疑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多少每個人在社會定位上會有所不同

可能沒有那麼明顯,但這意味着你可以控制你作品的價值,只要通過只向會給出積極評價的人們展示作品。 “但是價值是恆定的東西,不論誰看到它都不會改變!”, 你可能會這樣說。 事情可能看起來像這樣,但價值真正的定義到底是什麼呢? 思考片刻,你會意識到這並不客觀。 比如,我根本不覺得蒙娜麗莎迷人。 在我們的數碼時代,我見過許多更美麗的畫作由年輕的藝術家們創造出來。 每次我也願意選一張帶有創意設計的野獸的素描,覆蓋在照片寫實風格的風景畫之上。

但是可能我的評價不會改變的蒙娜麗莎的價值,就因為我不是專家? 或許你需要特殊的資質才能評判一件藝術品嗎? 那麼,為什麼,當一個陌生人,他不是藝術家或者根本不是什麼專家,留下了一條積極的評論在你的作品下,就會讓你如此地高興? 他們都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難道這不重要!

一件作品的價值都在你和其他人的頭腦中。 沒有誰比誰更正確或更權威,儘管我們傾向於認為比較多的人共同持有的某一觀點,比較接近事實真相。 這是我們說的小團體的概念。

儘管我們傾向於認為比較多的人共同持有的某一觀點,比較接近事實真相。 這是我們說的小團體的概念。

我們可以說所有評論過你的作品的人們組成了這樣一個小團體。 如果有,比方說,滿分是10分,如果對你的積極評價是10分,這是表示100%地稱讚。 現在想象一下第11位評論人員來了,帶來了一些負面評價。 儘管僅僅是一條負面評論,但你的完美價值就會被打破,並且永遠不會再修復! 所以,儘管那一位評論人員的價值同每一個提供積極評價的人們一樣,但你可能會把他們看作是入侵者和敵人。

但不幸的事實是:即使所有的評論團體一致同意你的作品具有非凡的價值,但這不意味着不會有更多根本不喜歡它的人 — — 他們只是沒有足夠的興趣過來,並讓你知道罷了。 但由於他們不是你的團體的一部分,所以他們沒說出口的評價無關緊

你作品的受歡迎程度的示意圖如A,但你永遠不會知道信息是否完整 — — 也許更大的評價樣本會看起來更像B?

那麼,看過他人的評價,你是否真的能說你擅長? 我不這麼認為。 你可能會得到大量積極的評價通過只畫他人所喜歡的東西,不管技術有多麼外行。 你可能得到大量的負面評價通過向較高標準的網站投稿,相應地,只要避開那類網站就能獲得大量積極的評價。 此外,沒有任何評論並不表示你被故意忽略 — — 也許只是其他所有的藝術家試圖把你隱形。 對於不認同你美學觀點的評論又該怎樣看待呢?

時常比較的時候你永遠不知道哪時候的答案是對的

畢竟,誰又規定過你不許畫畫? 在網上你不要傷害任何對你的作品說“不夠好”的人。 你不能強迫任何人來看。 但是,相應地,你不能強迫他人用積極想法看待你的作品。 你不欠他們優秀的作品,他們也不欠你稱讚。

有時候你會碰到某人過來跟你說話,你完全想不到,他說你畫得很醜,你應該感到恥辱。 這是因為在他們印象中,你在網上發布你的作品時說過,“我的作品很漂亮”,所以他們必須讓你知道他們不同意。 你自己贊同這種發布途徑,你當時的想法是:“我並不擅長在網上發布我的作品”。 你可能有其他理由分享你的作品而不是炫耀,對嗎? 單獨地發布作品的真相併不意味着你感覺自己是最好的網絡藝術家! 如果有人像你那樣做,忽略他們 — — 他們不值得你關心。

比較的地獄

我留下一條非常重要的關於“擅長”的定義作為結尾,因為它基於我們已經闡述過的每一個其他的定義。 這是一個來自許多偉大藝術家的意識,天才和多年的練習,拿去,努力畫出一個火柴人。 你怎麼可能達到他們的水平? 為什麼你要嘗試被他人嘲笑?

