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聲調 6 定係 9 個?

不如打和吖, (6 + 9) ÷ 2 = 7.5 !

粵語[1] 聲調嘅數目唔係一個簡單嘅事實問題(factual question),而係一個音系分析(phonological analysis)問題。音系分析有一套推論嘅過程,推論產生嘅分析可以反映講一隻語言嘅人,腦入面嘅語音組織,從而可以對佢哋嘅語音感知、借詞、創造新詞、語音變化等等現象作出預測。呢個並唔係一個「打和,大家都贏」嘅遊戲:兩個互相競爭嘅分析,往往只得一個係正確分析 [2] 。一般嘅爭論係六九之爭,亦有 7 個,11 個,甚至 13 個嘅講法。坊間嘅討論非常混亂,嚴重影響母語者同學習者認識粵語。我衷心希望教中文嘅教師、準教師,有冇讀過語言學都好,都試下睇晒成個推論過程,嘗試了解語言學家點樣得出結論。

[1] 呢度指香港、澳門、廣州等地通行嘅粵語,唔包括四邑片等等其他粵語系統底下嘅語言。
[2] Duanmu, S. (2017). From non-uniqueness to the best solution in phonemic analysis: evidence from Chengdu Chinese. Lingua Sinica, 3(1), 15.

簡單答案

“six brown and white egg on brown wooden surface” by Danielle MacInnes on Unsplash
粵語有辨義能力嘅聲調對立,係六個。

粵語有辨義能力嘅聲調對立,係六個;但係用傳統調類出發,「入聲字」要分開處理,所以多三個。折衷嘅講法係「九聲六調」(SUPER!)。九聲嘅分類見於好多早期粵語材料,有歷史價值,亦可以顯示粵語同中古漢語嘅對應;但係九聲係一個「冗餘分析」,唔能夠反映粵語聲調系統嘅實況,亦會引起唔同嘅問題。所以聲調只得六個。「九個聲調」呢個講法嘅形成,有一定歷史背景,下面我會用大量插圖輔助說明。

「聲」不等於「聲調」

大家講嘅九個聲調,其實係由「四聲」,即係「平上去入」出發。我嘗試用一個簡化版嘅流變,試吓講解點解「入聲」即使同「平上去」並列,但係唔應該視作「聲調」。

長話短說,「平上去入」本身都唔係聲調,而係音節嘅分類。咁啱平、上、去各自演化成唔同嘅聲調。大家就理所當然噉認為入聲都係聲調。聲調並唔一定只係高低音嘅分別,有時可以包含發聲方法(氣聲、假聲、嘠裂聲)、長度等特徵。但係粵語嘅情況,入聲呢個傳統類別,唔再係獨立一類。


講講歷史先

古人為咗研究詩律,將音節按發音分類。而家嘅「四聲」分類,首先係南朝嘅沈約 (441–513)提出,同時代嘅 周舍 回答 梁武帝 關於「四聲」嘅疑問,用「天子聖哲」做例子,而後來隋代嘅 陸法言 就用「平上去入」呢個叫法。雖然要去到公元五世紀先至有明確嘅分類,秦漢或之前嘅讀書人,相信唔會有呢個四聲嘅概念。但係音節嘅唔同種類,應該一直客觀存在嘅,叫佢哋做四聲係事實嘅描述歸納,而唔係創咗四聲嘅說法之後就改變咗大家嘅語音。按照中古漢語(指隋唐至南宋嘅漢語系統)平上去入嘅分類,去觀察返上古(秦漢或以前)嘅押韻情況,就可以知道唔同嘅類別當時就已經存在,只係未有一個名去叫佢哋。

呢啲後來叫做「平上去入」嘅四類音節,喺《詩經》嘅年代、甲骨文嘅年代,係點樣讀嘅呢?好多人都同意喺某個時期之前,漢語係完全冇聲調,而係一隻音節複雜啲嘅語言,有複輔音,亦有複雜啲嘅韻腳系統。呢點我哋喺鄰近嘅語言搵到唔少佐證。

其中一個最廣為接受嘅假設係:「平上去入」本來係音節最後嘅尾音唔同,本來嘅開音節、鼻音尾後來就發展做「平」,本來有個喉塞尾就對應後來嘅「上」,本來有 -s 尾嘅後來就係「去」,其餘塞音尾就係後來嘅「入」。

