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煲動畫】少女革命其一:簡析這部1997年便在推真平權理念的動畫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 —寫在幾原第四作《さらざんまい》開播之前。

初次接觸《少女革命》是中學三年級左右的事。

當然,嚴格來說早在01年TVB播出動畫時,筆者已經對歐蒂娜為自己辯解校服沒有犯規以及變身場景有深刻印象;不過現在回顧當時的觀影心境,還是會覺得中學雞想看懂《少女革命》未免言之過早,就像當年看不懂魯迅小說好在哪兒一樣,對《少女革命》的印象也僅有「雖然看不懂劇情說什麼但是感覺好厲害」這種淺薄的感受。人長大了,誤打誤撞撞進了電影系,算是比以前見識了更多動畫與電影作品(當然現在還是看得遠遠不夠),愈是感覺到《少女革命》的獨到之處,表現手法獨樹一幟之餘,題材與意涵過了20多年、擺在現代一樣有討論價值,兩者結合起來才成就了一部如此魅力無邊的動畫作品。

現今動畫多為漫畫或輕小說改編作品,不過在《少女革命》的年代,有時反而是動畫監督為了做一部動畫而找人另畫一部漫畫,兩者劇情有所分別也是平常事(正如《EVA》漫畫與動畫多會獨立分析一樣);而在《少女革命》的情況下,兩者之間的分歧可謂南轅北轍,甚至可說齊藤千穗操筆的漫畫版結局正是動畫監督幾原邦彥在動畫中所批判的現像,也算是從側面反映了幾原思想的前衛性。那麼,《少女革命》到底是一套說了什麼的作品呢?

動畫版與漫畫版共通的開首如下:主角天上歐蒂娜幼時喪親,在無法跨越的悲痛之中被白馬王子所救起;白馬王子安慰了歐蒂娜,送她一隻刻有薔薇圖案的戒指,承諾要是歐蒂娜能夠保有自己的高潔情操的話,將來一定會再度與她見面。歐蒂娜「對白馬王子的憧憬」後來轉變成「成為白馬王子的渴望」,入學鳳學院之後更換上男子校服,誓要成為比男子更有男子氣慨的存在;而她一直珍藏的薔薇刻印戒指,則把她捲入「薔薇新娘」的爭奪決鬥之中。對決鬥勝利者無條件服從的「薔薇新娘」姬宮安希背後有什麼秘密?決鬥者們追求的「世界革命之力」又是什麼?幼時相遇的白馬王子,與決鬥遊戲的發起人「世界的盡頭」又有什麼關係?

《少女革命》動畫之所以會如此難以理解,在於絕大部份觀眾眼見的劇情皆是象徵性的(這種架空/虛構感在劇場版會更加明顯;相對來說漫畫版則顯得異常真實,主要體現在歐蒂娜有具體的家族設定與生活背景之中),並不是一般所認為的奇幻作品,在本質上其實更類似於舞台劇,只是演員和觀眾對虛構屬性認知高低的分別。另一方面,這也使我們這些觀眾很容易會被表面的友情/親情/愛情表現所矇蔽,一旦你開始糾結角色之間是不是有同性愛要素或者他們有沒有做過愛,便會無法看見《少女革命》這套舞台劇下所埋藏的真正主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乍看之下,你或會以為《少女革命》是一套講述女權份子打倒父權社會、「女人不做公主其實還可以做王子」的作品(一言以蔽之其實這便是漫畫版的主旨);不過學(應該唔係)王爾德話齋,「Everything in the world is about sex except sex. Sex is about power」,動畫版《少女革命》的重點其實也不在於角色的情愛關係,而是以情愛關係這個符號表達出來的權力關係。

