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0年初开始,诸夏基督徒讲道团将会以每周1–2期的频率更新成员木浦冬阳的讲道集。

对于此讲道集的任何疑问, 以及任何关于基督信仰的其他疑问,可以通过加入Telegram群组“主内之诸夏”(链接:https://t.me/godscathaysia)进行提问。

请关注诸夏基督徒频道“诸夏基督徒之声”(链接:https://t.me/cathaysianchristians)(简体中文)。日后相关内容将也会在第一时间通过该频道的三个分频道(简体中文,繁体中文,英文)进行发布。

中国共产党将中国作为一个全球化的人肉电池,这是否代表着,它是一根中国人借由着渗透进入国际体系的血管,而整个文明世界的血液,都因此被加速污染呢?

然而并不是这样 — — 这次序的核心是从外向内的。不是整个文明世界都被污染了;而是整个文明世界甘愿被污染。换句话说,不是中国人主动污染了世界,是整个世界自己选择了自己被污染。

忘了我们说的中国人发生学中,中国人到底是怎么来的吗?他们的来源就是,想要享受士大夫所管辖的贱民阶级的提供的奢侈服务的征服者;这种最原始的来源,就是想要享受贱民的血汗劳动的征服者阶级。这些人,就自然而然地变成了中国人。

有些人经常说什么:罗马享受的埃及福利有多么多么好,而罗马相对于埃及有多么优越;但是他们忘了一件事情,就是 — — 罗马人的下场,虽然我们说它“借由基督教重生了”,但是在文明崩塌时死掉的人的比例,也并没有比中国人小多少。享受埃及的福利,本身就是罗马走上毁灭之路的一个开端。

这就是上帝对于你做出这样的选择的惩罚。

例如,对于南北战争而言,我最近也进行了一些了解。在南北战争那个时期,所谓的“温和地废除奴隶制”,早就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 — 这和很多南方人自己描述的是不一样的。

奴隶劳动规模成本的廉价优势,在当时,已经彰显得相当明显了。如果这样下去的话,不仅是农业,整个工业为什么不可以交给奴隶去做呢?那些北方地区因为奴隶劳动而被挤垮的企业下那些失业的白人,他们难道不可以也去当奴隶吗?这样下去,就没有任何尽头可言了。

所以说,温和地废奴在当时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阿姨当时说过,林肯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神意裁决的差距就在转瞬之间。这个时候做出的决定,奠定了美国之后所有的国本。

实际上,这样说是非常正确的。阿姨的粉丝远古邪恶有一种给南方洗地的感觉:好像一切都是林肯的错。然而,这些人很明显就是典型的德性崇拜;而林肯,则是选择执行上帝的旨意,没有去选择相信“德性”,而是选择了信仰。

如果说林肯没有选择打,而是选择了退缩的话,美国只会有一个更加糟糕的未来。当然,你可以说,在人类的视野的极限,好像按照保守主义来看,德性是最重要的, 不打南北战争有利于德性的保存;但是,林肯也依然选择了和亚伯拉罕一样的残酷决断。

德性崇拜的荒谬之处在哪里呢?有些时候,你看不到你所做的事情和最后的成功之间有什么关系;你的行为,仿佛和建立一个有道德的国家,在逻辑上形成了一个相反的关系。但实际上,它是相同的关系。

我现在突然明白,阿姨在描述林肯的那段话中想要表述什么意思了 — — “神意裁决就在刹那之间,一旦做出就要影响之后的整个历史,决定未来整个国家的命运。”林肯没有选择理性,而是十分痛苦地选择了上帝的裁决。

我在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的时候,突然就有一种震惊的感觉。大部分人所理解的姨学,有一个非常糟糕的地方:作为一名历史学家的阿姨,在大部分时间中,总是想去得出结论;想要得出结论,就需要去构建一个能得出结论的模型 — — “林肯做出南北战争的决定,是一种千年大计” 之类。

但是,信仰不是这种东西。信仰是一个非常具有跳跃性的东西。作为历史学家的阿姨,在大多数时间内,显然没有去选择这种跳跃性的东西,把它放在主要的位置上;反之,他选择的是一种具有连续性的东西,是一种可以放入被解释的理论体系中的。但是,显然他也看到了“人类视野的极限”这一点的真实存在。

全球化中,决定这一行动的克林顿的罪恶,真的有特别大吗?我想,即使是美国保守派,如果在中国的那些奴隶工厂赚了钱,也是没有办法拒绝这些现实利益的。这差不多就引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结论:你不要去想着政治决断应该怎么做。或者说:一个国家和民族,大部分人想的,不应该是政治决断怎么做。

如果所有人都想要在政治决断中决定未来的话,这就好像只用把政治决断的时机把握好就行了。而实际上,政治决断是大量的社会事实累积而成的,不是凭空造出来的。

那些事实就是 — — 你们的穷人有没有照顾?你们的校园暴力有没有解决?你们的贫富差距有没有解决?你们的社会会不会出现豫章书院这种事情,如果出现了,有没有人能除掉这些人渣?

