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峰會:加速香港創新發展能否從歷史學習?

在過去一周,亞洲最大規模的科技峰會RISE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吸引來自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科技公司,初創公司,投資者與其它人士來出席。峰會內容豐富,其中包括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也有出席,增對香港政府推動創新經濟作出演講。整體來講,政府過去一年的確大力推行新的政策支持創新,例如去年《施政報告》提出的八大方向或最近新修訂的同股不同權的上市規則。這些政策可說是為香港創新領域建立好的基礎,然而要加速我們未來的發展,其實我們應該向矽谷與香港以前的歷史學習。

要培養或吸立人才需要更完善的創新體系

眼看美國矽谷過去發展的成功,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它具有的完善科技公司的體系。舉個例,矽谷之所以能培養到無數的科技與創業人才,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就算一個人創業失敗,矽谷有足夠的科技公司歡迎聘請這些人士,甚至會覺得這些“創業失敗”的能夠給公司帶來寶貴的經驗。這個體系因此能繼續培養更多人才,並且鼓勵更多人創業。相對而言,在香港本身有的科技公司不多,就算有的話也未必會把“創業失敗”當作有關的經驗。尤其是香港文化最怕失敗(導致失業/難找工作),這只會加劇我們培養人才的困難。因此我們要做的有兩個方向- 第一政府應該盡力吸引海外著名的科技公司在香港設立辦公室,第二香港的公司應該更開放的去接立創業的經驗,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建立一個培育初創人才的迴圈。

建立新體系不能只從工作層面出發,也要考慮到生活層面

矽谷另外一個非常有趣的特點,是在於它人才的流動與生活習慣。在全球大部分的城市裡,主要上班的流動一定是從市外(人們住在郊區)坐車到市中心去上班,然而在矽谷情況卻是相反,人們都是從住的城市(舊金山)坐車到城市外的矽谷上班。對於香港,這個現象給我們一些啟發。首先,其實一個體系最重要的不止是它的工作層面,因為一的城市的宜居性也特別影響它是否能吸引足夠的人才。因此,林鄭在她的演講中也有提到關於解決香港房屋問題的一些方案,因為除了香港現有支援創新的硬體或資源,香港昂貴的生活成本也是一個吸引人才的障礙。另外,我們也應該問自己長遠來講,我們在大灣區裡也能像舊金山與矽谷一樣嗎 (讓人才住在香港但在深圳工作)?

我們創新方向可以更多元化

最後,除了看矽谷發展歷史,當考慮到香港創新的發展,我們一般都會眼看未來,想著發展一些新行業例如人工智慧(AI)或智慧城市(Smart Cities)。但是,其實有時候尋找創新最好的發展方向是要眼望過去,反思香港過去在哪些行業有著濃厚歷史與優勢,並且是否能通過加入新科技,將舊與新合拼來活化一個舊的產業並且創造一個新的經濟。這一點我們可說已經在金融領域做到(通過Fintech),那麼我們也能通過科技活化其它香港的老業務嗎(例如工業,紡織或物流)?

最重要是要建立社群與平臺

過去一周裡,RISE帶來香港最大的益處是在於創立了一個給·不同亞洲頂級的科技人士與投資者會面的平臺。香港政府在過去一年也推行了許多不同政策來建立一個創新界的社群與平臺。 如果我們要繼續加速創新發展,就應該眼望矽谷與香港歷史,合拼新與舊的博學來創新。

Alexander Chan. 陳浩揚.

Written by

Co-Director The Mills Fabrica (南豐作坊聯席總監)| Hong Kong Schwarzman Scho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