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野手本能

當打者撃出高飛球時,外野手要如何去接住呢?

> 本文改編自 2015 年 1 月我 blog 的舊文,俗稱死者復甦。

這一篇不講 code ,只是隨便講講人生。

一年多前的我在 Facebook 上,看到朋友轉貼侯文詠先生的文章,看完了之後我想了很多。

好久以前的貼文
一個人追隨自己內在的呼喚,投入時間與資源之後,萬一到最後,沒得到前途或錢途,豈不是虧很大嗎?

我自己大學時候打壘球時都是守外野,當然不是因為我們的自由手一直漏球,也不是因為我怕守內野會被 mpro 強襲球爆頭,但身為一個興趣使然的外野手,我想我很能夠了解侯文詠先生的譬喻。

以前我的個性是相當保守,而且不願意冒險,抽獎只參加人人有獎,玩暗棋都不敢翻帥旁邊的子,當然現在雖然有改進,但始終本性難移,阿扁八年就遺毒了我 22 年應該會更久。

但是自從我退伍工作之後,決定不顧一切地起跑了。這裡指的不顧一切當然不是把存款全部拿去買直銷,而是逼著自己要做出什麼決定來。因為大學的時候,我就是一直直挺挺地站在中外野計算著落點…

『如果現在算不出球的落點,我為什麼要奔跑?』
『如果我跑了半天,結果沒有接到球,那我不是很虧嗎?』

可是啊,我發現,靠!

我的球好像快要落地了!

所以我就衝了,也不管這球會不會接不到,對著好像似乎或許是目標的方向大略的衝過去,管他路上有地雷有三寶,反正應該會在那邊接到球吧?

我衝了之後才開始知道之前算的球速,風偏,轉速等等…都是錯的,一邊暗罵學長教的判斷都是錯的一邊急急忙忙修正方向前進,這球不是像王建民投出來的伸卡一直滾地遲早會停,是在天空飛啊啊,你不起步追球,是無法做出這些調整的。

因為你不跑,你看的角度永遠不會變。
隨著球越過最高點開始往下掉落時,不斷縮短和球之間的距離,他繼續微調,越來越靠近落點,最後,終於在球落地之前抵達了那個位置,接到了球。

過了一年多的時間,雖然我還沒有接到球,但我仍持續修正我的預估落點、所在位置跟前進方向,現在的目標也許跟起跑時的預估落點差大概有四個大巨蛋寬,但我可以確定我跟球的距離是越來越接近的。

Carlos Gomez, 我很喜愛的球員

也許起跑時機有點慢,但我深信自己最後會到定位。

這就是我的外野手本能。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Vincent Lin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