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eBye學生妹

study-763571_960_720.jpg

昨日,考完了人生最後一科在學試,正式結束二十多年的學生生涯。
我不敢說,這會是人生最後一場考試,畢竟現代社會那麼喜歡考核、頒證書、進修……
相信一堆數字與英文等級能將人劃分,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懂得分辨人心。 但日後再度執筆,想必感覺也不再一樣。

讀了廿幾年書,我很難講我甚麼也學不到,就算不能記得仔細,至少概念上也有所認知。
但讀了廿幾年書,也總常常想,其實書係咪咁讀?其實有無必要咁讀?小學六年+中學七年(不好意思,我是最後一屆舊制啊)+大學三年,佔去了人生二十年時間,還未計幼稚園和學前班。
人生有幾多個二十年?
用了如此長的時間做一件事,其實是一件大事呀。
但這件大事,卻沒有成就太多人,我們只是就這樣走,我們不得不如此走,因為社會的價值、因為別人的期望、因為對未來的恐懼。

比起快樂與世界的廣闊,我們感受更多的也許是「係咁嫁喇」對現實的妥協。

小學與初中,基本上是快樂的。其實那時傻乎乎,也沒有想太多。
進入公開試階段,卻有很多事情變了。
學習幾乎就等於要成功跨越會考升上中六,再高考出色進入大學。 
無論你再努力,和自己講「求學不是求分數」都顯得蒼白而無力,因為分明知道那幾隻英文字母與數字將判斷你整個人的價值。

考上大學以後,原以為事情會變得不再一樣,卻發覺過程也許變了,但結果還是一樣。
你可以平日不用心上課態度惡劣不懂學的是甚麼 — — 這些都不太重要,只要你在final pass了,一切就解決了。
所以過程是無關痛癢的,依然,你只要懂得考試技巧就可以了。
一樣有past paper,一樣是很多事情都背背背。

老實講,在香港讀書與其說為了吸收知識,更像是完成一項義務。
大家都只是在虛度光陰,在mid-term與final時chur一chur,在paper與paper之間搜集資料,在present時期望不要遇到free rider和killer tutor,That’s it! 大家都趁學習與學習中間努力享樂:打機打牌gathering上莊課外活動……你很少聽到有人說「我好鍾意讀書!得閒嗰時會睇多啲readings同相關嘅書!」 
有時候,想一想就會覺得好灰。
我們竟用二十年時間,去做著一件自己其實不太喜歡的事情。

終於,我昨天要和這件事講再見了。
我不能說很興奮,因為我看見大多數工作的人比學生更不快樂。
他們說工作,就只是為了生計,小妹妹不要有太多幻想;因為有太多人說,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就是仍為學生之時,但我貴為學生,卻沒有覺得特別快樂。
而我的快樂,真的就要完結了嗎?
我不知道。 
也許十年後,我會有答案,到時再寫篇工作篇來回覆一下現在的自己好了。

但我很記得,有一年打開上課時間表,一直數數數,居然接近十堂之中,只得一兩堂是自己喜歡而覺得有價值的,那一種失落與困惑,我一直不敢忘記。
接下來就要進入社會大學,還真的不想數數數數,最後發現生活之中,自己付出最多時間的,竟不是自己所愛的。


後記

工作了三年多後,我仍然覺得工作比讀書要更快樂。
至少享有的自由多了。
和讀書不一樣,做還是不做,要做甚麼都是我的選擇。
可能因為我無大志,但至少我工作尚有可以喘息的時間。
讀書,讀書可不能。
公開試失敗了,GPA不夠分,想要重來,通通以年計。
想想都覺得恐怖。
只能一直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