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e Con會死於非命?

或者應該先介紹一下甚麼是Dice Con,中文名稱是華人桌面遊戲大會,中國至今為止最專業的桌遊展會。2015年開始,由從紙媒轉型為網媒的DICE編輯部主辦,展覽規模與入場人數每年都在提升,乃國際上最為人所知道的中國桌遊展會。筆者早年就開始在DICE執筆,主辦從第一屆已經有邀請筆者出席,可惜前兩年都因事忙而未能赴會,終於去年能到北京一窺全貌,並且收穫豐富。然而今年的Dice Con卻爆出大事件來,如果受到此一影響而主辦決定明年不再舉辦的話,真的可以說是死於非命。

Dice Con 2017的盛況

8月17日,就是在展覽開放前一個星期,主辦毫無預警的宣佈停止網上及現場的門票發售,即是只有在宣佈前就已經買了門票的預購者才可以入場。消息一出頓時引來大量罵聲,來源當然是還未買票的玩家,也有人在淘寶放售已經買了的門票。停售門票背後的原因,主辦一直說是不能明言的不可抗力。在強大的國家有強大的不可抗力大家都清楚,所以也沒有尋根究底。但有些話在牆內不能說,不代表在牆外不能說。

昨天於北京開始的中非合作論壇,因為保安理由,前後一段時間於市內的大型及中型活動,均須要取消或押後舉行,小型活動也須在七月或以前申請的才可以舉辦。由於Dice Con申請的是中型活動,所以在受波及的範圍內,也不可以立即再申請小型活動。在外國嘉賓、出版商新作都準備就緒的情況下,日期實在不能改動,主辦用了強國獨有的強力方法,強行將活動從中型改為小型,而小型活動的標準,是活動人數在300人內。對,是300,而不是坊間流傳的500或1000。同時須要執行作為代價的條件,理所當然,就是立即停止售票以控制入場人數,並且對實際情況保密。簡單來說,主辦方為了讓活動如期舉行,作出了一個增加支出去減低收入的決定,而且還未算當中的行政成本。

佈展當日,會場仍然愁雲密佈,參展商就算在佈展,心裡記掛的仍然是翌日的人流,畢竟場館的保安公司就是派出所指令的執行者,而安檢機器都會點算人流,只要人數一滿,就可以阻止人進場。據說開幕當日,持票人士早在早上六點已經在門外等候入場,心怕排得太後未能進場。幸好,保安並沒有對入場人數的限制作嚴格執行,實踐了強國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國情。

雖然保安們高抬貴手,但突然中止售票對現場人流也有實際影響。跟去年比較,目測入場人數只有一半左右,參展商亦有表示銷量不及去年,相信這多少也影響到參展商明年的決定,引申就代表著明年Dice Con能否順利招展。跟負責人Vincent稱兄道弟,有些問題也不必忌諱:「明年還會有Dice Con嗎?」他淡然:「我還未算我們會虧多少,如果在下決定之前算,人就會怕,怕就會不敢搞,畏首畏尾搞不下去,活動結束後算算再想。」我想這份干雲豪氣不須要甚麼安慰:「有甚麼能幫得上忙儘管找我。」

其實要是此事在之前任何一年發生,都不會讓人那麼擔心Dice Con的未來,但今年卻是所謂的「展會年」。先不談「展會年」背後的原由,反正就是今年已經先後在成都及廊坊有過大型桌遊展,年底還有遊卡要在上海搞一場,SHADOW的原創展、深圳桌遊展也在冒起當中,還有騰訊背後支持的「WePlay遊戲文化展」中都設有桌遊區。今年Dice Con招展客源本來就被分散了,再加上強國式的不可抗力,就算專業性再強,此消彼長,也真的是岌岌可危。

會後Vincent以「不說再見」為題發出此照片,意味深長

在展覽的專業性也好,在私交也好,都真的想Dice Con能繼續走下去。如果明年真的還有Dice Con,或許我也不會讓自己仍然是這麼抽離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