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gaetón, a rising music genre that shakes the world

走在南美洲的小街上,連排屋子二樓窗戶傳出陣陣聲響,一臺車子駛過,車內傳來陣陣聲響,小屁孩經過身邊,耳機傳來連外面都能聽到的陣陣聲響。 他們全都在聽 Reggaetón,一個正在崛起的音樂類型,從 Puerto Rico 蔓延到整個南美洲,再以某種拉丁特有的年輕和熱情擴散全球。

2017 年初,一支影片被上傳到 YouTube。當然,這是一支 Reggaetón 音樂的影片,演唱者是當時似乎有些過氣的民謠歌手 Luis Fonsi feature 號稱 King of Reggaetón 的 Daddy Yankee。和所有 Reggaetón 相似,這支影片充滿了各種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腦子裡的各種雜訊,不管是強烈的反拍節奏電音,或是各種對於性愛的渴求或幻想。短短幾周,名為 Despacito 的影片卻快速的竄升,成為南美最受歡迎的歌曲,好像南美的空氣都充滿了 Despacito,每家電台,每個人的 Spotify 播放清單,每臺喇叭的薄膜,好像都正在撥放要不然就是即將撥放 Despacito。

這次的熱潮似乎沒有停在這。罕見的,北美洲和歐洲大陸也完全淪陷,Despacito 攻佔德意志、法國、加拿大、甚至是俄羅斯排行榜,然後最後在老屁孩 Justin Bieber 的撿現成 remix 後,Despacito 毫無懸念的成為史上最受歡迎的西班牙語歌曲,在 1996 年 Macarena 風靡全球後。究竟 Despacito 有什麼魅力?究竟拉丁歌曲沉寂二十年再次爆發的原因是什麼?

Despacito 毫無懸念的成為史上最受歡迎的西班牙語歌曲,在 1996 年 Macarena 風靡全球後。

哈哈哈我一定又會用創新的擴散那套理論,或是社會狀態,zeitgeist 之類來詮釋,但這次不要這樣。我們來場 reggaetón 之旅吧。

一切來自於一場失誤。今年還很寒冷的春初,坐在圖書館,落地窗和煦陽光透進地毯上,我照例要登入 Spotify 按下古典音樂建議清單,你知道的,在上次的莫札特有提過,我正在發掘各種被遺忘的作曲家。我按到了和小提琴有 87 分像的吉他圖案,然後他就開始播了。

你有開啟第三隻眼的經驗嗎?突然回到百年後的世界,如黑格爾的預言,音樂變成不是音樂了。但是,這種形式的音樂卻也有難以想像的迷人之處。Despacito 不知道是意外還是巧妙安排,就算我沒有拉丁音樂的知面,幾乎每一刻,每一刻都有刺點。

Despacito 影片一開始,空拍機飛越了礁岩海岸,畫面切換到一個小男孩跑去抓鵝,然後回到一個戴墨鏡的怪異男子笑了一下,再切換到聖母像,最後再對焦到了一個漂亮女子上。這是一個很誘人的開場,幾乎所有的影像都暗示了一些想像,讓人無法自拔的想繼續看下去。

音樂開始,喊了 “Fonsi” 和 “DY”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有 feature 的歌曲都會這樣呼喚自己的名字,但這大大的滿足了我對於維多利亞時期小說稱呼的病態想像延伸,創作家向聽眾報告他的身分,一部分是把介紹引入歌曲中,一部分又帶有命令語氣,拋接的概念,多麼令人滿足。

“Go!” 就像是遊戲開始一樣,整首歌開始進行。某些程度這正是拉丁音樂,甚至是現代音樂的迷人處。一切都像是隨興的,都只是嘗試性的,實驗性的,如此慵懶和自然,介紹一下喊個 go 就開始。而這種 feature 類型的曲子,有時候是一種很奇怪的結合,同時有合作,但又可以看到主唱和 feature 的暗中較勁,反正找別人 feature 或是 feature 別人也只是一種策略,吸引雙方的 fans 來聽,擴展聽眾群而已。但是大部分的 feature 確實都很成功,大家就愛這味吧,好比競技場的廝殺一樣。不過,不是所有的 feature 都是這樣,Despacito 比較像是互補的概念。

反正,Fonsi 就開始唱如果你是 imán 我就是 metal 云云,然後整首歌開始以 reggaetón 節奏展開,充滿夏日熱情奔放血脈噴張引人遐想的節奏。

進入第一個 “despacito” 前,Fonsi 延遲了大約 0.2 秒。如此像攝影對焦般短暫的暫停,卻創造了更大的張力。製作團隊似乎很熟稔這些操作手法,影片的運鏡剪接總是能引起各種遐想,仔細觀察,每個分鏡都不超過兩秒,不斷創造新的刺激。

進入第一個 “despacito” 前,Fonsi 延遲了大約 0.2 秒。

但最重要的還是 reggaetón 這個元素。那個不知道該用什麼形容詞來描述的節奏,是如此的誘人,如此的搖擺,如此的成癮。

這些分析也都只是 Monday morning quarterback 的指出 Despacito 是如何的好,如何的吸引人,其實也是什麼都沒有說。我要說的或許是,Despacito 真的太好,不管是 serendipity 或是精心策畫,反正就是有種魔力讓人感覺到他就是那個對的音樂。

但 Despacito 將會是空前絕後,下一輪又要等二三十年的 fad 嗎?出身卑微的 Reggaetón 發跡時應該從來沒有料到會有今日的來臨,但其交織著各種人類最深層的不滿和慾望,像吸毒一樣在每一次的重拍中得到昇華,就算最終 reggaetón 淡出極度商業化的操作模式,在 Columbia 的某個 barrio bajo, 某個充滿熱情的年輕人,還是會不斷的製造著、聆聽著 reggaetón 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