唔同嘅音節構造,慢慢演變成一啲聲調特徵,本來係喉塞嘅,音高或者變成上升;本來係 -s 或者塞音尾嘅,越嚟越短促。

上面提到,「上」同「去」大家其實已經各自發展咗一啲其他特徵。後來發生咗重新分析(re-analysis),本來「上」同「去」類嗰啲高低音只係副作用,但係去到某一代嘅人,就變咗依靠呢啲本來較為次要嘅非音節特徵去辨別原本嘅喉塞、s尾呢啲分別。由於大家用嚟區分呢幾組音節嘅方法唔同咗,所以就算啲喉塞、s尾音慢慢消失晒,都依然保持到呢啲對立,唔會因為甩咗個尾音就變晒同音字。

呢個現象叫 tonogensis,係好多東亞語言產生聲調嘅過程,亦係「上古漢語」系統過渡去「中古漢語」(切韻嘅系統)嘅重要過程。同樣嘅過程喺藏語拉薩話、甚至遠到去北歐嘅瑞典話都發生過。

留意中間嘅紅線,紅線上係平聲,紅線下係仄聲。當時嘅人相信要分平仄應該係一耳就聽得出嘅。

中古漢語發展到後期,一啲好似英文嘅聲帶震動嘅音,好似 b,d,g,z 呢啲,喺部份語言(吳語以外嘅大部份漢語系語言)慢慢消失。

由於濁音低音啲,清音高音啲,呢個本來係次要嘅特徵,就變成主要嘅區分特徵。平上去入按聲母嘅種類,分成陰陽兩類。(當然亦有啲分支,清濁合併咗大家就真係區分唔到,冇分裂成兩組聲調。)呢一個分化過程,係另一次嘅 tonogenesis。

到呢一刻,好多語言都可以話仲係相安無事嘅,入聲同平聲都仲可以輕易區分。

不過粵語受周邊語言影響,入聲字按長短分成兩類,短元音高音啲,長元音低音啲。同樣係陰入,「一」「得」「濕」就高音過「八」「格」「攝」(「必」字係例外,佢係長元音,但係讀做上陰入)。高音啲嗰組非常不幸,同陰平係同樣聲調。由於我哋發展出用音高去區別調類呢個感知,所以同音高相同,我哋會覺得係同一類;當某個入聲嘅音高同平聲一樣,大家就唔再可以用音高嘅語感去區分平仄……(如果睇廣義嘅粵語,有啲地區甚至會按長短分成四個唔同嘅入聲音高)

呢個係十九世紀嘅粵語工具書常用嘅系統。傳統習慣大家有個習慣,就係用啲圈圈寫喺漢字嘅四隻角,例如左下角「꜀詩」就係平、左上角「꜂使」係上,右上角「肆꜄」係去,左下角「識꜆」係入。不過粵語區分陰陽,所以前四個就用喺陰平、陰上、陰去、陰入;所以陽調就底下加多一劃,即係「꜁時」 、「꜃市」、「事꜅」、「食꜇」,而「下陰入」(又叫「中入」)就用右下角嘅圓圈表示。下面係 Eitel (1877)關於「咯 lok3」嘅例句,可以睇到呢九個調號嘅應用。

Eitel, E. J. (1877). A Chinese dictionary in the Cantonese dialect.

後來大家用數目字 1 至 9 ,方便稱呼。呢個亦即係大部份教科書都會講,好多人都聽過嘅「九聲系統」。留意下圖嘅順序改變咗,唔再係「平、上、去、入」,而係變咗陰聲調、陽聲調、入聲呢個次序。呢個順序同傳統習慣唔同,似乎係刻意將入聲拆開嘅結果。下圖嘅順序係跟調號排列。呢個排列係黃錫凌式、教院式標記聲調嘅方法,亦係好多其他系統嘅調號嘅前身。大家仲為此作咗好多口訣幫大家記住呢個順序嘅,好似「三碗半牛腩麵不吃辣」呢啲,都係有咗呢個次序之後先至有。


