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ianga快生活-开mussel(working holiday5)

时间:11.14–12.9三周;收入:$1821.63;地点:OPC mussel厂

懒懒散散了两个月,生活忽然就要快起来了,也终于从holiday转working了,因为我的第一份工作终于要开张了!这是我人生第一份体力活啊!

在Whitianga换宿的同时开青口也是打工度假背包客常会做的一件事,因为换宿时间是早上10:00–12:00,开Mussel晚班是15:30–00:30,时间刚好不冲突,这样又挣钱又省下了房费,而且忙到完全没时间花钱。

但是今年,On the beach陆陆续续有许多人来了又走,都是因为mussel似乎中毒了,往年都是九月份就开工的,今年却一再延期,HR发来的短信是由于青口农场的biotoxin生物毒素太高。

总之,每周通知下周不上班的短信终于变成下周上班了!OPC离我们住的地方大概就3.5公里远,就已经上了高速了(真的是小镇啊)厂子的门面就是这个样子的。厂工的打扮就是这个样子的。

OPC防空演习

入职第一天要进行induction入职仪式,也就是HR给我们一些表格来填,说一些注意事项,然后我们就进工厂了。穿戴整齐后——连体裤,头套,鞋套,手套——我们分成两组,让娴熟的老工带我们,把刀尖从mussel屁股划进去,把那个连着壳的蒂划断,壳就可以轻松打开了。然后就是不停的练习练习。不停练习后,再继续教我们如何戴手套,手套要戴很多层,根据她们的经验告诉我们哪里要加强保护。

开mussel的手和指套,休息的地方

第一天做完简直要晕了,我的大拇指和食指麻得没有办法碰,连续9小时的站立也让整个人都很疲惫,大家酸痛的地方都不太一样,有的人是手指,有的人是腰,肩膀,看来跟每个人的惯用姿势有关。

写了自己名字的刀,等mussel之余,经常混在mussel里的小太阳一样的小螃蟹

第二天我满脑子想的是辞职辞职,果然有人也就做了两天就辞职了,然后刚好老公来,去度假一周,手上的酸麻才慢慢减退,决定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坚持不了了再辞职,结果第二周居然手不疼了,可能终于找到了mussel的正确打开方式吧!然而我的成绩依然是倒数。因为mussel是在一条流水线上转,所以站位对数字影响很大,每天都会换位置,我们到工厂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问自己站的编号以及看看自己昨天的成绩。

sam就是我,最佳成绩9387,因为站第一个,成绩也有很烂的,6809,后来没有斗志就派我去包装了

开mussel的日子虽然枯燥,倒也过的飞快,小黑会走来走去看你有没有乖乖除毛,成为大家的丧星,在有时候流水线上mussel不足的时候,前面的同学会丢mussel给对面的同学,也是其乐融融,有个很好的印度口音的工友flynn第一天就给了我一袋生蚝oyster,还总时不时给大家送吃的;有几个mussel king称霸着榜单,他们的动作总是充满律动,有时候会耍一些反手开mussel的特技,排名第一的黑人,传说是监工小黑的儿子,开mussel的速度简直已经是神乎其技了。

老员工的线,右边三个就是mussel king,一直觉得可以出部开mussel少年漫画

干了两周后,我决定辞职,得到的答复是你再干一周,于是接下来的一周我大部分是做包装,包装就比开mussel轻松多了,除了偶尔跟包装小组长Dannis挤眉弄眼,这工作只有更加的无聊,Dannis看到我就说我们是jail mate狱友,我在没事的时候到处跑跑看看,试图了解整个mussel厂的运作,如第一张图所示,有人负责煮mussel,居然薪水比较高,因为是杀生吗?然后mussel就新鲜热辣地运了来流水线,供大家分尸,带肉的半边壳的mussel会经过grading,也就是再一次除毛,挑选,因为开mussel的过程是很疯狂的,我们会掉很多空壳下去,最后进入一个大冷冻室,出来的mussel就是硬邦邦的,接下来进入一个大机器,每晚都会出故障,需要人不停抚摸的机器,我最喜欢它出故障的时候了,就会一阵混乱,mussel满天飞。机器不停的震动,把mussel均匀分配包装。有的是内销的包装,有时候是出口包装,印有了各国文字,请认准了,我厂青口!

我果然是不适合干这种工作的,经历了第一份工作,我连樱桃都兴趣缺缺了,任何工作重复下来,都是无趣的,那段开mussel的日子一闭眼都是张着嘴的mussel在转啊转,我也开始不爱吃mussel了,最温暖的记忆居然是每天12:30下班时整个人虚虚软软的按了指纹换了衣服,奔向我的爱车大银,跳进他温暖的体内,手指已经微微僵硬,握紧大银的方向盘,发动,在黢黑的夜里把车子开成飞机一样快,在好几个转盘处体验游乐场一样甩尾快感,用英语和大银聊天。

然而大银现在不在了,说多了都是泪。

以下十八禁,很污,慎看,开mussel时脑子里太闲就会乱想。

mussel小姐很销魂
敬业的小黑会很认真的监督我们除毛

觉得mussel加大长腿意外的很萌啊,每次掰开它的双壳都有种很污的想法在脑里荡漾。

因为mussel的毛深深藏在肉里,如果认真除毛会影响开mussel的速度,对于数字就是金钱的开mussel工来说,毛简直是敌人啊。第二敌人就是监工小黑,每次感觉到身后有黑影时,就不自觉了慢下了手里的速度,认真的,故意的拔毛起来。所以说,mussel啊mussel你为什么要长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