那些大量的社会现实,最终汇总成了真正“德匹下”的政治决断。如果这个样子说的话,那么法国大革命也非常好解释了:并非因为法国人的政治决断错误,导致他们选择了启蒙主义无神论而没有选择天主教带来的惩罚;而是,法国大革命的残暴,本来就是对不忠不义的法国人的惩罚。英国光荣革命的温和,本来就是对于虔信的英国人的奖赏。对于美国保守派也是一样 — — 你有没有歧视和迫害同性恋?有没有在这些事情上造假?在时候到来的时候,符合你的隐秘内心与作为的奖励与惩罚,自然会顺理成章地来到。

这不是一种被颠倒的关系,这不是说在某一个阶段的政治决断决定了你是虔诚的,而是 — — 政治决断在某个事情上,反映了你是不是虔诚的。这些所有的社会现实这个物自体,在最后汇总成了政治决断的时刻。

就像大河的流向是由小溪而决定的,但反过来,是绝对不行的。把关键点的决断看得太过重要而忽视所有日常的事情,本质上是一种颠倒原因和结果的作为。

你在真正的关键点时,你就会发现 — — 你不得不做出坏的选择。你在那时,已经丧失了正确地选择的能力。这个做出跟随上帝的正确选择的能力,是你在做所有事情的时候累积成的一种本能。

所以说,林肯所做出的决断的正确性,就是美国人真实虔诚的反映。它的结果也很明显:像我们今天在现实历史中看到的:民主党虽然有些通匪,但它可以不断地通过吸引移民的方式,给美国注入全新的力量。如果当初做出了相反的选择,美国就丧失了这个可能。

这个可能性,是非常重要的:不仅对于美国,还对于整个人类世界而言,都是极端重要的,尤其是在未来。

我个人,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美国的未来一定会帝国化。并且,它会是一种主动的,民主外送式的帝国化;这种帝国化最好的代表者就是南希·佩洛西。

但是帝国主义的核心并非罗马与埃及的关系所体现出的那种福利化,而是输出秩序。其他国家输出秩序是一种在贸易过程中的被动行为,而美国,则很可能进行主动的民主外送。在进行民主外送后,当然不是说一切都是免费的;但是新的生命和新的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缓慢地出现,一些软性的准国家组织会在世界各地绽放出来。

毫无疑问的是,美国最终会选择走上帝国化这条道路,或是未来新的帝国化的重要助推剂。它像导火索和炸药之间的关系一样:由上一轮帝国主义者,引起我们并不知晓的下一轮、更激进与更虔诚的帝国主义者。

环比来看的话,中国共产党的确是这个世界上最为邪恶的政治力量;而同比来看的话,从仁慈程度而言,中国共产党的确可能算是中国历史上最仁慈的统治者。

中国共产党必须被消灭的原因很简单,不需要有其他理由 — — 它是邪恶的中国人的政治代理人,而中国人的政治代理人,就没有不邪恶的。

共产主义与中国,西方的解构者列宁党,在人类的终极解构产品 — — 中国人面前屈下了膝,堕天使最终为魔鬼献出了自己的翅膀。这不可不谓是原罪在我们当下的世界历史中最讽刺的体现。

中国人的建构也是解构,而列宁党,一种资产阶级的解构,在中国也是一种建构。资产阶级的解构,是基于自己想要盖房子,首先要清理地基;中国人的建构也是解构,所反映的事实是,他们习惯于将道德教条化。

孝道在诸夏是一种信仰的坚持;在中国,就成了一种“二十四孝” — — 这使道德,变成了反道德;也使得人,成为了非人。所有文明,都在“中国”这一点上到达了终点。

搭便车,难道不就属于一种道德的教条化吗?无政治性的人类,在依靠政治性的人类的教条保护与规训之下,成为并非自由人的末人,成为帝国的被统治者;而隐藏在背后的、真正的德性来源,那个未知的上帝,便在整个环境中的所有人面前将自己隐藏了起来。

但是我想,未来,随着人类道德的非教条化,搭便车的人很快就会被踹走了;而中国的毁灭与诸夏的到来,便是世界历史上一道分量极其沉重的里程碑 — — 它使空前多依靠教条搭便车的非人沉入了审判的火湖;而整个世界历史,也将在这里真正地走上一个新的台阶。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The Liberation of Saint Peter — Gerrit van Honthorst

Author: Mokpo Toyo

Editor: Joanna Recus

About

諸夏基督徒講道團

諸夏教會實際運營機構 — — 我們是諸夏基督徒的團體,在這個時代我們求告我們的贖罪,以及那在一夜之間擊碎歌利亞根基的雅各之教會。Twitter: @cathamissionary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