在《少女革命》之中,白馬王子【迪歐斯】便是擁有「世界革命之力」、可以拯救世人的存在;而被王子所拯救者自然就是公主,那個之後會成為王子配偶的新娘。但是為王子所拯救的世人,愛的不是王子而是(世人期望)他所擁有的力量,而當王子為世人疲於奔命之際,唯一一個真正愛著王子的妹妹挺身而出,宣告她已將王子佔為己有,世人無法再祈求王子打救,便轉而指責這個獨佔王子的女子是魔女【安希】。現實是王子已然墮落、失卻了可以拯救他人的「世界革命之力」,但是就連王子轉化而成的惡魔【鳳曉生】,也像世人一樣誤以為是魔女奪去、封印了「世界革命之力」,所以設計出決鬥遊戲、將魔女包裝成公主新娘,反過來找出那位能成為其新郎的新王子,期望「世界革命之力」會在王子重生之際再次解封。而薔薇新娘對王子候選人言聽計從,反過來說也代表王子(拯救者)對公主(被拯救者)擁有完全的支配權。這當然可以僅僅從男女性別關係去理解,但是劇中無論是決鬥者(爭奪王子資格的人)以及薔薇新娘(扮演需由「世界革命之力」拯救者的人)也是有男有女,要是幾原只想討論男權/女權關係的話,又何必大費周張?更加重要的是,扮演「比男人更男人的女人」這一角色的歐蒂娜,到最後根本沒有得到「世界革命之力」。

沒錯,歐蒂娜最後沒法成為王子,而隨著最後一集她在崩潰陷落的決鬥廣場(以至是整個世界)之中失去蹤影,那些把她當成好友、受過她影響的人,也在片刻之間便遺忘了她,無處尋找歐蒂娜存在過的證據。那足以拯救每一個人、支配每一個人的「世界革命之力」,始終未有落在任何人手中;那個如昔日迪歐斯般閃亮高尚的新王子仍待膏立。唯一真正改變了的,是從頭到尾也在等候王子的公主/魔女安希,在這刻宣告放棄了自己的身份,離開「留在棺材中玩王子遊戲」的哥哥,到這個世界之外的地方尋找歐蒂娜。再也沒有公主要王子拯救,王子的存在必要也變得可有可無,打破「拯救者支配被拯救者」這個權力框架才是幾原的終極目標。跟你是男是女是彎是直是攻是受……沒有半點關係,大家也是平等的,沒有誰有責任要拯救誰、沒有誰有權力以此去支配誰。

拜託,敢搞到這種地步的人在當今動畫界根本不存在好吧!
更何況這傢伙做了39集TV也不夠,還搞了個全新的劇場版再講一次這個故事啊!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劇場版真心好看,變身動畫每次看也讓人全身起雞皮,只是最後二人接吻一幕非常容易令人捉錯用神

談完動畫版到底幹了什麼大事,終於可以回到漫畫版結局到底有什麼不對這件事上。漫畫版設定中,迪歐斯與鳳曉生是一體兩面的神,光明與黑暗兩個人格對峙的結局是鳳曉生失去「世界革命之力」而墮落,瀕死的迪歐斯遇上幼年歐蒂娜,交託自己最後的力量,這份力量在最後的決鬥中覺醒,歐蒂娜於是犧牲自己讓一心愛著王子的安希能夠與迪歐斯結合、不至自我毀滅,然後……安希便代替歐蒂娜成為了學園王子(性別女)。到最後當然也有出走尋找歐蒂娜的情節,但是整個劇情設定也是切切實實停留了在男女關係層面之上了。

從一個中學雞角度看來,至少漫畫版設定是簡單易明得多沒錯,考慮到單行本還有幾原後記值得一讀,入一套居家旅行送禮自用(?)也很應該,但是與動畫的思想一比,就顯得相當普通了。動畫版《少女革命》的突破之處,正是在於97年的作品放到17年仍然有值得討論之處,看目前女權風潮很可能到27年也仍未落後時代(假設人類沒有倒退的話),漫畫版嘛……就只是那個年代的漫畫作品。這一點即使說當時漫畫和動畫就是平行世界各自發展,幾原的思考領域也不是人人可以進入,也讓人不免覺得有點可惜。

寫到最後,其實動畫版《少女革命》的表現手法、各式各樣的性暗示與對變身動畫的執著也是大有文章可作,單純寫一篇介紹一下幾原邦彥(與庵野秀明之間不可不說的故事)以及音樂j. A. Seazer又得,不過再寫下去也不知要寫到什麼時候,也許留待筆者有空而大家也煲完動畫再找數吧。下次再見。

因為Medium跟我說這篇廢文每天還是有好幾百個點擊次數所以我把閱讀量有點可憐的第二章也放過來好了(喂)

再次感謝閱讀!

Written by

一介油腐/音樂/漫畫/小說/電影/遊戲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