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d

上个月28日下午3时,随着《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对外公布, 先后酝酿两年之久出租汽车改革及网约车新政方案终于揭开神秘面纱。今天,本饺就带着大家一起来看看这新鲜出炉的专车新政,到底是何方神圣。

具体文件的全文本饺也就不贴出来,在此浪费篇幅了,就说说新政的出台比对之前的意见稿有何改变吧。

据悉,《办法》自2016年11月1日起施行,其文明确了网约车的合法地位,对从事网约车的平台公司、网约车车辆和驾驶员等做出明确规定。并为网约车设置了一个新的运营登记种类 — — “预约出租客运”,这也就等于把网约车纳入了客运管理,但有别于传统出租车的管理。

而这一文件不仅是新时代城市出行领域规范的基本法,也是互联网+产业革命探索的基本法。同时,专车新政也让我国成为世界上首个正式承认专车合法化的国家。

具体来说,《办法》修改的内容主要包括:

一,关于网约车车辆登记性质问题。

新政对平台、车辆和司机设立了三个必要的“上岗证”,分别是:《预约出租车经营许可证》、《预约出租车运输证》和《预约出租车驾驶员证》。

这反映出立法者抛弃了将网约车纳入到传统出租车的老旧管理模式,这无疑一项进步的。

此外,新政对车辆许可证的修改也是一大亮点。

首先,新政删除了意见稿中对“车辆所有人”主体申请的要求。

其次,新政删除了意见稿“车辆使用性质登记为出租客运”的要求,也就是说,网约车申请许可时不需要再去公安机关将“非营运”车辆性质变更为“营运性质”。

那么,私家车能不能成为网约车呢?答案是肯定的。

二,关于网约车辆报废标准问题。

文件中规定,按里程报废标准,规定网约车行驶里程达到60万千米时强制报废。行驶里程未达到60万千米但使用年限达到8年时,退出网约车经营。省级政府有关部门再结合本地实际制定有关具体规定。

这一修改对于广大兼职私家车车主来说绝对是个福音,这就意味着私家车加入网约车后,不需要遵守营运车辆强制报废和年检的强行规定。

对网约车的车况,还是要求符合“运营安全相关标准”。

最后,网约车除了要安装卫星定位和报警装置外,还删除了征求意见稿中要求“安装计价器”的规定,私家车主们不用再担心自己爱车的美观被计价器破坏了。

三,关于劳动合同问题。

考虑到网约车平台公司与驾驶员签订劳动合同可能影响一些兼职司机从事网约车运营,《管理暂行办法》明确签订劳动合同或协议,以适应网约车专兼职从业的要求。

而与此同时,对于最近频频出事的网约车来说,驾驶员资质审核是社会关注的焦点之最

新政对征求意见稿的相关规定做出了较大调整:第一是要求网约车驾驶员必须具备三年以上驾驶经验和三个记分周期没有没扣满分的记录;第二则是将“无致人死亡的交通事故记录、醉酒驾车记录、追逐竞驶记录”条款修改为“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吸毒、饮酒后驾驶记录”;第三呢,新政还增加了“无暴力犯罪记录”的规定暴力犯罪记录既包括抢劫、故意伤害和故意杀人,也包括强奸、抢夺、猥亵等犯罪,既包括曾被判处死缓、无期有期徒刑、拘役和管制的暴力犯罪之人,也应包括曾被判处缓刑之人。可见,新政实际是提高和细化了驾驶员入门门槛,以此让乘客更有安全感。

此外,新政特别将驾驶员资格证申请人,由驾驶者本人扩张到驾驶者和平台都可以申请。这样的规定是为了避免驾驶员本人疏于申请,将申请审核的责任扩展到网约车平台,从这个角度说,平台也具有代替申请和代替审核的责任。

