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ness: Aug 10﹣12 2016

我擅長的就是把工作和玩樂結合在一起

  1. 因為代父開會的關係,我在暌違加州14年後終於又再度光臨.我在飛機上想想也真夠扯,我過去四年去了三次葡萄牙了,連約旦以色列都行走過,但是加州一個離我這麼近的地方我竟然這麼不常來,而且還虧我還是半個西岸人。這是所謂的捨近求遠嗎?但是如果我之前不去過其他這些冷門小國,我或許比較不會懂得欣賞加州這種平鋪直述,地大物博之美? 畢竟所有事情都是一種比較.
Lemon Tree in Orange County

2. 坐了美國國內線飛機后的新心得,如果是短程飛行就算了,但是如果是長程的,要選亞洲航空公司還有另外一個理由(其他的寫在上一篇了),就是美國父母對小孩子在飛機上哭的態度都非常放任,就算哭一整個航程也不會稍微責難一下,反觀亞洲父母,通常就會覺得自家小孩哭實在太叨擾到其他乘客了,就會馬上管教制止. 亞洲航空的乘客大多都是亞洲人為主,所以被嬰兒哭聲打擾到的幾率相對較低。這個跟喜不喜歡小孩沒關係,是嬰兒跟飛機就是無法go hand in hand.

3.我坐飛機有一個習慣:如果是短程(三小時內),就做靠窗,以為起降的風景,不管看幾次都不會膩;或是去一個新地方,也會選窗邊位。但是如果是長途,就會坐走道,因為這樣去上廁所比較不會麻煩到其他乘客。這個心情說明了我多怕麻煩別人的個性。

看到Washington State 招牌:Mt.Rainier 雪山

剛剛說的是是我的習慣,但是可以分享一下如何比較容易做到旁邊沒人的位子的心得。第一:選倒數第二或是第三排的位子,因為一般人都很喜歡搶著做前面(其實加上等行李時間坐前面并不會比較快),或是有些人很喜歡坐最後一排自以為沒人或是可以去galley拿水比較方便,所以只有倒數第二第三排的位子是最冷門的 第二:如果是2/4/2, 3/4/3 這種座位飛機,基本上人之常情都最討厭做中間的,因為感覺好像最擁擠,殊不知大家都抱著這種心態,結果中間那排,尤其是中間的位子,常常就會空出來,因此,如果選中間那排的走道位子,旁邊是空位的幾率就比較高。 這是多年的經驗之談。

4. 美國人真的好愛開會,我這次終於深刻體會了。原本說好的3小時,變成了7小時的會議,真正有討論到的內容濃縮一下我覺得大概1.5小時就可以說完了。到底是他們話太多,還是太尊重民主,每個人的意見都要傾聽?

這次去開董事會一開始還蠻緊張的,畢竟我之前根本沒有參與這家公司的任何業務,單純是父親希望鍛煉我所以只能硬著頭皮上。雖然之前研讀了不少相關資料,但畢竟是完全不熟悉的產業和市場,所以一直抱著擔心會出糗的戰戰兢兢的心情。好險完全可以接的上話,甚至可以發現有些董事也搞不太清楚狀況但是卻很敢裝懂在那大放厥詞。

也以此警惕自己,對於自己不太明白的事物,還是千萬不要高談闊論或是硬要發表意見,因為連我這種門外漢都可以看透了,更何況行家。本來就知道的道理,但是時不時親眼看到負面教材,還是有很大的提醒作用的。

5.美國人確實得天獨厚的很幸運,就因為以前二戰時候乘機篡位,加上金本位的制度和英語是世界語言,上一代和這一代的人可以說是不需要太努力就可以有很舒服的人生。我知道這樣說難免以偏概全,但當我坐在南加州海邊的辦公室,看著這些并沒有特別出色或是勤奮的人,坐擁著這些成就和舒適,而我在亞洲的同才們,日夜比他們努力的汲汲營營過生活,得到的(物質)卻不到他們的1/3 ,就忍不住會感到不平。

歐洲人不需要說了,他們也過的蠻辛苦的。

6. 帶媽媽一起去出差,雖然一直開會沒法太多時間陪她,但是能夠再度一起出行也是蠻好的。明明常常在飛行的兩人,算起來竟然有12年沒有同一時間一起在Seattle Airport一起搭機 (但這次還是不同航班).

7. 看到一句話 “虐待一個被虐狂是沒有意義的“.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