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纵美大选,脱欧:它才是世界的主宰者?

After Cambridge Analytica …

不好意思,标题党了。答案就是大数据。

今年 7 月 Netflix 推出的纪录片 《The Great Hack》 (隐私大盗) ,完整还原了 2018 年 Facebook 与 剑桥分析 (Cambridge Analytica) 数据门事件的原委。虽然纪录片中只记录了自数据门事件被揭露后所发生的事情,其背后所隐藏的真相也足以令人叹为观止。

剑桥分析是一间自称基于数据挖掘、以及行为数据研究为政治团体提供宣传战略的咨询公司。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其实这是我们作为互联网用户早已熟悉的一套理论。就好像科技公司利用我们的个人行为数据来向我们推送可能喜欢购买的商品一样。剑桥分析通过用户的个人行为数据,可以预测甚至是准确地判断用户的政治倾向、性格,并对这些用户进行影响宣传。

正如下图泄露的剑桥分析为当年特朗普选举所做的计划书中一样,通过收集原始数据(事实为通过Facebook 上一款性格测试游戏获得 5000 多万用户的行为数据),为用户建模并找出符合某种特定画像的选民(例如,政治倾向仍摇摆不定或是拥有容易受影响的人格),再通过大量多平台的社交媒体以及渠道无孔不入地向此群体进行内容传输,以最终影响他们的想法。

这些内容中除了具有偏向特朗普一方的文宣、倡议之外,更多的则是诋毁另一方候选人希拉里的假新闻、以及夸大事实、危言耸听的图文、以及视频等。而当用户一旦点击过一次相关的内容,算法通过分析便会向这些用户推送更多相关的内容。

这些骇人听闻的标题,可怕的图片,每天以十分密集的频率向这些用户在各个渠道推送,即使一个之前对希拉里候选人完全没有任何想法的用户,也自然而然会产生对其负面的印象。纪录片中还提到当时的一个内部宣传企划叫做“Crooked Hilary” (不诚实的希拉里),其 logo中将 Crooked 一词中的两个 “oo” 画作一副手铐,暗示希拉里有罪,让人产生不悦。

记得当年我在Facebook上也曾反复被推送一则假新闻,称希拉里已病危,其中多张经过修改的图片,夸大其咳嗽或是疲惫神色的照片,同时配上各种一本正经的分析声称某些照片上的她妆容不一样是因为其为替身等。这样的新闻,通常来自一些不知名的小道消息网站(有些甚至是为选举量身定制),但是每天打开各类软件都会不断向我推送,导致我至今印象深刻。

同样是这份计划书中,对搜索结果的广告剑桥分析也有相应的“诱导”,当用户搜索 “特朗普 与伊拉克战争”的时候,搜索结果第一条的广告便是剑桥分析推荐购买的“希拉里支持伊拉克战争,特朗普反对” 这样的误导信息。

这一招对于美国大选非常受用。美国的选举地图上,一些根深蒂固的深红、以及深蓝州是很少会翻盘的,每一次选举真正能决胜负的便是那些摇摆州,其中民主党以及共和党的支持者人数不相上下,如果赢得了这些摇摆州的选票,便能最终获胜。而剑桥分析的这一套方案,恰恰是瞄准了这一小部分摇摆不定的或是还未有任何明确政治意见的选民。一旦掌握了这一小部分人的选票以及心思,操纵大选确实不在话下。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已经觉得剑桥分析这个公司真的,还挺“牛”的?事实上,在特朗普获选之前,这间公司还曾服务过奥巴马选举委员会,也帮助其赢得了上一轮的大选。Alexander Nix 便是这间公司的 CEO,在影片中许多历史视频中,Alexander 曾充满自信地向其潜在客户也就是世界各国的政治领袖宣传剑桥分析基于大数据以及技术的智能解决方案,非常具有说服力。

剑桥分析于 2013 年参与的一次选举活动,就多次被 Alexander 拿来作为成功案例分享。中美洲国家 Trinidad and Tobago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的两大政党主要来自非洲裔以及印第安裔群体,而那一年的大选中印第安裔政党与剑桥分析合作。

剑桥分析帮助该政党策划了一场名为「Do So!(这样做!)」的网络运动。这场运动尤其针对该国甚至是整个加勒比海的非洲裔年轻人,通过他们喜爱的饶舌说唱、流行文化以及网络搞笑表情包(meme)等宣扬一种“年轻人很酷,不参与政治,就不要投票”的反投票文化。由于通过剑桥分析的研究表明,非洲裔年轻人更叛逆,并且爱跟随潮流,如果社会让他们 “这样做”,他们就偏不爱这样做。

