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7/16七月上旬

趁明天飛馬尼拉前彙整生活記錄,7/30後才會再次連結回原來的生活圈。


17/07/02

昨天跟歆卉約去MOCA看李真的個展, 許久沒見卉仍是仙氣飄然,多了溫婉自信,話鋒精準卻語調輕柔,笑容極甜。
卉的底蘊是既深且廣又不失細節,聊情感體悟,聊社會觀察,聊文藝評論,我聊得盡興,也自慚形穢。
我替卉感到高興,卻也想到,各自在生活裡打磨那麼久,卉打磨出光彩,那我有嗎?

超配合的歆卉,等我調整快門拍出,世界越快,我越慢的格調。哈哈哈。

看展覽前先參加座談會。
我喜歡李真,不只是他的作品,也喜歡他本人。
他的銅雕有種自然生成的有機感,玉鐲的溫潤感。
視覺上很舒適,大,但是圓潤的曲面,還有體積上下分佈的拿捏,削減了壓迫感,會讓我想去親近擁抱它們。
我特別喜歡去觀察它們的眼睛,單眼皮,微張,帶點笑意,像佛像般。
他一直說自己習氣很重,我也對他不很瞭解,或許他謙虛,或許他修習很多年。
在現場的他不失禮貌、情感真切地直話直說,分享許多體悟和小故事。

左三是李真,右三是吳洪亮

另外,我也很欣賞講者吳洪亮的口語表達,
講話語調速度咬字得當,專業親和。用語精煉到位。
他說,李真以小我衝擊大我邏輯,並且達到技近乎道的境界,連形體上乍看下的粗糙,都有精打細算。
我一開始不相信,但是我看到作品之後,真的相信了,但不只是用銅雕作品去驗證,還有他的木雕作品⟨夜行⟩。
我盯著夜行某一角看,心想,哇賽,這些木材我想不到更合適的長短,更合適的排列組合,眼睛夠舒服了。

聖光

李真說這次最有感也最有溝通意圖的互動式作品是⟨聖光⟩,
(參考語音導覽:http://voiceguide.mocataipei.org.tw/MyWeb/Voiceguide/2017P3_019.html
他想說的是,社交軟體是個人展示平台,放大自我的存在感,享受關注的同時,也對潛伏在幽暗處的觀眾產生責任,無法隨性抽離,甚至伴隨自我的扭曲以符合期待。
有道理,渴望自我價值被肯定的人類,多少還是背負著虛榮心在過活的。
到了幽暗展場,前面是三位結伴的外國男子,其中一人站著給光強打,讓風猛吹,其他兩位在旁邊拍照,我和幾位散客在旁邊看著,能理解了。

李真說人生有很多方法,只是他選擇文藝的路。
我想他指的不只是生存工作,也是情感宣洩、思想寄託的管道。
在思考林奕含事件和讀過王安憶訪談,又經過細碎反芻、自剖反思之後,
覺得藝術其實沒特別玄虛,藝術家同樣是匠人,也是在幹活,心靈不一定高尚,反覆出現相同的技藝,表達人類的共性。
只是藝術能統合美、情感和意義,激發靈魂的aesthetic emotion,breathe life into 日常,觸動人或使人頓悟。
也是因為如此,藝術家得跟人群保持若即若離的距離,
近得能參與理會,遠得能觀察分析,再轉化成藝術。
他說:“我並沒有和這個社會脫節,我很了解這個社會。”所以他知道社會需要什麼。
這讓我想起三年前參加富邦辦的講座,藝術家徐冰曾經提及,“搞清楚你可以交給社會什麼,社會才能回報予你。”
對呀,于忻,你能給社會什麼?
多去打磨打磨吧!


17/07/03

因為雲愛旅行
所以雨林會變荒地
沙漠會成海洋

雲想出發喚來風
雲問
這次我們去哪兒啊
風說
看你突然喜歡哪
就像突然厭倦哪一樣

於是一處燥熱有人祈雨
一處有人引頸盛裝甘甜


17/07/04

在以各種方法結束包含白雪公主在內的99個美少女之後,
皇后來到最誠實的顧問面前。

“魔鏡呀魔鏡
告訴我我現在是不是世界上最美的”

“殿下很抱歉,您接近最美,但您還不是最美的”

“誰,是誰,快說”

“是遺憾,殿下,遺憾最美”

皇后銳氣頓失,
恍然大悟,無語望天。

當晚,
受僱二十多年的美少女拘捕隊遭資遣,
後院大火熊熊吞噬面膜、精華液、按摩霜,
宮裡沒有任何人知道皇后的去向。
魔鏡也就此消失。

多年後,
有人在瑞士打聽到她。
聽說她陪阿爾卑斯山的少女放羊,
偶爾吃吃乳酪火鍋,泡泡溫泉,
聽牛鈴悠長響叮噹。

圖by我也不知是誰我也想知道


17/07/05

[嗎啡級好聽呀,愛朦朧人朦朧歌朦朧]

