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2017,關於大法官的一些統計

作成解釋的數量與案件類型

去年一整年,大法官一共做成16號解釋,從744號759號。如果以案件類型來看,從744號到756號是一般違憲審查類型,757號解釋是706號的補充解釋,最後做成的758號到759號,則是普通法院和行政法院間的審判權爭議問題。

和過去十年間所做成的解釋數量相比,今年是很有斬獲的一年,我們從下圖可以發現,做成的數量和前幾年相較,攀升回到9年前的水平,相信現在的大法官團隊,明年肯定會做出更多的解釋。

以下這張圖除了提供司法院院長上任的時間外,也將大法官更替的大致時間標記上去,其中藍色字體是現職大法官。

違憲比例:近七成

去除掉補充解釋、統一解釋後,剩下13號解釋,其中違憲比例若干呢?要回答這個問題並沒有那麼容易,因為每一個聲請案可能有數個標的,大法官也可能會以不合法先不受理其中一些標的。以一個比較簡單的方式來統計,如果解釋中有一個部分被認定違憲,該號解釋就歸類為違憲解釋的話,大概可以統計如下述結果。我們可以發現在13個解釋中,合憲解釋有4個、違憲則有9個,違憲率近7成。至於每號解釋所涉及的基本權,也請參考下表。

作成解釋的月份分佈

如果以月份分佈,做成最多解釋的一個月是12月,出現5個解釋。其次是7月,也就是大法官休庭前一個月,共有3個解釋。而4月、8月、9月及11月等四個月沒有解釋出現。就大法官8月份休庭的介紹,請參考「大法官的暑假有多長?」一文。

出具意見書的比例仍高

一起讀判決2年半前曾經統計567號解釋到729號解釋的意見書數量,當時的結論是:在652號之前,超過3份意見書的釋字並不多見,平均是1.5份意見書、0.35份不同意見;但在678號之後,4份以上的意見書是基本盤,平均是6.7份意見書、1.07份不同意見。

以下繼續統計近三年的大法官出具意見書的情形:

104年的8號解釋(727–734),大法官共出了63份意見書,平均每號解釋是7.88份。

105年的9號解釋(735–743),大法官共出了83份意見書,平均每號解釋是9.22份,當年度的釋字737號解釋「偵查中羈押程序閱卷權」,意見書來到有史以來最多的12份。

今年,則略有所降。16個解釋中,大法官共出了128份意見書,最少的是釋字748號同性婚姻案,只有2份,最多的則是744跟746號解釋,分別都是11份,平均每個解釋有8份,如下圖所示。

案件繫屬多久?

最後一個要提出的問題,並不是要去指摘現在的大法官團隊,事實上這屆大法官非常令人驚艷,而是要指出一個結構性現況,我們現在做出的大法官解釋,平均是四年前的聲請案。以下統計,將做成解釋的時間扣除原本聲請時間,來計算每號解釋繫屬的時間有多久。

必須先加以說明的是,聲請書上的時間是聲請人自己押的,並不是司法院收到案件的時間。此外,每號解釋可能有數個聲請人併案處理,本文是以最早那份聲請書所出具的時間為準。唯一的例外是釋字755跟756號解釋,該案聲請人邱和順的律師並沒有押上日期,數據來自民間司改會新聞稿指出的聲請日期

去年這一年做成的解釋,平均時間繫屬時日是1463日,大約是4年。

繫屬最久的前三名包括:釋字749號解釋「計程車駕駛人定期禁業及吊銷駕照案」,繫屬了9年多。釋字751號解釋「命應履行負擔之緩起訴處分確定後再處罰鍰案」,跟剛做成的759號針對普通法院跟行政法院權限衝突的統一解釋,都繫屬6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