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追夢,還是有點道理的

如果在早幾年,你告訴我要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不要屈服于現實,

我一定會覺得你一定是涉世未深,所以才會如此熱血。

畢竟當時的我自以為老練世故,以為懂了人心險惡和職場隱和顯的規則。

但是現在的我,卻一直告訴身邊的人,要持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并讓他順氣自然的發展,結果終將會不會太差。

這可是我自己的經驗談,而不是日劇看太多(根本不看)。

如同我,如果你問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就算具體說不出來個什麼,我也可以告訴你是一個需要很自由,很多創意,很多文字和書寫的工作。有空間讓我表達自己,并由此獲得認可和賺錢。

我從來就沒有想當一個懷才不遇但滿腹才華的人,我一向知道現實跟理想雖然說不是mutually exclusive, 但也還是有距離。

於是我上學,讀了也不知道有沒有那麼喜歡的科系,然後開始上班,做著看似不錯但是看似跟我真正的興趣沒有那麼大關聯的工作。但是因為發展很不錯,和待遇優渥,我也就覺得這樣才是大人的成熟人生,即使不那麼十全十美,但是汲汲營營的模式好像更合理跟主流。

於是我成了一個十足的實際派,於是我認為這才是現實,有妥協跟有獲得。對於那種辭了朝九晚五工作去逐夢的人,我大多是嗤之以鼻,覺得他們跟社會脫節。

至於我那比較浪漫和詩意的一面,只會在很少很私密的地方流露,畢竟,他不能當飯吃,畢竟,在大多數的場合也太不合時宜。

但或許是某方面的倔強,讓這個小小的火焰也持續以一種很容易被忽略的弱度燃燒著。 他只會出現在我談戀愛時(非常少的時間),旅遊時(但是過了就沒了),寫公司的企劃和推文時候(自得其樂的小心思),聽到一首歌或是看了一部電影后。

我繼續看書,雖然速度緩慢,我偶爾寫點東西,雖然頻率極低。但是,總算是沒有斷過,沒有真正失去那一面的自己。只是變得比較隱性而已。

但事情其實常常以你無法預料的方向發展,在我恍然大悟之前,現在的我,竟然就是靠著我的興趣和專長討生活。

辭職了高薪的工作,在我還沒想好到底下一步要怎麼走以前,老闆就讓我以一個自由工作者,但還是有固定良好的收入,做著我熱愛的和拿手的創意活。

不用去管財務,不用去監督人事,不需要再為地面關係煩惱,現在的我,只需要專心在這些行銷,設計,發想的領域。

不會太忙,也不會太閑,還是有點壓力,但是大部分都很駕輕就熟。

最重要的事,現在做的這些東西,完全都是我真正感興趣的,是真正具有熱情的,是會想要盡善盡美的。

這都是始料未及的。

所以,我想說的事,不需要無奈的說必須為了現實犧牲自己的夢想,不要愁眉苦臉的抱怨現在的工作也是湊合著做,不要認為興趣和熱誠是屬於傻子或是有錢的階層的專屬物。

找到自己的興趣和專長(希望他們兩者是同樣性質的東西),然後想辦法找機會在現有的工作中展現它(如果現在的工作真的沒有辦法,那就換個稍微可以發揮的職業),不要忘了時常運用和精進它,不要忘了自己的初心(俗氣但是千真萬確)。

總有一天,在你可以具體指出哪個時間點以前,你就會發現,你可以靠著你的熱情養活自己,然後享受工作和人生。因為那時候,工作和人生已經密不可分,已經是同義詞,而你都會全力以赴對待。

你的努力,能力,都會自然而然地獲得賞識和具備實際金錢價值。

當然這個前提是你喜歡的事情是某種正當的興趣。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