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辱還是光榮?從大歷史角度看滿洲近代史

⽂:Augustus Lee

Look at the way people vote with their feet before you judge which society gives them better condition. — — Milton Friedman

在你判斷哪一個社會能給人們更好的生存條件之前,先看看他們用腳投票的方式 — — 米爾頓•弗里德曼

脚不会骗人

進入本文正題之前,我先解答一下很多人的疑問。有人問我為什麼不愛中國卻愛滿洲,這是不是邏輯不自洽?

首先,我並不否定愛國主義,好國家就是可以愛嘛。比如說美國人越愛美國我看了就越高興。如果一個國家能夠提供地球上其他任何國家都不能提供的自由和機遇,這個國家就具有一種超越性,就值得愛。愛美國的本質是愛美國精神,美國精神是一種得到公認的價值觀的集合,在美國有著深厚的傳統,這種價值觀的集合如果被廣為接受和傳播,就會讓自由得到極大的保障,所以說愛美國歸根結底是愛自由,愛自由歸根結底是愛自己。這和我一貫的道德觀沒有矛盾之處。這也就能夠解釋為什麼全世界那麼多非美國人都愛美國了。正如一位猶太父親對自己的兒子說的那樣,”Because, son. We were born Americans, but in the wrong place.” (兒子,我們是生錯了地方的美國人。)

為什麼我總是提滿洲?原因很簡單,我就是那的人,土生土長,對自己的家鄉和那里的人非常的了解。如果要求我對四川的事情娓娓道來,我是絕不能勝任的。你讓我講四川,我只能給你寫出個一個星期左右的遊記,再多就沒有了,我在成都時問路,當地人講當地話我是聽不懂的。

桂枝的知識分子,往往都會問自己一個問題:「中國該向何處去?中國的問題怎麼解決?」並試圖做出自己的解答。我覺得這個問題問得很狂妄。桂枝的各個地方,從地理條件、氣候條件、資源分布、人口密度、民族構成、語言文化、經濟模式上差異非常的大。暴政是全桂枝面臨的唯一一個共同問題,如果將來這個問題消失,每個地方面臨的大問題都不一樣,如何構建自由社會,如何創造經濟繁榮,不存在一個放之各地皆準的方案。像國民黨那樣搞一個領袖,一個政黨,一個主義,搞全國上下一盤棋,搞大一統,是「致命的自負」,是反智主義,最終還是「通往奴役之路」。

分崩离析中的 EU

歐洲的事實已經告訴我們,經濟發展程度,自然稟賦和人民性情差異極大的地方,別說共用一個中央政府,連共用一種貨幣都會導致災難性的後果。(桂枝沒這種感覺是因為桂枝一直以來一直浸泡在災難當中)在科學研究和工程技術領域,Divide and Conquer是解決大規模錯綜複雜問題的最有效的辦法。知識分子的知識肯定是有限的,尤其是對於桂枝這麼大的一個國家,所有人的認識肯定極其的不全面。我為什麼在談你國的時候大部分是在談滿洲,因為我只有對滿洲才有非常全面而且深入的了解,別的地方我不大說得上話,我一直承認這一點。對於我來說,發展出你國解T論並非出於什麼作為滿洲人的自豪感,而是我的一貫思維方式和價值體系的外延和直接產物。我敢打賭,哈耶克如果被要求對桂枝解體論發表看法,他一定會讚成。

滿洲國地圖

下面進入正題。

一、用腳投票

長期以來,支共對滿洲的近代歷史,尤其是對滿洲國,一直進行喪心病狂的妖魔化,最近為了搞統戰對國民黨的妖魔化都有所收斂,但是妖魔化滿洲國和滿洲近代歷史是毫不含糊的,似乎滿洲人民在20世紀前半頁一直生活在恐懼和痛苦之中,Which is totally untrue.

人口統計不會撒謊。1851年,清帝國關外龍興之地,也就是滿洲,總人口約300萬,60年之後的1911年,滿洲總人口增長至約1800萬,是1851年的6倍,平均每年增長25萬。至1931年918事變,滿洲總人口約3000萬,是1851年的10倍,比1911年多出2/3,平均每年增長60萬。1945年二戰結束,滿洲國人口約4500萬,比1931年增長了50%,是1851年的15倍,平均每年增長107萬。而1851年到1945年的近一個世紀中國的總人口幾乎沒有變化。當時沒有抗生素,近現代醫學的作用非常的有限。滿洲人口的爆炸般增長並非自然增長,主要因素是移民。

據可能,「闖關東」總規模超過2000萬人,號稱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移民潮。也就是說,從清末到1945年,不是數以百萬計,而是數以千萬計的人為了追求溫飽和幸福來到滿洲。在支共重點妖魔化的滿洲國時期,短短的十四年滿洲的人口就增長了50%,年均增長107萬,其中大部分是移民。正如本文開頭所提,在你判斷哪一個社會能給人們更好的生存條件之前,先看看他們用腳投票的方式。