四,关于优化许可程序和市场规章问题。

首先,新政将平台服务能力分成“线上”和“线下”两大类。

其次,对平台公司经营许可实行“两级工作、一级许可”,这样既满足了网约车本地化服务的要求,也适应了互联网跨区域服务的特点。

区别于传统出租车行业,网约车的线上服务能力包括信息交互处理能力、数据库接入主管部门平台、服务器设在大陆、健全网络安全相关制度、电子支付结算资格和能力等。

新政规定,线上服务能力的确认不需要额外申请“上岗证”,只需要网约车平台注册地“省级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商同级通信、公安、网信、人民银行等部门认定”即可,而且认定结果“全国有效”。

毫无疑问,这种认定方式相比“线下”服务能力的各个市、县主管部门审批要简单的多。

而提到这些,本饺就不得不告诉大家一个残酷的事实:

《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不得有为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运营扰乱正常市场秩序,损害国家利益或者其他经营者合法权益等不正当价格行为,不得有价格违法行为。

简单的说就是,网约车公司门为了打压对手攫取份额而肆意补贴的年代要过去了。联想到近期滴滴出行等公司迈开了减少补贴、提高价格的步伐,应该也是进行了提前应对。以后用户再想动辄以两三折的价格做滴滴快车和人民优步,可能就不太现实了。

心痛。

除此之外,新政还为突出网约车的市场主体地位,做了一些规定。

第一,网约车运价实行市场调节价。

文件中删掉了征求意见稿的“政府指导价或市场调节价”的描述,直截了当的将网约车定价推向了市场,让价格因素起到市场主导作用,反映出供求关系,这是尊重市场规律的好举措。

不过,新政在突出市场调节价为主的同时,考虑到城市间的经济发展差异,又增加了“政府认为有必要实行政府指导价的除外”。

虽然这样的规定是出于城市发展差异化的初衷,但在实践中确实存在被个别地方政府错误理解和适用的可能。

第二,新政删除了“数量管控”。

征求意见稿将城市出租车数量要求管控放到了向网约车发证的前置性条件。

出租车数量管控是传统出租车管理范畴,众所周知,数量管控曾导致出行市场供求关系畸形化,引发出租车牌照被炒出天价的后果。

新政因势利导,去除了数量管控,将供求关系与市场主导变成常态,以价格和供求来控制数量,这远比数量管控准确和敏感。

第三,新政删除了“市场奖励、促销”提前十日向社会公告的规定。

市场奖励或促销属于正常市场行为,也有相应的竞争法和广告法约束,确实不需要在新政这样的特别法中额外规定。

新政删除了提前公告的规定,反映出立法思路回归市场主导的意愿。

第四,新政删除了网约车经营者在服务所在地“不应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规定。

之前出的征求意见稿中对市场支配地位的额外限制,不符合反垄断法立法目的,属于行政干预市场份额的错误行为。

而新政纠正了这一点,将立法回归到约束反垄断法中规定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立法初衷,这是一大进步,明确了政府鼓励通过合法市场竞争来扩大市场份额的基本态度。

第五,新政明确了“顺风车”不属于规制范畴。

民用车辆的合乘,是民事法律调整范围,性质上属于民事法律的“好意同乘”。

顺风车是解决城市拥堵,减少城市上路车辆的一大法宝,国内外司法实践也多有比较成熟的判例。

但顺风车本质上区别于网约车的商业营利性,所以,新政将其排除在外是基本正确的。

五,关于信息安全保护问题。

文件从多个方面规定了信息安全保护,如规定了网约车乘客对于网约车平台公司信息采集目、方式和范围的知情权等。

专车的兴起符合当下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潮流。

从万众创新的角度来看,网约车服务其实是出租车营运技术的创新,有助于缓解出租车与乘客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降低交易成本,提供个性化、高品质、便捷性的服务,促进出租车行业的转型升级。从大众创业的角度来看,尽管尚存争议,但网约车有助于闲置资源变现,也是一种大众创业,符合当下的创业潮流。

总的来说,这全世界共享经济领域内第一部法律法规在我大中国的出台的出台,真是让人对共享经济理念下互助出行的广阔未来充满期待呢。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