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備份

說什麼「枯燥乏味」並無濟於事--因為我們運氣不好,就出生在歷史的這個舞台。
一直到二十二世紀,我們會每天早上七點鐘起床,然後上學或上班,反覆說一些毫無重點的話。在學校,一次又一次不斷的背英文單字、歷史年號;在公司則一面說些「無聊透了」之類的,卻又以一星期、一個月、一年的週期,反覆好幾個星期、好幾個月、好幾年的做實際上真正無聊的工作。
步調緩緩的最先進產品不斷出現,步調緩緩的政治家繼續貪污,電視內容步調緩緩的繼續激動。但是,當關掉電視環顧四周時,卻又是一如往常的另一個每一天。(喚醒「關掉電視後那種奇妙的黑暗」,正是這本書的另一個目標。)
三島由紀夫在他的自傳小說「假面的告白」中,提到:「日常生活」比戰爭還要恐怖。我們總是一忍再忍的過著這種「令人顫抖的恐怖日常生活」。
為的是能帶來莫名其妙的「安定將來」。一路上步步為營,小心翼翼的避免方向有所偏差。
沒有像電視連續劇這樣喜劇收場的結尾。只是,奇怪的「喜悅」總是不斷步調緩緩的繼續著。
是的!關鍵字是「步調緩緩」和「反覆」。持續的相同事物步調緩慢的反覆出現;這是讓想死的情緒膨脹的第一要素。

抱著這種無力感,步調緩緩的反覆做相同事情的我們,一點一點忘掉「真正活著的真實感」。已經漸漸忘了自己是活著還是死了。你有感覺自已是「活著」嗎?現在,生與死之間,只被一條細得幾乎看不見的界線隔開而已。
因此,「生命很重要,所以不可以自殺。」、「只要能活著,一切都會有轉
機。」、「因為周遭的人會難過,所以必須活著。」這類的話,已被打入冷宮,
不再具有任何說服力。制止自殺的有效話語,已經消失;引導自殺的信號已經出現。
是的,要死也可以。如果上班或上學,活著很不舒服的話,很無趣的話,甚至還很痛苦的話,是可以跨越細得快看不見的界線去尋求死亡,任誰都無法加以阻止。
前面也說過,反正活著,一切也不會有所改變。雖然不具有特異功能,不過大致上可以知道,今後的社會或自己會發生什麼樣的事。「將來!將來!」,就算這句話再怎麼有說服力都沒用。你的人生,大概是在出生地唸小學和中學,上補習班為聯考讀書,然後進入一所高中或大學就讀,渾渾噩噩玩了四年後進入某家公司上班工作。男性的話二十來歲三十歲前結婚,隔年生子,幾次的工作異動或陞遷,最高升到經理職位,六十歲退休,之後的十年或二十年過著享受自己興趣的生活,最後死亡。頂多就是這樣。而且,令人絕望的,這竟是最能讓人安心的理想人生。
在這樣的狀況下,平凡活著已經再也沒什麼重大意義了。假使不是現在活著,或許只是像做烤雞用的嫩雞一樣,「被給予生命活著」而已。所以在適當的地方為人生畫上休止符,並不是「悲傷不已」、「不會發生第二次」、「擔心會出現波及效應」這類的問題。
自殺是相當積極的行為。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No Digas Nada Por Favor’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