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病毒更毒:林鄭月娥的「官狀病毒」

Bruce Cat
Bruce Cat
Jan 31 · 8 min read

2020年1月31日,林鄭月娥戴著口罩對香港市民說不須戴口罩。這時候,香港有口罩荒,四處也買不到,很多人跨國網購也因各種原因拿不到貨。但林鄭月娥戴的是懲教署自家生產的特供口罩,官員們全不缺,卻對十分缺乏的市民說不需要,這是不是風涼話?

這些印著CSI字樣的香港本地口罩,政府說會增產,卻全留給政府內部使用。有私人醫生診所表示,他們的口罩庫存一周後便會用完,到時便要暫時中止服務。為甚麼政府不把倉庫內的口罩提供給市民使用?林鄭月娥說,是為免和市場競爭。Are you kidding me?才半個月前,政府宣佈以$4.5億資助窮人更換電視機,更是以高出市價以倍數計的價錢向指定供應商入貨,這是不干預市場競爭?還是利益輸送?疫症蔓延,公共衛生用品供不應求,黑心商人炒賣抬價,甚至檢拾舊口罩包裝成新的重售,你竟搬自由市場競爭的一套出來?即是饑荒時,即使政府糧倉存貨充足,也不會開倉賑災,只確保他們自己飽食終日。

《香港01》相關報道:林鄭口罩「CSI」字代表甚麼?生產工人需符兩大條件

她呼籲全港市民互諒互讓,同心抗疫。武漢肺炎傳入香港,一路蔓延,林鄭月娥須負最大責任。這是人禍。政府教市民「預防勝於治療」數十年,已成常識,今天疫情在中國爆發,香港政府卻不防疫,任由疾病傳播,叫市民抗疫。這是呼應偉大領導習近平「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抗疫的路線嗎?這猶如政府不做好預防火災的措施,任由各處發生火災,全城大火,卻叫市民自己拿水桶去「同心救火」 — — 而同時仍不採取防火措施!

當中國及外國各地政府都採取出入境管制以致封城的手段之時,香港政府卻選擇中門大開。

2020年1月初,港府表示毋須減少香港來往武漢的高鐵及航班班次。結果之後多宗傳入確診個案都是從武漢坐高鐵來的。1月21日起,要求來港旅客填寫健康申報表,卻不包括高鐵,因為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表示人們眾在一起填表,會增加傳播風險。這是甚麼邏輯?即你已承認他們當中可能有受感染的人,反而讓他直接進來?1月23日,港鐵才停售來往武漢高鐵車票,1月25日才暫停來往武漢的航班和高鐵服務,其實武漢早已沒有車來了。1月27日,政府終拒絕來自湖北的旅客入境,方法卻是靠人如實申報。若他們特地這麼遠來到香港,會就這麼回去嗎?事後確診武漢肺炎的香港病例,不少都涉及病人隱瞞病情及來歷。有內地旅客表示,其實中國政府有大數據,入境者之前的來歷一查就知,自己申報的方法根本是沒用的。不為也,非不能也。香港政府自己都承認自行申報系統無法確保對方講真話。

1月31日的新聞報道:有一對來自武漢的夫婦確診,之前入住的酒店其實在他們出現病徵時曾致電香港衛生署求助,而官方的回應竟是:無能為力!這對夫婦還轉換過不同酒店。確診後向他們詢問之前去過哪些地方,仍然不願合作。是國家機密嗎?衛生署說,不能強迫對方。他們的薪酬是白支的嗎?官員自己都認無能,怎樣對得起納稅人?政府有能力做的,卻沒有好好去做。

《立場新聞》相關報道:第六宗確診病人求醫 僅報稱俾狗咬打瘋狗針 隱瞞在武漢街市工作 兩日後發燒始揭發

香港政府的方針就是,有用的不會做,會做的沒有用。就如給窮困住戶換電視的措施——他們的衣食住行和公共醫療資源都欠缺,你給他們換電視?

1月22日,港府宣佈從大除夕開始,港珠澳大橋的小型客車免費通行。而在武漢封城前已出發到國內其他省市的人,香港仍然歡迎他們來玩來看病。1月27日,政府甚至宣佈香港會免費治療患有武漢肺炎的內地病人,這是甚麼防疫操作?這是宣傳吸客!洩洪水災時你叫他關水閘,他還給你開闊一點,而他是你的村長!