在關內你國人數以千萬計的用腳給滿洲投票這一事實面前,支共的妖魔化很顯然是站不住腳的。什麼亡國奴,日寇鐵蹄,水深火熱……完全都是些不著邊際的話。

08年春節,正逢CCAV熱播電視劇《闖關東》,除了最後抗日那段特別扯淡之外,拍的還是不錯的。當時我正在大連我爺家過年,就問他老人家我們家是不是也是祖籍山東,我爺說是,祖籍山東煙台蓬萊縣(or 蓬萊府?whatever)我爺爺的太爺爺他老人家,也就是我的曾曾曾祖父落腳長春西北的農安縣,開始定居滿洲繁衍生息,推算起來那也得是19世紀中葉的事情,我祖宗算是最早闖關東的那批人之一。

電視劇《闖關東》的主人公朱開山一家老小在山東瀕於餓死,半袋子小米當彩禮娶媳婦半道還叫土匪給搶了,一家子實在活不下去,於是踏上了闖關東的征途。到達滿洲的第一個春節,飯桌上不但有了熱騰騰的餃子,還有雞、魚和肉。朱開山一家在滿洲寶地的護佑下,逐漸由一無所有的山東盲流,變成了生活富足的地主,後來又變成居住在城市的資產階級,可以說是幾代闖關東人的一個戲劇化了的縮影,雖說是電視劇,但與真實的歷史出入並不大。

正是因為闖關東的人生活普遍得到了極大的改善,由瀕於餓死到能奔小康,所以口耳相傳之下闖關東的人潮才持續了一個世紀。我曾曾曾祖父空手來到滿洲,只過了一代,到了他兒子、也就是我爺爺的爺爺,就已經置下了900畝地的家業,900畝地在關內中國夠得上超級大地主了,在滿洲是很平常的事情,且不說那滿洲黑土地質量還甩開關內幾十條街。

與很多人想像和支共宣傳不同的是,滿洲國成立後,日本人並沒有大規模掠奪百姓的土地,1945年,85%以上的耕地都掌握在滿洲本地私人手里。

「九一八」以前東北土地即較關內各省集中,東北淪亡後,日寇經過原有的封建勢力繼續統治農村,縣、村、屯的警察、特務、協和會、興農會、合作社、配給所等統治機構,都由地主掌握。當時東北農村土地除了經日寇強占的約為東北總耕地百分之十到十五的「開拓地」、「滿拓地」及日本人的「私有地」外,餘則仍操在地主階級的手里。

— — 摘自1947年9月《人民日報》文章:《一年來東北解放區土地改革》

即使是這10%-15%的不在滿洲人私人手里的土地,光從張作霖家手里就沒收了300萬畝(你沒看錯,300萬畝),且滿洲直到TG建政之後還有大片的未開墾土地,當時根本就不缺地,所以在1931–1945年日本人獲得的土地里肯定還有新開墾荒地。再者,土地兼並,購買和流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二、大歷史看滿洲

為什麼世界上這麼多的文明,只有歐洲能獨立發展出現代文明?為什麼歐洲文明生根北美之後能夠越發繁盛、登峰造極?為什麼直到20世紀地球上仍然有跟我們同屬一個物種的人類還處在石器時代?我們在談論一個地區社會經濟發展的時候,其自然稟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自然稟賦高的地方未必發展得好,則自然稟賦短板太多的地區則一定發展不好。

肥沃的適宜耕作的土壤,交通便利的平原,涵養水源的山區林區所發源的水量較恒定的河流,豐富的礦產資源,出海口,等等,這些都是有利於文明發展的自然因素。尤其是工業時代以後,礦產資源的權重變得更大了。之所以西歐北美很容易就搞出工業革命,與他們那里豐富的煤炭和鐵礦石資源是分不開的。這些優勢的自然條件如果恰巧搭配得比較得當,即便是原有文明比較落後的地區,比如北美,一旦現代文明的火花落到上面,馬上就能迸發出巨大的發展動力。

怎樣致富?發展工業,發展科技是條正道,但是光有主觀願望是不現實的,發展工業也是要成本的,也就是說,有些地區發展工業是很便宜的,有些地區發展工業則要付出很高的代價,不具備競爭力。就好像2米26的人非常適合打籃球,1米6的人如果也想打籃球,付出的努力再多,基本上也沒機會跟2米26的人競爭。而且1米6的人很可能就知難而退了。

滿洲一度是全世界最富饒的地區,而且我實在想像不出一個地方究竟要什麼樣子才能比滿洲更富饒。所有能夠為一個現代化國家助一臂之力的自然條件都集中在這一個相對獨立的地理單元內。肥沃的土壤,一望無際的平原,水量穩定的河流,三面環山,大片的森林,天然良港,豐富且易於開采的煤炭、鐵礦和石油資源,以及種類繁多的有色金屬資源。這麼多的好東西,直到19世紀末還靜靜地躺在那里,無人驚擾。那感覺就好像雷神之錘和亞瑟王之劍,就等著命中注定的主人來把它從頑石里拔出來,然後大放異彩,驚動世界。

