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性 MDLSX

一個很好的表演,跟更好的概念

原本沒什麼期待的情況下,陪朋友去看了台北藝術節的中性 “Middlesex”。

老實說本來還沒有特別想去,我比較通俗如果是表演的話喜歡看musical歌舞劇,對於(看起來)太過前衛的東西對我來說沒太多吸引力。

但是看我之後卻覺得人真的還是不要太先入為主,因為這演出真的讓我 目。不。轉。睛。的好看,從頭到尾,從要表達的意識到編排,從演員的張力到音樂的選擇,從聲光到影像,都是如此無法預期的精彩。

很想寫的更詳細豐富來描述此劇的深厚感染力,很希望跟更多人推薦和分享這種感動,但一如過往的,我的文筆,遠遠沒有我的內心來的細膩。好比我說出口的話,也時常無法表達我1/3的情緒。

但或許可以說說對於”中性“這個概念。

看演出的人,大概有超過一半是所謂的同志吧,我其實很不會分辨他人是不是,有可能是對這方面不敏銳,但也可能是根本不太在意。誰愛誰,誰認為自己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這都是每個人的自由。

既然沒有人管我為什麼中午要吃涼麵,不會在乎我為什麼只喜歡帶珍珠耳環,或是每天一定要洗頭,那為何我們有資格或是閒情去在意那個人是男是女,喜歡穿裙子還是穿褲子?

除了沒人有權限去加註在他人身上所謂的刻板性別定義和責任以外,我也認為,去特別區分所謂的男性,女性,其實沒什麼太大的必要的,甚至會抹殺到很多潛能。

檢視我自身,我一直都比身邊的男性更乾脆,但同時衣櫃里的裙子還是比長褲多;我沒有任何粉紅色的飾品也不喜歡研究化妝教學,看的武俠小說比言情小說多10倍不止,但我還是很多好朋友是非常有女人味的女生,我們還是會聊衣服鞋子和明星八卦,會一起做指甲種睫毛。

我從小到大的個性確實比較像男生多一些,但也實實在在的是個異性戀,愛過的男人也沒少過。

我身體無法否認的是女人(也不會想要否認甚至喜歡),但是思考或是辦事起來像個男人。

我是女生,也是男生,是中性,是男女荷爾蒙混合比例獨特的自我。

我并不會因此困擾,甚至有點引以為榮。畢竟是與眾不同。甚至可能要特別創造一個類別來歸納。

能夠這麼認同自身,無論是好是壞的特質,像男像女的心思,已經是種inner peace,是不需要尋求他人認同的快樂,是能夠被轉化成非常強大持久的力量。

我很幸運,家人和成長環境,接受的教育和讀過的書,看過的世界和認識的人,都是開明的,都是幫助我更了解自己特質的引導力量。讓我從來不曾覺得需去定義或是解釋自己,讓我接納和認同這樣的雙性/中性特質。

而如同”中性”這個表演,希望藉由藝術,能夠讓或許還在困惑摸索逃避拒絕自己的本質的人,理解到,性別,年紀,性向,品味,種族,長髮,短髮,喉結,乳房,月經….都只是名詞,而名詞所有意義都是他人賦予而非永恆真理,

而”我”本身,才是最重要的主詞,是決定之後句子的文法的關鍵,是大部分放在句首的開頭。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