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继业:中国对晋民族种族迫害的见证 — — 一份历史犯罪心理学报告

文:沈煜泰

中国帝国主义者说杨老令公是“中国抗辽民族英雄”,这个说法是一系列政治欺骗的合体:

第一,中国本质上就不是民族的共同体,何谈“中国民族英雄”?历次中国世代都是奴役各民族的监狱,是建立在各民族的尸体上的埃及式费拉帝国,而共产中国更是反常国家,是比以往历次中国世代都更凶险的民族之敌、人类公敌,列宁主义本就是无限制的系统暴力。所以如果“中国民族”的说法能成立,那么“罗素是教皇”就是一个事实。

第二,“抗辽”本身就是一个无耻的谎言,跟“抗美援朝”,“对越自卫还击战”一样,杀人犯竟然能反过来诬蔑被害人是凶手。既然杀人犯还想在国际社会假装守法公民,我倒想劝杀人犯再公开说一句:“按照我们中国这一套,从来都是子女生育父母”,这样更有助于保持逻辑自洽。

第三,杨老令公的确是一个英雄,但他不是中国的英雄而是晋国的英雄,正如肖邦不是俄国的天才,而是波兰的天才。中国帝国主义固然可以摧毁一个民族,掠夺他的财富,但是这个民族的历史也就因此成了中国的历史?难怪波尔布特对政治犯活体取脑进补,因为这样一来就不会被人骂作是报菜名了。

第四,杨老令公的英雄事迹在于抗宋。杨老令公对中国侵略者的作战经历,才是他的英雄事迹;杨老令公对辽国的作战经历,是一位武士的悲情和崇高,他不愿意选择武士道以保全自己个人的荣誉,而选择士道以便尽量保全人民。同时又是整个晋民族悲惨命运的写照:明明中国帝国主义才是我们的敌人,辽国是我们的盟邦,而我们不仅不能报仇,反而还得被敌人驱使去侵略盟邦。晋民族屈辱的苟活,晋国骑士屈辱的隐忍,中国恶棍洋洋得意的嘴脸,友邦人民无端受到摧辱,大家都看到了么?

本文的目的是要打破中国人毁灭和伪造历史而制造的无知黑幕,努力在历史和社会的意义上成为法医或者侦探,通过民族谋杀犯遗留的蛛丝马迹,把中国帝国主义者作案和毁灭罪证的过程还原出来。

我们首先遵循脱脱所著《宋史·杨业传》[1]来叙述历史经过,同时着力清除中国士大夫的精神污染,以正确的历史观重新认识历史。

杨业是并州太原人,其父杨信是麟州刺史。土豪出身的杨业自幼就勇武善战:“幼倜儻任俠,善騎射,好畋獵,所獲倍於人”。从弱冠开始即被委以军职,直到知天命之年一直忠诚可靠地为祖国服务。他以骁勇著称,屡立战功,在人民身处动荡、战乱的黑暗日子里,为人民带来安全,因而被同胞感激地誉为“杨无敌”。这一荣誉日后却被中国帝国主义者和市井无赖利用来杀害他。

中国侵略者赵匡胤强攻太原,却在英勇智慧的晋民族面前出尽了洋相,竟然丧心病狂地掘开汾河水灌太原,可惜如此下三滥手段仍然挽救不了失败的命运,撤退之前还不择手段地掳走太原附近的平民。之后中国人发扬祖辈相传的“柿子先拣软的捏”的市井智慧,又把侵略矛头转向南方的诸夏邦国,使得文明富庶善良的南唐、吴越等兄弟邦国统统遭遇灭顶之灾。待新的中国靠着诸夏各民族的血肉重新建立起来之后,北汉已经是汉字世界大陆部分仅存的自由邦国,并被中国两面包围,成为内亚朝向东亚的一个突出部。

赵光义谋杀赵匡胤成为中国人的新僭主,事后种种迹象表明赵光义的阴险狠毒远在其兄之上。中国在新僭主时代终于能够腾出手来解决北方的突出部,于是再次发动侵略战争,并且击败了三心二意的辽国援军。杨老令公看到晋民族在连年战争中牺牲惨重,而辽国的保护也指望不上,不愿意以晋民族的被灭绝来保全自己免于受辱,于是建议刘继元投降。杨老令公的崇高境界,中国人是理解不了的。中国人一说勇武就以为是苏联兽军那样的滥杀无辜。其实杨老令公就是波兰骑士在东亚的翻版:不仅拥有卓越的武力,而且更知道如何正确合理有节制的使用武力。后来的中国人史可法以平民和部下生命来成全自己荣誉的做法,跟我们的老令公形成鲜明的反差。中国人跟晋国人的差距是文明的档次、文明的质量方面的差距。