看它如何從其他定義衍生:

  • 如果我畫得比他們差,這意味着我比他們差(你的自尊基於你得到的稱讚)。
  • 他們已經練習了多年,所以我永遠趕不上他們(進步緩慢的恐懼)。
  • 他們已經如此受歡迎,競爭實在太激烈了(你不相信還能找到客戶)。
  • 他們會比較我和他們的畫,我會被他們笑死的(對比懸殊的恐懼)。

所有的這些恐懼都來自這樣一個信念,他人作品的價值會影響你的價值。 畢竟,如果所有最偉大的藝術家突然死掉,你會成為最好的! 然而,這種思維方式很接近某種心態:

“我不開心,因為我的鄰居買了一輛新車,這使我顯得很寒酸。”

你的作品不會因為別人變得更好或更壞而改變。 如果你為自己畫了一些東西並且你也喜歡這張畫,如果某些職業畫師畫得更好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當你正在吃比薩而感到味道不好,僅僅是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有人正在吃豪華大餐嗎?

對比懸殊的恐懼是另一種適應機制,它是以痛苦為代價換取自我提升。 比較是我們了解外界的手段,或看似中等水平,或優良水平或中差水平。 兒童不知道他們在畫什麼除了他們自己,直到大人注意到並給予他們更多積極的肯定。 這些圖畫被稱為“好”,其他的圖畫,經過比較,被稱為“差”。

但是這些“好”和“差”,在藝術領域,是唯一的標籤。 它們的意思無非就是“我喜歡”。 沒有什麼能夠阻止我們改變標籤,當我們遇到一些更好的;原來好的東西自然變差,僅僅因為有一個更好的。

我們自己個人的美感來去比較哪種比較差哪種比較好

作品自己不會變化,但它的價值不由它自己決定。

因此,你不能控制你是否“擅長” — — 就比較而言它的意思是“和別人一樣好”,你不需要用任何力量去控制別人眼中的你有多好。 實際上,他們也做不到 — — 你們都在相同的環境中!

這聽起來很滑稽嗎? 無論你做什麼,無論你念過多少藝術學校,你永遠不可能感覺“擅長”。 這是別人評判的,而不是你。 當然,你可以分析他們的標準,並嘗試適應他們的標準,但這有什麼用? 而且如果你不認同他們的標準怎麼辦?

走出比較的地獄之唯一方法是對你自己的評判要有信心。 你喜歡你的作品嗎? 非常好! 如果你不喜歡你的作品,繼續完善它直到你喜歡它為止。 不要讓別人決定你應該畫什麼和應該畫得多好,僅僅因為他們是,大多數人,喜歡某些特定的方式。

不管你有多好,總有一些人會比你更好,在這一方面或那一方面。 接受這個事實,並試着用你的心感受這個事實。 你唯一應該比較人就是和昨天的你進行比較。

畢竟,其他人和你太不同,不能只用某一方面進行比較。 也許他們開始比你早幾年。 也許他們念過各種各樣的藝術學校。 也許他們碰到過某個高人給他們指點迷津。 如果你把這一切都考慮在內,考慮到你的境遇,這可能演變成實際上你比他們更好! 但這真的很重要嗎?

結論

由於好的作品能博得稱讚,這很容易得出一個結論,博得稱讚就是它唯一的目的。 因此,大多數人甚至害怕去嘗試畫畫,因為他們可能會失敗。 你需要理解這種失敗是完全正常的,甚至當你是初學者時完全可以預料到這種情況,但定義它的人也是你。 真正的出路是接受失敗,並且一直蔑視它們,不要總是逃避它們。

如果你做的練習就是畫幾個星期的火柴馬,這有什麼不好? 你周圍的某些人可能會告訴你他們認為你不擅長畫畫,但你為什麼要去在乎這種事情? 當然,雖然被稱讚會感覺很好,但也非常容易淪為這種感覺的奴隸。 學會如何應付在沒有稱讚作為燃料的局面,很快在無意間你的作品就會配得上稱讚。

如果你喜歡你的作品,那麼它們就是優秀的,如果你能接受它們,那麼它們就是你擅長畫畫的證明。 當你說“我不喜歡我的作品,因為其他人都不喜歡”時,這不是別人的錯,而是你自己不喜歡 — — 你給他們太大的權力以至於你不能允許自己喜歡它。 如果你覺得不夠堅強,那麼就只為自己畫。 享受沒有任何壓力的畫畫,唯一目標就是 — — 提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