基于数据分析而发起的这项「Do So!(这样做!)」的运动果然在当地非洲裔青年中蔓延开来。一时之间,网络上遍布年轻人自发创作的运动作品,他们发明了自己手势、舞蹈、涂鸦、音乐等以支持这项运动 。

而另一边,印度裔的青年因为在文化上更顺从父母的意见,他们一定会投票支持自己族裔的党派。最终,约有 40%的 18–35 岁选民投票,印度裔党派以及剑桥分析通过让对方不投票,拉低对手的投票率,而躺赢了这场选举。

如果你还认为剑桥运动与 Facebook的数据联合起来只是为选民提供了更多内容,而最终的决定还是你自己做的。那不知道当时参与了「Do So!(这样做!)」运动的年轻人看到这部纪录片后有何想法。

你所想的,真的还是你所想吗?

纪录片中所有的矛头都直指 CEO Alexander Nix,他本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拒绝谈论与脱欧相关的话题,并表示剑桥分析并无参与。但随后又有诸多证据显示剑桥分析曾与主张脱欧的组织Leave.EU有商业合作。甚至 Alexander 本人在私下谈话中被爆出洋洋自得于剑桥分析影响脱欧公投顺利成功一事。

影响脱欧、美国、非洲、南美、甚至亚洲多国的选举都曾有剑桥分析的身影,这样一间基于数据挖掘的咨询公司,竟真的是 “操纵” 了整个世界。

虽然 Alexander Nix 本人在剑桥分析宣布破产后仍然以技术为名为剑桥分析所做的一切正名,但是这间公司早已于去年宣布破产。纪录片中,主要以一位 Privacy Activist 的大学教授,《卫报》调查记者,以及原剑桥分析公司员工爆料人的视角展开,因此关注点主要在于事件爆料后各方作出的回应以及剑桥分析的处境。而对于剑桥分析这一方人,并没有太多取材。

在纪录片结束后,我的心里还是很沉重。虽然剑桥分析已经不复存在,但是我相信还有更多这样的公司或机构在做着相似的事情。即使我们一气之下删除了 Facebook,还有 Twitter,微博,微信或更多服务在使用着我们的数据。并且,事件中另一个重要的“帮凶” Facebook 并没有因这一事件而作出更多的改变。扎克伯格虽然仍然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来到国会游说,但是人们还是一次次“原谅”了它和它的庞大的拥有海量数据的社交平台。

这几年来,我们看到欧盟颁布的一般数据保护条例 《GDPR》,以及中国从今年开始实施的《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等针对用户数据隐私安全的立法开始出现。这些数据法案例如 GDPR 虽然给了用户对数据的知情权和删除权,但用户仍然处于很被动的地位。用户能做的只是在得知了自己的数据可能被使用后,再前去进行删除或责问,或不得不放弃使用某些产品。

在复杂的数码世界里,用户要面对大量“居心叵测”的公司,而公司也要面对海量用户时不时的质问,这似乎是一场永远无法结束的追讨。这个世界对数据有需求,就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新办法出现来获取这些数据。

只要讨论到数据隐私的议题上,难道这两者就不可兼容了吗?我希望未来的我们,是可以有选择的。

我认为,用户不应当再继续追着数据使用方跑,而应该反过来,自己做回数据的控制方,这一“控制”,并不是居高临下的意思,而是用户自己选择自己数据的“可获得范围”,“可获得对象”,以及“可获得时长”。而需要收集用户数据的那一方,则应该提供绝对安全、匿名、可靠的数据分享方案,并与用户共享其数据分享带来的价值。这也是我所在的创业公司 Measurable 量数想要完成的愿景之一,通过区块链技术,测量用户贡献匿名大数据的价值,将其数据所产生的价值以数字货币的形式归还给用户。

当然我知道所有想要改变用户与数据关系的尝试,在目前看来都是具有挑战性的。大多数的用户甚至还停留在还未有数据隐私意识的阶段。剑桥分析这样魔幻的故事,未来只会越来越多。个人用户数据的范围也越来越广泛,从隐私信息,到人脸信息、甚至 DNA 生物信息等,数据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快。但是我们对数据的掌控、隐私的意识却还没有跟上。

今天的大数据可以操纵美国大选,脱欧,改变一张张选票,那明天的大数据?能做什么?

我是 Charlie Sheng。Measurable AI CMO,Y Combinator 校友。关注科技、创业与生活。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科技语言学 (somegoodsoup),或 Medium 博客 https://she.ng

communicator for technology. stories on startups, tech industry, big data and comic book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