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工作者,何謂距離。

奇特的客運交通時間

現在是每週搭客運北上,週五一下班,就是奔波買壽司帶去車上吃。車上搖搖晃晃到台北後,幸運熟睡的話,醒來時會痛苦不已,不幸運熟睡其實也很痛苦,只會單純身體疲倦。

後來慢慢習慣,這種節奏。其實在客運上的靜謐,輕晃的節奏配合窗外從夕陽到夜色的過程,隨著耳機裡的音樂像是把人進行一種封存。因為身體離不開空間,像是把高速清醒的腦海注入清水,緩緩進入一種狀態。

交通的時間其實不會是種浪費,你可以在這個時刻安靜的思考事情,可以靜下心來好好聽音樂、聽自己。


聊遠距離的浪漫:分離但同行

遠距工作其實是一個有趣的事情,因為距離感與時間感,是人類的大腦經由生活經驗加上與他人互動所形塑出的,遠距離是一個台北高雄嗎?還是歐洲台灣?還是兩個捷運站?

所以我想,核心的意思是,遠距離意味我們在不同時空與步調下就成了遠距離。所以真正的遠距離其實可以很遠卻同時很近。

但從入伍以來,心理是最正向與平靜的一個狀態,這種遠距離的關係,就是來自我進入了全新的時空下,心理架設在不同目標上,連時間感、韌性都會產生變化。

除此之外,目前體會到最大的價值是適度的脫離,可以讓頭腦、心裡有更大的空間迴盪,有點像是「姿勢決定你是誰」這本書的研究主張,我們人類可以運用肢體發展出潛能,遠距離工作大概就是這樣的概念,所以與其說遠距離給自己更大的創造力,倒不如說,如何利用自己的身體、環境相互平衡心理。對於每個人來說,給自己的遠距離,才能看見自己在社會裡的位置,看見自己的承受是重是輕。

就像是螞蟻之間在爭執時,你用你的雙眼看著他們時,甚至絲毫感受不到一點紛擾。

控制自己的距離,一旦無法離開維度,就真正的走出那個維度。這是面對情感、情緒的複雜反應時,很好的心靈練習工具,像是當悲傷的靈魂在向你乞求故事的終點時,你後退一看,會看見原來乞求只是為了相遇而已、像是將要認輸的弱小,原來只是怕死的不夠精彩。

願距離的浪漫,像是一場由自己衍伸的物理、心理遊戲。

我們所承租的空間,是給失去距離的靈魂一個入口。遠距離工作可以只是一個捷運站,因為在這裡你可以創造新的距離,能更清晰的思考、更柔軟的面對生活。

我們也還在努力中,要把空間變成一個更容易創造近距離、遠距離的場所,把來往的人累積成堅厚的關係,一起成就你所畏懼的事、一起成就你生活的動力。

你可以在這裏單純放空、工作,或是烹飪、參與讀書會、電影聚會、小活動、下班小聚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