事实证明,我们晋国人还是太善良。要知道西方人再怎么发挥想象力也想象不到古拉格、托斯棱真正能达到的恐怖程度。同样地,不管我们再怎么骂中国人,中国人实际上能坏到的程度,都可以把我们的骂人话变成事实上的美化。中国暴君没有因此放过晋民族,他处置投降的太原城市群的做法就是纵火焚毁之后再引汾、晋二水灌城[2][3]、并把幸存的太原女性充作性奴,其中刘继元的宫女被赏赐给中国兽军大小头目[4]。事情再明显不过:所谓中国统一,就是把原先自由的、富有创造力的、不亚于希腊城邦的诸夏邦国公民,在精神、物质、社会组织方方面面进行阉割,使之变成国家机器的奴工。

中国僭主得到杨老令公,大喜过望,他知道幸存的晋国骑士将大大提升中国的军事实力。毕竟中国这种东亚费拉帝国,本来就处于文明边缘区,严重依赖内亚的技术输入,而在暴宋建立之前这条路就已被中断,再加上千年费拉化使得社会严重散沙化,武德方面就更不要指望了。

我们不难看出:中国僭主之所以允许这些晋国骑士苟活下来,还给予虚假的荣誉笼络人心,并不是杨老令公之前主动放弃抵抗所换来的相对宽待,而是多亏了内亚的辽、西夏等邦国没有被中国“统一”,致使帝国需要能干的保镖。说穿了,杨老令公的生命安全和生活待遇本质上是辽国给予的有辽国在,中国才对晋国骑士们藏起了狰狞的真面目,批上了伪善的统战画皮。被迫沦为中国人的诸亚和诸夏民族最应该掌握的经验是:分裂中国在任何时候都能保障你的自由,而统一中国则是把你变成走肉。如果你不得不跟中国打交道,你就必须拼命提升自己的统战价值,而统战价值的高低,就是你修理中国的能力的强弱,其中以摧毁中国的能力最为上品。我们都看到了:中国自古以来对于文明善良的民族总是无情摧毁,还要把后者变成郜艳敏。

《血色浪漫》女演員飾演被人販子拐走的「最美女教師」郜艷敏

杨老令公被迫以武力事奉民族的仇敌,掉转枪口朝向过去的盟友和保护者,为中国僭主取得了中国费拉兽军自身根本不敢奢望的战果,以至于“契丹望見業旌旗即引去”,引发了中国兽军头目的嫉恨。这种嫉妒的成因至少可以归咎于以下几方面:一、晋民族骑士的勇武和担当本身就构成了对中国野兽无声的嘲讽:中国兽军头目从来战胜不了我们的男儿,只能在我们的女性身上发泄兽欲来挽救自尊。他们这点仅存的自尊,无非是我们的骑士们为了保护女性而主动放弃抵抗、从而施舍给他们的,他们作为Homo sapiens,毕竟进化出来了自知之明,是无法说服自己忽略这个事实的。二、费拉社会是一种所有人跟所有人作战的社会,费拉头目对待手下的军头亦然,用同侪的业绩交替羞辱他们。

总而言之,对于中国人来说,建立了新中国,你之前的人生从此归零。这就是胡风写的《时间开始了》。

中国军头向赵光义告刁状,狡猾的赵光义阅后即把这些奏章送给杨老令公,一方面是对智力和人格双重低劣的中国兽军头目不屑一顾,另一方面也是对杨老令公恩威并施,这就是一方面往死了用你、一方面又羞辱你。这一点,二十世纪共产国际所有走狗中最廉价的走狗 — — 中国共党继承得可谓是完全充分彻底。

人渣总是想统一别人,共产人渣更加崇高,以“解放”别人为使命。中国无赖随后又开始了对辽侵略战争,霸占了晋民族的云、应、寰、朔四州,随后被契丹狠狠修理。中国的谋杀犯皇帝仓皇逃窜回首都,躲在中南海的特供空气里遥控潘美,命令后者把云、应、寰、朔四州人民掳到中国,企图重施在太原的故伎,真是化高平为济南。

杨老令公出于优秀军人的专业素养,更出于土豪式纯朴的乡土情感和责任感,首先提出了高明的作战方案。老奸巨猾的中国军头潘美不作声,而中国监军王侁王侁抛出了一个“砸烂勃烈日涅夫的狗头、油炸柯西金”式的方案,替全体中国人说出了填膺的义愤:“明明中央已经奸杀你们的女人,杀了你们的大多数男人,你们凭什么还能一再在人格智商全方位碾压我们?”原话和潜台词是:“你不是号称无敌么?”。强硬地提醒杨老令公不可忘记自己作为奴隶的本分。王侁的计划在政治上精明老道,在技术上简单可靠:借契丹之手杀死残余的晋国武士,还能确保王侁自己符合爱党爱国爱人民的政治正确,而且还要逼着晋国人自动走进毒气室。潘美假装无奈来掩饰暗爽,比王侁还多捞取了一份道义资本。