春霧中
大拇指 食指 中指 無名指 小指
男子用指腹輕捧冰涼白透的晨露
唇敷在花蕾鮮紅傷口

薄霧泌出酒氣
薰得男子眼睛瞇成線
眼光卻始終纏著被暈開的羞赧

破曉晨鳥第一聲鳴叫
沖散酒氣

男子手方抽離
醉眼還未回神
白露逝矣
枯花垂矣

霧開了
露 花 男子 全醒了


17/07/06

想起自己初次聽見胡德夫的現場演唱
貌似是國中時的某個夏天
報名參加台灣文學營
(當時長相蒼老的我已經被同桌吃飯的漂亮姊姊問是讀什麼科系的😂)

那是一場座談會後的表演
我已經不記得座談會內容
我的位子很後排
不過視野很清晰沒被擋住

胡德夫坐在電子琴前
我不記得是什麼歌
但是是一首非常激昂壯闊的歌
我當下震住了
這明明是電子琴怎麼這爺爺可以彈得像管風琴一樣穿透
然後他粗曠渾厚的歌聲加進來
被 吸 引 住 了
我頓時明白以前看文章裡形容音樂用”奔放”兩個字是在表達什麼
用極致奔放形容胡德夫不為過
不只音樂還有情感情緒

我記得當時很刻意在筆記本上記下胡德夫三個字
其他還寫了什麼全忘了
現在筆記本也不知道丟哪去了
可是他的名連同那份撼動一併印在腦袋裡

今天看這篇文
聽他的歌一樣享受😍
更附加幾層活生生的故事
更深刻更有韻味



17/07/12

幾天前爸媽去沖繩玩,大弟在台北奮鬥,小弟去九份玩,好友筑和殷分別去關西和歐洲玩,昕在台南備考,沒有人可以見面聊,月經來也不便游泳消遣。

一個人在四層樓空蕩蕩的屋子,第一次有濃得化不開的孤寂感,只能跟自己說晚安。

好在有目標可以努力,準備去菲律賓做志工,支教建河堤,也讀書瞭解下人類學。

很神奇的是,第二天開始,舊雨約見面,也因籌備志工事宜認識些新知。

因為做教案和理解人類學,還有跟人交流,整個腦袋資訊量爆炸,不及備載,隔天又有所得,忘了一些,又很執著一定要記下來,趁現在稍微有時間,趕緊濃縮做筆記啊。

7/5:沈老師。跟大二上他課時一樣沒啥變,坐在副駕看老師開跟媽同款的車很酷。吃飯時,聊到生活的等級差別,老師說要懂得五感美學,吃飯也該講究。跟老師提人類學,但是老師誤解我的意思,不過我也沒去辯解。想說的是,學習人類學,可以藉由它的方法,找到觀察生活和文化的切入點,可以更細膩,更多層面。但老師勸我,要多多從身邊的人開始了解起,別捨近求遠。(可能是窄化成多個民族誌,不過也不怪老師,我起初也以為人類學只是這樣)。提及之後可試試到老師的工作室幫忙剪接。看了些他們先前的作品,不會太難。

7/6:國中老友皓。打拳班聚會才剛見過,又再約我。聊他在瑞典的事。瑞典的文化,公平正義、相敬如賓(冰)、準時,狗狗不能被單獨留在家中超過八小時,一旦遭舉發,要開罰,狗要被帶走,因為沒照顧好牠。理由是狗是群居動物,牠不能被留在密閉空間裡,牠是會不安的,除非你把牠放在開放的戶外空間(還有規定空間要多大)。飯後帶我去乳姑山散心看夜景,反倒幫他拍了不少相親照呀。雖然他嘴上說把我當成是唯一能侃侃而談的朋友,但還是和他保持距離比較好。離開前他問我能不能擁抱,我說不行,他也沒再說什麼。

7/7:新朋友琪,志工同組組員。從沒見面過,在麥當勞門口對上眼相認。是白淨可愛的妹子,感受到自己的老態。喜歡喝飲料。先前去美國的時候飲食不當,導致胃炎。現在飯前還是需要先吃藥。讀公共衛生,跟我分享,以前上課學到菲律賓好多傳染病,考試只要考到菲律賓,疾病幾乎全選就會對,也不曾很仔細的背過是哪些,想說跟自己沒關係,沒想到這次就到菲律賓去當志工了。

7/8:休息一天。讀人類學覺得太有趣。應用在現代社會還有商業職場,是種軟實力的表現,不過人類學是需要時間浸淫才能沈澱出成果來的。很奇怪的是,當我看到“可能性”三個字的時候,我流淚了,讀個硬梆梆的理論書也能流淚,想起當時還在租屋時為什麼屈就於那個處境,其實我是可以選擇的,是有更多可能性的,是自己困住自己。現在豁然開朗,覺得自己真傻。

7/9:志工第二次籌備會,見到大家,試教教案。感受到每個人不同的氣質,以前比較遲鈍,現在敏銳點。裡面我跟領隊一樣老啊啊啊啊啊,其他都是弟弟妹妹,受到年齡的脅迫了。試教的過程,發現自己可以自然地換上親和正向的老師人格,忘記要害羞,把一群國高中大學生當成小學生來帶,神奇的體驗。也發現自己比較敢在大眾面前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又不失禮,算是進步了吧。

