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想唠嗑了

现在大家说到抑郁感觉好中二,上一年,我关注了两年的长的特像王祖贤的一个00后宣布退网,理由是自己有抑郁症,每天都贼忧郁,自残,说自己被某些人迫害,还专门发了一篇文章。作为一个美妆博主它算不上特别成功,但是和大部分人比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不喜欢她的一点就是,每每拿我的女神王祖贤出来二次“消费”然后就莫名其妙的火了。她的文章发表以后底下的什么评论都有,反正大部分都说她中二病,都是小孩子一时的闹脾气,可是这都一年多了,也没见她发博,QQ也不用了,再看她底下的评论,大家的讨伐声好像能收敛一点了。

我觉得“抑郁”“忧伤”这种词语离我是很远的,读小学的时候,作为一个女同志,没有一点女同志的矜持和温柔,而且我的嗓门是年级第一。记得有一次早读,老师让我去领读,读了一周,突然有一天读到一半老师叫停,把我吓得半死,以为出什么茬子了,老师叉着腰,对着全班说:“你们一个个都是没吃饭还是怎么得,一个早读,全班声音都没人家xxx一个人声音大”然后又让我们继续早读,我那个可叫一个兴奋,就像文革时期得到毛主席指令一样亢奋,嗓子更带劲儿了,生怕别人叫的过我。

体育课也是,体育老师对那些又高又温柔的女生很好,我完全不在体育老师的眼睛范围内,就没记住过我,像什么800米长跑,基本都是第一第二,这个项目以前还没有人能跑得过我。

如果要用一个成语形容我小时候,我觉得“落落大方”再适合不过我了,从不怕生,嘴超级甜,学前班幼儿园和我哥住在县城的高中里面,那些高中的姐姐特别喜欢我教我念诗送我小礼物,我向来是来者不拒,姐姐姐姐的叫,她们天天都夸我可爱,以前以为自己就他妈是个仙女,有一张照片就是一个姐姐新买的数码相机给我照的,那是我小时候最好看的一张👇

小时候英语启蒙比较早,那个时候口语相当好,对,是相当(现在没办法比了,伤仲永了),读小学基本都是英语老师独宠的对象,记得四年级还参加全国少儿英语演讲,老师给我准备了一个稿子,后来拿了二等奖,把我能的,不知道多洋气,因为没拿到一等奖哭了好久,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蜜汁自信。「摊手」

以前也超级勇敢,真的什么都敢吃,春末的时候,学校的草坪上到处都蚂蚱,我和我发小,拿着塑料瓶抓了半瓶,生个火,烤的半死不活的就开吃,也不怕什么寄生虫,生病,就这个题材,我用在初中三年和高中一年的叙事性作文无数次,一般题目无非就是“童年的一件事儿” “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事儿”妈的,还有半命题作文 “让我——” ,写到这儿允许我笑一笑,真的,我也不知道哪里好笑,就是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意识到自己丑的时候是初二,为什么是初二?说到丑让我想起了一件事儿,小学五年级因为长的丑被欺负,可能是因为当年审美能力不在线,我真的天天被欺负,那个时候被欺负也不怕,欺负完照样心高气傲,老娘最美。初二我爸终于想通,他们出去旅游的时候顺便带我,然后就带上我去了亚热带各种照相,我也特别不要脸的照相,后来在另外一个暑假突然在我爸电脑上看着我的照片,真的,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刚才去找了一下,没找到,对我当时就总结三个字土黑矮,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黑,要穿一件亮红色的短袖和一双拖鞋去旅游?

后来就朝着伤感文学发展,就是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我是电我是光我是唯一的忧伤”这个方向发展,那个时候确实很中二,遗留了不少我当年的作风,后来好像真的是病了,这个过程真的是很痛苦,以至于半年前我的小学同学和我叙旧一番后说,你现在真是和当年不一样了,完全是两个人,你是不是学古文学去,咋这么大家闺秀的感觉,其实我心里一万个“大家闺秀你毛线”

但是确实现在说话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张牙五爪了,有些事情真的发生的猝不及防,好像就是昨天的事儿,整个人变得很厌世,对什么也不感兴趣,情绪起伏也很大,也不知道谁能受得了我,马男他妈对马男说:我知道你想得到幸福,可你不会的。感觉是对我说的啊。

不知道谁说的 天气暖起来了,好像什么都有希望了,有希望个屁,我怎么觉得越来越绝望了啊.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erbB1’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