問題

上面講咗「九聲」呢個講法嘅歷史來源。跟住我哋會講下呢個系統嘅潛在問題。留意我哋一直都係講成個漢語支嘅聲調系統發展,並唔係一成不變;當去到某一代嘅人,區分聲調嘅方法變咗,成個音系就會轉變。呢啲轉變嘅後果會慢慢浮面,而以下講嘅,都係因為我哋唔再當入聲係獨立一類嘅反映。

喺度我哋試下用九聲嘅分類,去理解粵語嘅變化,睇下會有咩後果。

粵語有一個叫「小稱變調」嘅機制,好多字可以變做上升調。例如「片 pin3」喺「影片」呢個詞會讀做「pin2」,「人 jan4」喺「媒人」呢個詞會讀做「jan2」,「友 jau5」喺「淡友」呢個詞會讀做「jau2」,「面 min6」喺「冇面」呢個詞會讀做「min2」等等。

呢個現象喺入聲字一樣有,好似「有賊」、「扇葉」、「人日」呢啲詞嘅第二個字,都要讀做上升調。喺九調系統可以點做呢?有人會叫佢做「上入」,俾個 10號 佢。

另外仲有另一組,主要用喺擬聲調。好似「𠽌𠽌聲」,第一個音節同「薯」一樣。喺九聲系統入面,入聲要視作獨立類,所以要用另一堆號碼,所以要俾另一個數字佢。呢度按照其他有四個入聲嘅粵語,叫佢做「下陽入」。

由九聲基礎上,我哋就得出以下嘅規則。同一橫行嘅,高低完全一樣,不過左便係非入,右便係入聲。

1=7,3=8,6=9,2=10,4=11

相信大家睇到呢度,感覺應該都係噉樣

如果要用九聲系統做基礎,說明香港粵語入面嘅聲調現象,我哋就需要足足十一個調。下面係簡化版,相信就算係主修語言學或者中文系嘅朋友,都未必可以隨手畫到呢個表出嚟。

用九調分析法描述唔到所有粵語入聲音節。補返入聲嘅上升同低降,即係總共要十一個調。每個「入聲調」(上面7–11)都必然有「非入聲調」嘅對應。調型嚟講我哋聽落係一模一樣嘅。但係由於歷史原因,入聲調所分配嘅數字唔跟順序,每個對應都要死記。

不過最自然嘅問題係⋯⋯既然係一模一樣,點解我哋要簡單複雜化?

喺某個時間點上,粵語人已經將入聲歸入咗其他嘅聲調類別,所以我哋可以好輕易接受啲入聲音節讀成本身冇嘅調。夾硬將自然嘅類別一開二,其實唔符合粵語人嘅語感。

而一切嘅源頭都係大家假設咗「聲」就係「聲調」,又假設粵語嘅系統應該同唐宋嘅系統一致。如果大家真係希望學生掌握粵語嘅聲調系統,我諗首先教識大家區分心理上有區別嘅六個聲調,再討論現代粵語聲調同平仄之間嘅關係,先至係正確做法。


除咗難學之外⋯⋯

當然我唔希望淨係批評九聲系統難學。我哋並唔係因為淨係貪方便而用六個聲調呢個分析。假設六聲同九聲係對等嘅分類法,我哋應該可以比較兩者優劣。好嘅系統應該會將類似嘅歸為一類,唔似嘅就拆開。

以下用解釋能力、歷史演化、實用性等角度去講呢個問題。

【角度一:用九聲調係咪解釋到粵語現象?】

如果某個聲調係自然類別,應該可以用嚟描述語言現象。如果兩個類別永遠跟從同一堆法則,噉我哋會話夾硬分兩類係冗餘分析。

例一:脫落

音段脫落係常見現象,好似「十」變成「掗」,係音節上嘅韻尾脫落,但係音高完全不變。要描述呢個轉變用九聲調嘅講法,就係聲調「由陽入變成陽去」,架床疊屋。

例二:方言變化

莞寶片(例如莞城話、圍頭話)、石岐話等等好多鄰近嘅粵語,聲調數目少過香港粵語。例如石岐話嘅低音聲調向上移。咁啱得咁橋,陽平陽入有同樣表現。用九聲分析就要話「陽去歸入陰去,陽入歸中入」;用六調就係「第六聲歸入第三聲」,簡單直接。