武漢封城的時候,林鄭月娥還在瑞士,請各國官員吃點心。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表示香港急須全面封關,阻止內地人到港,盡快堵截源頭。「抗SARS英雄」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則一直呼嘯,應在農曆年之前全面封關,阻截所有人流。政府不聽,疫情已在香港散播,防疫黃金期已過了。世衞傳染病流行病學及控制合作中心創立總監梁卓偉和另一「抗SARS英雄」沈祖堯醫生都主張實施全面出入境管制,從源頭堵截疫症。到1月28日,連最忠黨愛國的建制派最大黨民建聯都說要封關,林鄭依然不願意實行。政府之後只是關閉了少於8%的關口,同時自己也承認要入境的人會從其他超過90%的關口進入。這種新型變種冠狀病毒的傳播能力超越SARS,城大生物醫學系助理教授阮相宇推算,新春假期後約20萬人會由內地返港,包括人傳人的第二波感染,兩周後可能會新增超過60宗確診個案,很可能會造成大規模社區爆發。

這都是因為政府沒有做好防疫工作。

香港醫護界蘊釀發起工業行動,要求政府實施有效的出入境管制,因為疫症散播不管好源頭,根本無法遏止其蔓延。然後政府及其險惡的支持者,就造謠詆譭香港醫護界,說他們是為了加薪、貪生怕死、缺乏專業倫理云云。事實是,香港的醫護人員水準及專業精神世界第一流!他們長期超時工作、人手不足,明明需要增加支援,政府還削減了公共醫療開支,公共醫療體系本身已經是長期超負荷 — — 更不用說疫症時期!

可能比林鄭更惡毒的中共文宣寫手屈穎妍說採取工業行動的醫護是逃兵,而逃兵是要軍法處決的。醫護是軍人嗎?前者救人,後者殺人,屈婦將殺人邏輯強砌在醫者之上,這樣黑白顛倒就是她的慣常操作。誰是逃兵?去年7月21日,元朗鄉黑勢力對市民作出恐怖襲擊,途經的警察竟轉身離去,附近警署則落閘不工作,報警沒人聽,這就是逃兵!要將他們軍法處置嗎?這些警察對黑幫暴行視若無睹,卻攻擊救護人員,甚至開槍致盲。

2019年8月11日尖沙咀救護員被警察以布袋彈射盲 (圖:立場新聞)
真正逃兵

「預防勝於治療」是香港政府宣傳多年到成為常識,偏偏在疫症蔓延時不負上防疫責任,然後把重擔卸往百上加斤的醫護前線身上?這等政府不做防火措拖,任由大火災發生,以專業倫理作道德綁架,推裝備不足的消防員去死。中國各地疫情爆發後都出現了病人在醫院等很久都未輪到他們得到醫治的情況,因為醫療人手及資源是有限量的。醫療系統應是對付疫情的最後防線,不應是最前!預防勝於治療,是因為當醫療系統也超負荷而失守之時,當醫護都病倒之後,誰給病人治病?香港政府所做的,等如是洩洪造成水災,卻堅拒關上水閘,叫災民自己拿水桶和地拖處理 — — 而民間水桶和地拖已經不夠用。

權力越大,責任越大。香港權力最大的官員反而最不負責任。

香港政府沒有從2003年SARS一疫汲取教訓嗎?首先「教訓」所指為何是要看你想學的「科目」是甚麼。林鄭月娥這些官員,他們自己的「選修科」並不是公共衛生和市民福祉,而是「如何保住自己的烏紗」及「陞官發財」。他們只是不想像前人那樣要問責下台,便向下推卸責任,向上獻媚恭維。

參考文章:林鄭完美示範:如何用口罩擦鞋

抑或正如習近平所言,一切其實都是在他控制和指揮之下發生?

LikeCoin用戶可以給我點讚鼓勵一下嗎 (若看不到Like Badge請按”Show Embed”)?謝謝!

Bruce Cat

Written by

Bruce Cat

影評、劇評、書評

More From Medium

Related reads

Related reads

Moving to Tokyo

Aug 16, 2019 · 10 min read

53

Related reads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