王侁准确地达成了赵光义不能说出的愿望,接下来他还必须为赵光义扮演篡改圣意的坏人,大功才算完美。本来,王侁潘美等人接连伺候柴荣和赵匡胤,如果改造不好,那就属于历史反革命。两人不失时机又深明大义,立此大功,圣上也就宅心仁厚,饶他俩不死。赵光义无需动手动嘴输出任何文字语音信息,只需要把正常人拽入中国这样一个费拉重力场,所有的质点就自动向德性重力势能的最低点运动,自己就可以永远稳坐最大赢家宝座。赵光义证明自己不愧是费拉帝王秘传心法的集大成者,所以有中国人在知乎上宣称赵光义谋杀其兄,实为历史给予中国人民的福祉,诚哉斯言!

赵光义接下来又对杨老令公子孙大打统战牌,一方面是因为东亚费拉帝国缺乏武德,离不开内亚民族晋人的武功,另一方面杨老令公的子孙毕竟生在新社会,用起来也放心。赵光义也放任舆论尽情抹黑潘、王二人,尽情塑造杨老令公的悲情形象,算是给足了死后的政治待遇,让杨家子孙,也让所有被中国奴役的诸夏各民族安心做奴隶。同时还趁机把我们晋民族的英雄窃为己有,把晋民族的美德胡说成中国费拉的美德,站在历史的链条上自觉维护亿万费拉对于中国这个伪造共同体、实为各民族监狱的认同,为历代中国僭主的千年费拉共同事业添砖加瓦。其一鱼多吃的技术真是炉火纯青。

但中国费拉没有料到的是,人民趁此机会把祖先的自由、辉煌和受难,巧妙隐晦地编入了民间文学,民族的记忆因此没有被斩断,我们才不至于被历代中国士大夫歪曲编造的伪历史蒙蔽双眼。也因此,列宁主义者在这方面就更加聪明谨慎,能够突破历史和阶级的局限,比如斯大林就把乌克兰的盲人吟游歌手统统灭绝了。

中国这个费拉场,如果没有内亚乃至西方的输入和拯救,总是自发地向更加堕落的方向无限演化。暴明开始重新划分省界,对晋人的邦国进行肢解:把雁北地区划入奴儿干都司,老令公父亲杨信所为之服务过的麟州连同周边地区被划入陕西,把残存的晋国伸入东亚的突出部冠以侮辱性的编号:山西省。这种阴险的齐民术被随后的几个中国世代继承,至今许多晋国同胞对自己的民族认同十分模糊。这是中国的一个特点:僭主之间你死我活争夺对诸夏各民族的奴役权,夺权成功后对于诸夏的奴役技术倒是一贯和连续的,同时还把这种连续性歪曲成民族的历史,所谓“自古以来”就是这么来的。

相比之下,东汉时期的东亚在文明季候上还不那么衰老,费拉化还远没有暴宋这么严重。同样是忠义勇武的晋人武士,关公就充分实现了与自身德性相匹配的人生价值,最后也享有武士之死。而各方面品德不下于关公的杨老令公就不得不被侵略者所驱遣和加害。

纵向一比较,就知道诸夏世界自从被强行中国了以后,就在腐烂的路上一去不回头了。

二十世纪以降,中国人一鱼多吃的技术又在列宁主义的春风化雨中达到空前的高度,其所谓南京大“屠杀”和“抗美援朝”就是绝好的例子。有关中国人造南京“大屠杀”之谣的详情,读者可自行阅读刘仲敬老师的文章《通州大屠殺與歷史發明學》[5]。

至于北京所谓“抗美援朝”,其实质是:一向莫斯科表忠心,继续常凯申未竟的人肉盾牌事业,否则下场还不如运输大队长;二可趁此机会借美国人之手来消灭已经丧失利用价值的 “解放战士”,满洲利亚的武士,以及刚刚征服的夜郎国、大不列滇、巴蜀利亚的武士,使得帝国成为武功的绝对垄断者,也确保毛本人不被斯大林拿掉。中国人津津乐道所谓九兵团在长津湖战役中的壮烈事迹,其实是列宁主义的赵光义、莫斯科的奴才蓄意让诸夏各民族的儿子集体冻死。北京的如意算盘是这样的:如果奴才们能在冻死之前杀伤一些美军,那就大赚了一笔;即便没有战果就全冻死了,也不影响莫斯科继续让自己做支那总督,还为日后免除家属的五分钱子弹费。

中国人逼死这些奴兵以后,还踩在他们悲惨的尸骨上,把中国帝国主义灭绝诸夏各民族的罪行强说成是所谓中国军人的荣誉。中国侵韩战争电影中的“志愿”军军人无一例外说着一口普通话,至于中国电影《集结号》当中谷子地赵二斗则干脆说一口北京话:“凑性”,让我都想问问邱少云:当年被烧死的真的是你么?你连北京话都不会说,怎么就敢冒充中国人民志愿军呢?