亚瑟王的石中剑

滿洲的近代史可以用波瀾壯闊來形容,完全跟屈辱掛不上鉤。你要說美國黑人奴隸被人強行送到北美,比較屈辱還有些道理。但是滿洲的移民都是用腳投票,懷著求生存,求發展的心態,自己欣欣然跑過去的,跟美國的白人是一樣的心態,何談屈辱呢?十九世紀中葉開始的「闖關東」移民潮,實際上為日後滿洲的爆炸式發展買下了另一個伏筆,勞力Labour! 當是時,滿洲的大自然和勞力都準備好了,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1903年,東清鐵路全線貫通,西起滿洲里,東至綏芬河,中間從松花江上哈爾濱分叉,直搗大連。這樣,南接太平洋,西邊經西伯利亞大鐵路一直通到西歐,全長2400公里的丁字形滿洲鐵路大動脈就形成了。那時候的鐵路,就好像現在的信息產業一樣,屬於高科技,在美股大受追捧,既有人一夜暴富成為鐵路大亨,也有人因為泡沫破裂而傾家蕩產。尤其是在當時比較落後的東亞,鐵路更是新鮮的東西。在滿洲修鐵路非常的便宜,滿洲平原多,地質條件好,施工難度小,森林也多,枕木不愁,而且很快南滿建起了鋼鐵廠,鐵軌也不愁了。從那開始滿洲就騰飛起來了。

1905年日俄戰爭後,以長春為界,南邊叫南滿道,日本經營,北邊叫中東路,沙俄經營。沿途建起殖民地城市,哈爾濱,長春,奉天(新城),大連。北邊從歐洲直接舶來的精粹點點滴滴地滲入,南邊脫亞入歐的日本搞的還是歐洲那一套。整個滿洲腹地也因為鐵路大幹線的開通而在經濟上融合成一個整體。至此,五大要素齊聚滿洲:

1 自然資源 Natural Resources 滿洲提供

2 勞力 Labour 闖關東移民提供

3 投資 Investment 日本,俄羅斯,歐美企業提供

4 人力資源 Human Capital 日本,俄羅斯提供

5 交通 Transport 日本,俄羅斯提供

1903年以後直到1945年,滿洲駛入了發展快車道,將亞洲除了日本以外所有地區遠遠地甩在了後面,無論是張氏政權時期的發展:自產汽車,華語圈學生最多、經費最充足的大學(東北大學),華語圈唯一陸海空三軍俱全的軍隊;還是滿洲國時期的發展:門類齊全的工業部門,各種亞洲第一,數據我都懶得列了。

1920年代,滿鐵曾經出版過一本英文書:Manchuria,The Land of Oppotunities, 這話說的是一點不假。總之1945年滿洲被你國吞並的時候各種指標甩關內幾十條街,很多指標都是幾十倍甚至一百多倍的超。你國1990年代的城市化率與滿洲1940年代相當,差距整整50年。盡管相對來說,滿洲在支共建政後不間斷衰落了60年,但是比城市化率和人口教育水平,在各個大區里,滿洲還是第一,可見60年前那點底子有多厚。

机遇与梦想之乡—满洲国

當然本文的主旨並不是說過去多牛逼,這個意義不大。本文談論的是如何看待滿洲近代史的問題。滿洲是移民國家,也是各種文化交融的國家,來到滿洲的移民是懷著改善自己境況的心態來的,用英文講就是in pursuit of happiness. 不管是關內中國的移民、俄國人、日本人、北韓人、台灣人,還是猶太人,都是預期自己境況會變好才來的。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達到了這一目的。

在這里,自然資源,勞力,資本,人力資源和便利的交通非常完美地結合了起來,關內移民、俄國人、日本人相處得也不錯,關內移民享受日本人和俄國人的先進制度,學習他們的先進的技術和經驗,而且並沒有民族自豪感這種惡心的東西來阻礙。各取所需,互利互惠。

滿洲人究竟對日本人是什麼感情?1 黑省立碑事件能很好地說明這個問題。2 Google 日本遺孤。 3 你看台灣人現在對日本什麼感情,如果不是支共洗腦,滿洲人只會比台灣人更親日。因為在滿工作的台灣人都明顯感覺到,在滿日本人比在台日本人更謙虛更和善,在經濟和建設上日本也是滿洲優先,本土第二,然後才能輪到北韓台灣(在滿台灣人回憶錄為證)。盡管滿洲也有衝突,但是合作共贏大發展是當時滿洲的主流。當時的滿洲國在東亞是進步的國家,彼時彼地,肯定不能以當今美帝的標準來衡量。

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墙

看人們如何用腳投票永遠是衡量一個國家好壞的最好辦法,永遠不會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