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未必能給女人一個家

[ 專訪《LEFTOVER WOMEN: THE RESURGENCE OF GENDER INEQUALITY IN CHINA》作者洪理達 ]

迦南

「一個女人不找對象,心理和生理會不平衡。」「要積極地找,若不很快變殘變老!」家人、朋友對感情事催三催四不是中國的獨有現象,世界各地的女性普遍都面對一個名叫「結婚」的漩渦,隨年齡不斷逼近。一個雕刻著「剩女」二字的印章也正迎面而來,走避不及。

美國學者洪理達 (LETA HONG FINCHER) 於2014年出版《LEFTOVER WOMEN: THE RESURGENCE OF GENDER INEQUALITY IN CHINA》,引起中外迴響,數月前中文版《剩女: 中國性別不平等死灰復燃》於台灣及香港推出。2015年11月2日她獲邀出席香港國際文學節的講座,分享她在中國女性婚姻與房產市場上的深度研究。她曾於香港科技大學及現於香港中文大學仼講師,2016年開始到哥倫比亞大學出仼客席教授,致力讓更多學生了解並反思中國女性面對的問題。

婚,為誰而結?

還記得「剩女」這詞是如何誕生的嗎?中國教育部於2007年推出這個漢語新詞,將27歲以上高學歷的城鎮未婚女性列入「剩女」行列。洪理達認為這具貶義的詞實質是政府人口策略,催速高學歷的未婚女性尋覓對象結婚生子,從而提高人口質素。中國現已放寬一孩政策,目的其實同出一轍,就是讓受高等教育的男女繁衍更多後代。

中國內地的女性首次結婚年齡一直比香港和台灣早,隨著女性求學的年期愈來愈長,愈來愈多女性選擇遲婚或單身,政府害怕內地女性亦會跟隨此趨勢,因此透過媒體製造大規模的單身恐懼。

雖然世界各地都有人面對結婚的壓力,但中國的特殊性正正在於政府的高度參與。

此恐懼有如瘟疫散播,「剩女」們奔走各類相親活動,尋找姻緣的避難所。

最近與友人們認真討論為何要結婚,細水長流的愛情,沒有婚姻的複雜化,會否更值得我們追求?有位朋友是先懷孕後結婚的,她坦白說結婚的首要原因是為了孩子更容易拿到出世紙。雖說在香港面對的結婚壓力比內地少,但大部分香港人都相信婚姻的重要性,視婚姻為愛情的終站。究竟人結婚是為了傳宗接代、孩子身份、脫離單身、沖喜還是愛情見證?

嫁,就能有家?

「雖然社會認為女性單身是種恥辱,但在中國,單身比結婚快樂。」洪理達走訪中國多位已婚和單身的女性,並得出以上總結。看見洪理達手指上的結婚戒指,或許你會有所疑惑。「在歐洲和美國,結婚為女性帶來權利與保障,但在中國,結婚並不能保障女性。」洪理達寫《剩女》一書的最大目的就是鼓勵更多中國女性爭取自己的房產擁有權,盡力維護女性權益。原來「剩女」帶來的另一現象是中國女性的物業持有比例一直下降,由於很多女性的父母都急於把女兒嫁出去,因此奉勸女兒在房契上只寫男方的姓名。也有不少女性認為因自己沒有支付房屋首期,或身為無業的家庭主婦,而不敢在房契上加上自己姓名,因此離婚後她們將徹底失去棲身之所。

洪理達接觸的一位中國女性因受到丈夫虐待而逃出家門,雖然房契上有登記二人名字,但離婚時法官將房產判予男方,原因是當初女方自己離開住所。中國現只有一份有關家庭暴力的草案,在仍未落實之前,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沒有權力要求施暴者離開住所。但洪理達指出即使日後條例被落實,在實際執行上依然存在漏洞。

另一位在書中提及的女士是一名中國內地律師,她擁有的資產屬於中國最富有的1%,但面對虐待她的丈夫,她只好放棄婚後的住所,到外面租屋自住。二人離婚的手續更因結婚證被男方家長刻意藏起而拖延一段很長的時間,即使身為律師的她也無計可施。

「不要為結而結」

「如何才能抵抗社會和家庭帶來的結婚壓力?」洪理達的回答是「要反問自己為何要結婚。不要為結而結,應該為愛而結。但老實說,結婚是不必要的。」在歐美國家,愈來愈多人保持單身,社會亦對單身人士有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參加香港國際文學節的講座後,緊接的是在上海國際文學節的演講。洪理達的書引起一眾中港台及海外女性讀者的共鳴。她認為海外讀者的提問大多旨在了解更多中國的情況,雖然他們未必面對物業權的問題,但結婚壓力絕對是世界性的。而大部分中國讀者的提問皆是尋求實際應用的對策。

最令她安慰的是不少深受「剩女」現象所害的女性讀者感激她寫下此書。在香港國際文學節的講座中,一位內地讀者向她致謝,因為《剩女》一書令她知道一切壓力絕非女性的錯,並理解壓力是來自整個強大的社會結構、經濟結構與國家媒體。雖然《剩女》不能一下子改變中國的政策和對女性不平等的現狀,卻除了成功喚醒中國女性對婚姻權益的重視,更幫助她們釋放一直加諸在自己身上的壓力,實現洪理達寫此書的初衷與期望。

原文載於《號外》2015年12月號


(多謝一直看到這裡的朋友,如果喜歡這文章,可以為我clap幾下,如果文章令你有任何想法,可以在responses裡跟我討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