中国僭主屠杀掠夺诸夏各民族的邦国,蹂躏他们的母亲、姐妹和女儿,剥夺他们祖辈积累的财产,这些杀父杀母的仇人还要逼迫他们去伤害世界秩序的提供者、诸夏自由真正的保卫者,更不要说幸存下来的诸夏儿女还要在之后历次政治运动之中苟且偷生,在四倍于乌克兰饥荒的支那饥荒当中苟且偷生,侥幸活过这一切之后子孙又被新僭主限制生育!再侥幸一点活到晚年还要被毛岸英们、毛新宇们强拆住宅。列宁主义支那的一鱼多吃技术比赵光义还要无耻亿万倍,诸亚、诸夏各民族惨绝人寰的程度,比杨继业的悲剧还高出好几个数量级。

晋国人应该正确认识历史。杨老令公这样的卓越人物不是他个人或者家族美德的产物,相反,卓越的人物必定是卓越的文明的产物,就连邪教头子马克思也不能否认这一点。晋国在几千年向汉字世界贡献的优秀学者、勇武忠义的骑士举不胜举,杨老令公是我们过去亿万伟大祖先的一分子,是万牛之一毛。不是杨老令公平凡,而是我们的祖先实在太伟大。可是今天我们提起那个时代,似乎人们只记住杨家将,对于杨家将所处的伟大文明所知甚少。这是大一统帝国灭绝民族并且篡改历史造成的。

我所理解刘仲敬老师所谓原子化不单是指斩断人与人之间的有机联系,也包括在个人层面阉割一个完整的人,阉割他多方面的人类美德和才能,只剩下恰能做奴工的最基本生理机能和技能。中国就是典型的费拉化的例子:残杀和阉割自发生长出来的民族和文明,把后者变成自己的工具和原料,同时还歪曲说后者从来就是工具和原料。

被赵光义烧毁的太原城,十几个世纪以来是千百万淳朴忠义、人格强健的公民世居之所,多少代白居易和李存勖涌现出来,就像呼吸一样轻松自然。此时只是一堆燃料!

被赵光义变成性奴的女性,你能想象她们中间有多少朱淑真李清照式的优雅才女?她们中间有多少孕育和杨继业的母亲?可是此时对于中国人来说,只有作为泄欲工具的价值。

晋国,在过去多少个世纪是文明的邦国,对东亚输出文化、技术和安全,如今中国帝国主义剥夺了我们所有的人类成就,把残留的地理资源变成煤炭供应地。

杨老令公的悲剧,是整个晋民族悲剧的缩影。我们这些二十一世纪的人们绝不能让它重演。过去晋国人没有有意识地发明民族,没有跟中国切割。同时我们的地缘环境也很糟糕,我们的安全严重依赖不合格的内亚盟国。自从威尔逊世界进入东亚,皇国的力量真正释放出来以后[6](按照刘仲敬老师的说法,皇国不是通过明治维新才获得了力量,而是原有的藏在封建自由中的力量此时才释放出来。真是皇国才是自古以来就伟大,中国自古以来就邋遢),晋民族获得解放的历史机会不是没有过。上世纪三十年代皇国掀起东亚反共战争的义举,以崇高的国际责任感、无私的保护东亚和内亚免遭赤色俄国及其各路走狗的奴役。当时的阎长官表现出卓越的见识,可惜他的努力却被苏联肉盾、中国帝国主义分子常凯申毁于一旦,当然从根本上讲,整个亚洲还是被史无前例的人渣FDR葬送的。但是值得欣慰的是,我们民族虽然经历上千年的劫难,可他没有被消灭。在特朗普总统执政的时代,我们要把握住机会,牢牢依靠美国和皇国,在台湾香港相继赢得正常国家地位以后,与诸夏诸亚兄弟邦国一起恢复山河!

中国解体,上合天意,下顺民情。愿诸夏主义战胜中国主义!

参考文献

[1] [元] 脱脱《宋史·杨业传》

[2] 晋国神社·嘟嘟《为什么说宋朝是山西人民的苦难史?》

[3] wikipedia词条《北汉》: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C%97%E6%B1%89

[4] 陶晋生《宋辽金史论丛》

[5] 刘仲敬《通州大屠杀与历史发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