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是一個大騙局?

這個競爭的世代,每個人都搶著「做自己」
你要做哪個自己?

不少人在說這個時代就是要「做自己」,但實際上你總有一些好奇就是
「真的能夠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嗎?」
「這樣子會不會以後無法出社會?」
「我這樣夠做自己嗎?真正的做自己到底是什麼樣子?」

三個焦慮,其實是導向同一個問題:
「我真的有可能做自己地去生活嗎?」


答案是可能,但是代價過大,你可能會失去現有的連結,你可能身邊不會有人。

但這個時代,大家又吹捧著「做自己」,「展現自己的特質」一定是在這個充滿競爭的社會中最重要的,那是區別你跟他人不一樣的地方,是自己的標誌。所以,該怎麼辦呢?

於是,我們選擇跟從別人的「做自己」。這比真正的做自己、搞懂自己還要簡單多了。我們開始模仿別人做自己的方式,積極在社群軟體上分享生活,時不時的轉發一些前輩如何做自己的文章,接著也開始呼籲大家做自己。

別人做自己的方式是勇於衝撞體制,我們就去衝撞體制,就算我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在衝過來撞過去。別人做自己的方式是創業、加入新創公司,我們就一定會跟風去追求這種理想。就算那好像不是自己真正覺得樂在其中的事也一樣。

接著,偶爾在夜深人靜我們感覺不安的時候,再去裝做那些質疑自己到底在做什麼的聲音不存在。

反正做自己就是這個樣子啊,別人做自己都是這樣,那我應該也是這樣吧。

其他人也是這樣做自己的啊。真正的我自己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應該不重要吧,不去想這個應該是沒關係吧。安撫那些蠢蠢欲動的不安,我們懷抱著對自己的疑問睡著,醒來再繼續假裝,騙自己我們真的在「做自己」。

實際上,大部分做自己的人,是做了他別人眼中的自己。

他人追求新創產業,自己就跟著追求新創產業;他人成為自由接案者,自己就跟著想成為自由接案者。其實不過是出於「好像很酷」「大家都是那樣做的」的模仿心態,又或者只是擔心真實的自己沒有辦法肯定,而用來掩蓋的一種擬態而已。

新創產業、自由接案者,正形成風潮

若成為別人眼中的樣子是「超我」,全然不負責任的自己是「本我」。

那做別人眼中的自己就是「偏向超我的自我」,而我們需要的是更「偏向本我的自我」。因為「偏向本我的自我」代表對自己的溫柔、以及更重視自己的感受,更誠實讓自己的第一感受浮現。

什麼是第一感受呢?是你受到刺激後第一個反應的期望,在被社會價值壓抑下去之前,這樣的期望可以忍住,但遲早要被正視,否則有一天我們將變得不期不待,而失去努力的動機。

溫柔對待自己,真正的作法是,我們不要消耗太多精力在那些假裝正在「做自己」的工作上。省下的專注,平衡的分配在我們想完成的事情上面,最終可以做到更多事情。

而如果要溫柔地對待自己,避免落入盲目跟風做自己的地獄,首先我們要先理解自己的樣貌,才不會輕易被牽著走。理解自己的樣子,除了要誠實跟自己對話,也要看看其他的選擇。看見選擇的多樣性,才能夠慢慢從中梳理出自己與世界的異同,從中找到真正的自己。

真實的前進來自於體驗,今年夏天
百工日記,邀請你一起做出選擇,勇敢前進。

百工日記挑戰賽》為你準備了提前體驗職場的最好機會!

一起用一個月,認識百種職業,為你的職涯增加更多可能性!

>>> 2–3人一組,我們要報名
>>> 了解更多這活動,去活動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