例三:變調現象

擬聲詞、小稱變調都係涉及聲調嘅粵語現象,粵語小稱一般變上升:鐵線 (冼)/媒人 (忍)/條友 (柚)/公園 (院);入聲都一樣: 扇葉/有賊/人日/手鈪/填格。最簡單嘅理解係,任何音節,喺小稱變調入面,變為上升調。但係用九聲法,就要有兩條規則:陰去、陽平、陽上、陽去,變陰上;中入、陽入,變上入。

另外有一堆詞,係有特別調型,第一字低音,第二字上升:

爸爸 /弟弟/晴晴/人人 /拿拿聲/靴靴聲/雪雪聲

呢個現象入聲非入聲完全一樣,如果要寫規則,又係會變到非常複雜。

上面三例可見多出嘅聲調無助說明現象。

【角度二:歷史演變問題】

平上去入本來唔係聲調。上古時期本來係音節嘅分類,但係因為語音脫落合併,首先係韻尾、後來係字頭,而成為聲調特徵。本來四聲唔係調,咁啱平上去發展成聲調,並唔代表入聲都係聲調。早期嘅韻書都用平上去入編排,就連傳教士編寫嘅粵語材料都採用。未有針對粵語嘅詳盡分析,大家自然就係用韻書嗰套方法去理解自己嘅語言。不過即使係粵語人,保留所有四聲嘅對立,要分平仄依然唔易,可見平仄一早就唔再係一耳就聽得出嘅自然類別。「平上去入」變做粵語聲調嘅過程,上面已經用咗圖像說明,唔再重覆。

另外,粵語系統借入一堆英文詞,音節限制放寬咗,有啲 s, f 尾嘅字進入咗粵語。噉 -s 尾借詞聲調:用九聲調說,應該點歸類? miss 係「陽入」定「陽去」?

【角度三:實用性】

一般嘅理解聲調係「高音啲」「低音啲」,為咗照顧早期分析嘅限制,夾硬用「解釋漢字音」嘅系統,加諸喺更加闊嘅粵語上面。

可能你覺得好型,但係實際效果呢?
 大家覺得九聲難,冇人肯學。

一般人,隨便搵十個大學生,有幾多個可以極速打出九個聲調?俾個字你,一秒你諗唔諗到係咩調?分平仄呢?

因為九聲調系統並唔係粵語人心理上存在嘅分類,而係書入面嘅分類。明明自己有一套語言,你夾硬要遷就韻書去複雜化件事,當學生學唔識,就歸咎大家唔俾心機學。粵語係人嘅活言,係人話,如果係都要盲目將粵語當係唐宋嘅語音去分析,自己母語嘅系統都未理解到,就要同唐詩宋詞接軌;結果,可能係連教中文嗰班老師,都未必掌握得到粵語嘅聲調系統。

順便答埋:點解唔可以用國際音標,一了百了。
音標有寬式嚴式兩種用法。前者,依靠正確嘅音位分析。而聲調亦係音位嚟。所以按音標都會得出六個唔同嘅聲調標記。即係話轉用寬式音標只係改變個符號,而唔會改變分類嘅方法。用嚴式音標呢,就涉及個人差異:同樣係香港粵語,有啲人第二聲係35,有啲人係25,同埋音節嘅位置嘅差異:例如「雲」呢個字喺詞頭「雲層」同喺詞中詞尾「陳雲」嘅調值會唔一樣。音標只係符號,概念唔啱嘅,唔會解決到分類問題。

用九聲分類理解歷史變化、方言演變,唔會有太大問題。但係切記九聲係用嚟做漢語方言學或者討論詩律嘅工具,並唔一定同粵語現象相符。如果作為粵語嘅音系分析,九聲就已經甩晒軌,解釋力低亦唔實用。呢個應該係共識,你去中文系、去語言學系,問一啲真係做語言、音韻、音聲嘅人,都會噉答你,唔係乜乜覇權。

粵語有自己嘅系統,內部嘅變化令我哋嘅聲調變得更加豐富,唔再適合再用「平上去入」去理解。九聲說係早期嘅折衷,要理解粵語同其他漢語系語言、同唐詩宋詞嘅關係,首先就要認識咗粵語本身嘅體系先。

上面長篇大論,其實希望大家記住嘅只得一點:

粵語有六個聲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