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ve Your Initiative with A Mission

A life without mission to drive initiative is not intriguing and complete.

前几天,AIESEC华科 — 青年商业论坛(Youth to Business Forum)的活动筹委会成员想请我以电台的形式聊一些关于我的故事,作为Y2B系列宣传的部分。看到这个电台名字:“AIESEC女神电台”,我着实有些内心一抖 — — 因为我实在是和人们传统意义上的“女神”有些风马牛不相及。

很多时候我不太在意自己的形象。我喜欢素面朝天,在人前大声放肆地笑,也喜欢拖着旅行箱四处行走 — — 尤其爱去那些比较“冷门”和看似“奇怪”的地方,然后在太阳下把皮肤拷成和大地一样的颜色。我也更觉得自己是那么多敢闯敢做的年轻人中普通平凡的一个,在这个刚毕业的年纪,不知道自己的故事有哪些真正值得被分享 — — 更多时候我只是喜欢写,喜欢叙述故事的过程和一直一直在路上的不断遇见和发现的奇妙感觉。

2015.5 HUST campus. Our graduation season.

经历了找工作季,迷茫季和毕业季,现在的我在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刚开始新的生活。提到“肯尼亚”,不少亲朋好友都是一脸的吃惊接着是好奇,不知道我从哪里挤出来的勇气要只身到离家几万里的这个陌生大洲来。不过对我而言,这也许正像极了那句印度谚语所说:

“所有会发生的事都是注定唯一会发生的事”。

三年半前,当大一的我和其他四五百个来自南部高校的各个学生坐在重庆的酒店里,听台上的人讲述自己去印度做贫民窟志愿者调研,去巴基斯坦做学生社团的青年领袖,去肯尼亚参加全球大会,然后在夜里抬头即可见到那美到令人落泪的星空时,台下的我内心蠢蠢欲动。年轻就是要不断颠覆自己,就是要对生活不断说“YES”。我记下了这句话:“世界很大,青春不长,不如去闯”。在这个大一就奋不顾身加入的组织,我一做就是三年。

2012.3, Chongqing. My first AIESEC Conference: the Regional Induction Conference.

期间我也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印度梦”,和我的好朋友在印度中部城市海德拉巴做为期四周的志愿者,每天在贵族学校上课教书,然后踏着泞泥不堪的小路走回家,行走在贫穷和富裕的咫尺之间,我在反差之下叩问自己,什么才是生活的本质。

2012.8 Hyderabad, India. We LOVE these kids when they were screaming my name!
2013. 12, Bandung in Indonesia. I tried the dried spider and cockroach at the Cambodia desk, the first time in my entire life!

我也有幸和teammate一起去到印度尼西亚参加AIESEC亚太地区的领导力分会,同马来西亚,泰国,韩国,柬埔寨,缅甸,新加坡,台湾,香港,中国大陆等等各国人坐在一起讨论亚太地区的发展与合作框架。我第一次为汉文化的影响力感到自豪,也为亚太地区各个国家之间“同发展,共命运”的联结感到一种深深的使命。

到了大三的暑假,那时我已经是AIESEC华科分会的主席,而做主席所走过的那前半年,是我在AIESEC的时光里最痛苦,最无助,最累也最拼的半年。我常常着眼于那些一年,两年后看起来显得微不足道的东西——比如分会发展的业绩(我们可以招到更多志愿者实习生,并把他们匹配到国外去);却忽视了那些最珍贵弥久的东西——比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信任,包容与理解。半年里,我们的主席团从原本的8人缩减为了4个人。

2014.1. The Executive Board of AIESEC HUST 2014 was discussing our new year plan.

那个暑假,我也正好在ChaseFuture, 一家总部于上海的教育咨询startup实习。在离开ChaseFuture之前,我特意约CEO, Greg Nance (而他也成了我日后的mentor和对我影响最深的一个人之一)一起吃了个午饭。期间我问他,对于年轻人而言,其所在的外部环境对其日后的发展是极其重要的,而我和我的同侪们在武汉这样一个机会远不及北上广多的城市,我们的优势到底在哪里呢?Greg很认真地听我说完,然后和我说道:

2014.8 ChaseFuture HQ in Shanghai. Greg and I.
“Candy, 你的外界环境对你来说固然重要,但是却远不及你自己的‘initiative’(首创精神)来得更为宝贵。如果你说武汉没有这些,没有那些,那么你就可以成为去创造,去改变的那一个,你不需要去等其他人来创造给你。‘Initiative’便是那些一流学府,世界500强中最最强调的领导力特质。”

我很感谢Greg的激励,于是回到武汉,我一直在想,怎样才可以利用武汉已有的资源,将刚刚初创起来的AIESEC华科的劣势变为优势,找到突破口发展起来?我想到了去学习北上广,在武汉办一场时隔两年的“青年商业论坛”,我想要和这里的每一个人一起去drive initiative。我们没有和商业合作伙伴的沟通文案模板,就跟重庆,天津这些AIESEC分会一个个去取经学习,我们没有以往的人脉积累,就一个个和speaker去谈;在靠近华科的整个武汉光谷地区一家家酒店去询问考察场地……在Y2B的前一天,我们的报名人数仍然离目标人数还有相当的距离,我们就所有人围坐在一起讨论“危机管理”的方案,做到既满足AIESEC华科的活动目标又达到赞助商的要求。那一个多月的高强度筹备,成了分会里每一个人最充实的记忆。而幸运的你们,将要和AIESEC华科一起见证它的第二场Y2B。

2014.12 Youth to Business Forum powered by AIESEC HUST. We made a strong end!

正是这次Y2B的经历,让我意识到自己对做市场推广,商务拓展方面的强烈兴趣。我不禁在想,那些让你彻夜埋头,废寝忘食的每一个努力付出,必定会积累在我们的身体中然后在一个恰当的时候意外地绽放。我很清楚地知道,想继续深入“marketing”的领域,比起去读书深造,当下对实际经历的积累会来得更为重要,于是我开始搜索国内的工作和AIESEC的海外实习项目,我的简历也很清楚的标明,我的优势和兴趣是“marketing”。两个月的找工作期过后,我同时拿到了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一家教育初创企业和肯尼亚巴克莱银行总部的终面机会。在巴克莱市场部总监问到我,更希望去澳大利亚还是肯尼亚时,我毫不犹疑地告诉她“肯尼亚”!因为我想要去冒险,去挑战我和我身边人未知的世界,我想要去做take initative的那一个。

2015.9 iHUB (An incubator for all the tech startups in Nairobi). Kenya is called the tech hub in Africa, second by South Africa.

在肯尼亚,我成了“最先吃到螃蟹的那群人”中的一个。中非愈发深入的合作给中国的青年带来的是更多的机会和挑战。我们需要去了解那些被媒体忽略和曲解的现象背后另一面是什么,然后发出声音,在我们的社区里重塑更真实的非洲和肯尼亚;我们需要为想要来到肯尼亚,非洲源源不断的中国投资者深入调查这里的投资环境,于是也就借此接触到了这里的政府机关高层和有着资深商场经历的中国前辈;我们需要改善中国人在非形象,让他们和他们的企业更好融入所在国家,于是我们要和当地最权威的野生动物保护等世界非政府组织机构合作,一起策划不同的项目……这些都是我有幸在刚来到肯尼亚的前两个月和小伙伴每天在做的事。

2015.9 China House HQ in Nairobi. Chinese entrepreneurs were discussing how to expand the global business based on localization.
2015. 8 Mombassa in Kenya. On a trip with my friends.

在脸书的 CEO 马克-扎克伯格前两天在清华经管学院的演讲中分享到,他想要“改变世界”的第一步,是清楚自己内心的使命“mission”是什么,这个使命会在我们前行路途的起起伏伏中给我们持久的动力和能量。扎克伯格的使命是“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在所做的每一件事中立有强烈的人文关怀”。而我在AIESEC曾经的失意则让我意识到,我最大的快乐,也是我的使命,是可以去鼓励和感染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去分享我的世界,同时也去被他们的故事和精神所感动。亚洲,北美,南美,非洲,在跨越了这些不同的大洲,见到了那么多不同国别,肤色,种族的人,与那么多的文化发生过碰撞之后,我会发现,原来世界上所有的情感表达都是那么地相似,原来无处不可以交到知音与朋友。我不知道这世界,有哪里不曾是风景。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