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们的满洲魂

文:童贞骑士

如果要我用一个东西来解释满洲魂,那我首选的一定是食物。食物最能体现一个民族的精气神,也最能让人一目了然我的满洲先祖们的精气神跟支那人之间的距离远远大于跟维京人间的距离。

满洲人喜欢吃肉,蔬菜最多只是像欧洲宫廷里盘子边上那些花朵或者芥蓝一样,纯属摆设和调剂。同支那人那种即使是最有钱的人,也只是吃饭的时候像是为了改善食欲似的,偶尔夹起一片肉不同。满洲最穷的人也是要大口吃肉的,只有觉得口味太油腻了或者咸过头了的时候,才会来点小菜中和一下口味。而这所谓的小菜多半也是血肠,酿肠和皮冻,蔬菜多半是以水果的形式存在的,水萝卜什么的吃起来爽口,跟嚼苹果没什么区别,但是谁也不能把那当成主食。这样的场景不禁让人想象,我们的祖先在大快朵颐杀猪菜的场景,大概和传说中维京人在瓦尔哈纳的纵情欢饮不相上下。

满洲传统杀猪菜

即使到了今天,满洲人宴请宾客的时候也是以庞大的食量而著称,并且我们依然习惯性地将肉类称作“硬菜” — — 意思是真正能够填饱肚子的食物。以吴越人为代表的南方人对食物精致的追求往往会让满洲人嗤之以鼻,并且将这些小里小气的异乡人看作十足的吝啬鬼。唯一几种让满洲人也极为称道的非肉类食物,大概只有豆角和酸菜,前者富含蛋白质,后者则有一种独特的,刺激食欲的酸味,非常适合大鱼大肉后用来平复胸中过量的油腻感。

维京传统筵席

那些来自传统支那农耕地区,习惯于谷物类的粮食,甚至多吃一点肉都会拉肚子的南方人大抵是不能理解满洲人的味蕾和胃肠,我们满洲人同样对他们用香料,药材炖一些虫子喝汤的行为眉头紧锁。在两边看来,对方都是不可理喻的物种,只不过南方人在口头上将我们称为野蛮的同时,心中也难免有意思羡慕,因而也常常用一些褒奖的词语来形容我们,比如豪爽,大方;相反,满洲人是无论如何也没法欣赏南方人那种对人对己都要精打细算,抠抠搜搜的心态。

精致的蟹八件

不谦虚地说,满洲人就好像近代前,狮心王查理时代的欧洲骑士,并不是特别文明,但是勇敢,彪悍。能够攥紧拳头面对最残酷的冬天,如果加以更高级文明的熏陶,那么很快我们便可以具备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绅士般的风度。许多支那人比我们更早地接受了西方文明的雨露,学来了不输给欧洲亲王的礼仪,但是却成不了真正的绅士 — — 因为绅士首先需要的是骑士的勇敢魂魄,然后再加上道德和礼仪。空有礼仪的,那更加接近宫廷里的弄臣和小丑。

高贵的蛮族

说我们满洲人和欧洲人相似的,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和欧洲各民族有着类似的精神图腾 — — 支那人崇拜四不像的龙,蒙古人崇拜勇猛的狼,而“海东青”是我们满洲人自古以来崇拜的形象 — — 那是一种“俊气横骛,英姿杰立”的猎鹰,虽然体型并不庞大,但是勇敢无畏,无惧强敌,即使彼此差距悬殊,也敢于和对手斗个鱼死网破,努尔哈赤带领着区区几十万人的女真部落对抗人口是自己百倍千倍的明帝国时,大概会时常想起海东青在故乡的天空中翱翔搏斗的情景。

海东青

对于那些满洲先祖来说,他们未尝没有担心过自己的部落会就此灭亡,但是对于任何中古时代的武士来说,抱有荣誉的死都远比苟且偷生来得幸福。像支那人常常说的“好死不如赖活着”,或者后现代白左所言“宁可跪着生也不站着死”这样的话,是绝对不会从满族勇士的口里冒出来的。

从这些先祖的身上,我好像能看出罗马共和国同迦太基殊死搏斗时所展现出的那种力量:尽管坎尼会战以及之前的那两场大败让共和国的公民损失惨重,尽管那海上风暴让罗马的舰队三次覆灭,但是我们绝不认输!用西班牙的钢铁锻造短剑,用意大利所有的森林重铸舰队,罗马公民的汗水,热血和不屈的意志注定会让扎马平原上鹰旗飘扬。

扎马战役,罗马取得决定性胜利,第二次布匿战争终结

南方的支那人是绝无这种精气神的,对支那人来说反正自己只是奴隶,谁来当主人都一样,新主人也未必就比旧主人坏。所以当闯王,张献忠当真把明帝国变成世界上最大的狩猎场的时候,支那人就像是埃及顺民欢迎马其顿统治者和罗马军团一样,毫无障碍地就接受了自己的国家彻底覆灭的这个事实。

而我的满洲先祖最最遗憾的一点就是,当初没有经受住财富和权力的诱惑,抛弃了传统的自由,选择了权力的牢笼,以至于我们的同胞啊,也被支那人的腐朽思想同化了,风水轮流转,英国人的大炮响起的时候,八旗的子弟已经忘却了武士的荣耀,而海峡另一边的日出之民还记得,甚至地球另一端拿着长矛和盾牌的祖鲁人也还记得……

八里桥之战,僧格林沁部全军覆没,蒙古骑兵时代落幕

这些日子以来,我们的满洲魂似乎是黯淡了,然而我相信这一切不过是儿时的一场噩梦,我们还没有从中完全醒过来,但我们相信噩梦总有尽头。或者说我们选择一定要醒来,纵使眼前所面对的这一切仿佛是一杯无穷的苦酒,但我们心底里蕴藏着西庇阿将军面对着汉尼拔时的勇气与不屈不挠,也许有一天,锈蚀会战胜我们手中的刀剑,时间会让最坚强的老战士也膝弯背驼,但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此刻昂首挺胸,攥紧拳头,朝着苦难怒目而视却又轻蔑地说 — — 这一切不过是又一场冬天而已。

满洲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