接著去看質感阿Ray的個展,展名是返鄉。她說,雖然身在家鄉,內心卻一直有種在向遠方尋求歸屬感的矛盾。喜歡阿Ray的畫,每一張都舉重若輕,包裹著愁思。但是不能看太久,不然會容易忘記要煩惱悲傷,但並不是因為快樂,而是因為它們一直悶在那,忘記它們原來的沉重,只是習而不察。

其他:

發現寫教案也類似在寫劇本,要引人入勝。首先,先用開場勾引興趣,留下懸而未決的問題。再來,一次次讓孩子跟我有互動,有接收新資訊,有發現能夠前後對照連結的內容,也就是找到答案的同時獲得驚喜。最後來個結局,讓他們得到些什麼,能夠跟生活有所呼應,能夠運用。

做教具也費心思。因為環境文化不同,要去猜想他們已經理解的範圍到哪,而要怎麼建立一個橋樑,讓他們能夠從原有理解的範圍,跨到新的領域。像是解釋單字,就要避免使用現代化的物件,要多利用自然環境的物件來解釋,因為Hitoma這兒現代化未深。多用具有共通性質的概念來講解,像是帶入食物、親情這種元素,幫助孩子進入情境,學習效果更好些,孩子也比較有共鳴,不容易注意力分散。

啊,記錄還是趕不上遺忘呀[流泪]


17/07/12

朋友大豐收寄來滿滿兩箱驚喜
那個顏色看起來太誘人了~😍
可是一吃多就會過敏呀😣

只能默默吃點芒果乾解饞喏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就是你在我眼前,我卻不能吃你😂😂😂😂😂


17/07/14

看到這篇,內心好溫暖😊

學電影,也喜歡接觸各種藝術,修過音樂系的音樂治療課。今天才知道連植物人也能透過個人化後的光影聲音刺激而甦醒,再次讚嘆藝術的力量✨

比起硬梆梆的傳統科學,藝術是一把變化多端的鑰匙,它總能有方法化為一個最適合的樣態,滑進鑰匙孔,解開問題的大鎖

可能科學,只能一步一步照著邏輯推演,而找到出路。可是藝術,有時只是直指內心的靈光一閃,就從起點,飛到目的地。

所以也是因為如此,我還是覺得我對藝術一無所知呀,太神奇了😌


17/07/15

再過兩天就要去菲律賓,有預感從那兒回來就會有大筆的文字帳要還(明明自己就是那個窮追不捨的債主),快來把近期累積賒欠在腦子裡的還清📝

1 很高興在大學最後一學期選到瑜珈課和散文課,不是在於這兩堂課提升我多少技能,而是它們讓我找到我願意一生都 stick to 的價值。雖然只是乍看下不大重要的小事,不過我相信涓滴可以成流🌅

瑜珈課在剛失戀的時候拉了我一把,早上起床半小時的瑜珈像迎接旭日的儀式,延展身體,調整呼吸,靜心。感受到自己的進步,原先做不到的已經能夠駕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X6I6vs1EFs

之前看過一句話:世上有三樣別人拿不走的,吃進肚的食物,讀過的書,孕育於心的夢想。後來覺得做運動也同樣有投資自己的特性,不虧待身體,身體也會以體力肌力反饋。所以在老爸的高爾夫入門教學時,發現自己更能順暢使用腰力和放鬆,打九十顆不至於腰痠背痛。游自由式沒以前那麼費勁,雖然還是累🏊

很有趣的是有個無心插柳的插曲。

故事是這樣的:在板橋準備搭火車時被一健身教練”歌神洋“攔下,在他有誠意有條理的推薦下,我到他所在的健身教室參加一堂”肌肉管理“的體驗課。那裡沒有豪華裝潢,器具整齊排開,課堂前遇見的大哥大姊都精神飽滿,幽默風趣。(還有營養師姊姊超風趣,說我像周冬雨,哈哈大快我心呀)健身前,大夥兒一起暖身,中間健身,最後大家看著投影螢幕上猛男辣女在健身的影片做收操,外加極具凝聚力、朗朗上口的精神喊話時間。像個溫暖大家庭似的,像潮水吸引我加入,不過因為離家遠而作罷。

在這次的體驗裡學到最受用的,是腹式呼吸和運動的結合。吸,丹田隆起,配合延展、放鬆動作。吐,丹田內縮,配合緊繃、使勁動作。這個又可以運用在瑜珈、游泳、高爾夫裏頭,運動過程順暢得多。

散文課。課堂內容豐富,但閱讀寫作要靠累積,短時間內要提拉層次也不容易,反而讓我受益匪淺的是林老師本人講課時給的啟發,很感謝他。

第一堂課剛巧就是我生日那天,課堂練習要我們用一個東西來描述自己。我用”灰“。

我寫了:「或許可以說我灰得像縷即逝的煙,甚至也能說我灰得如同燃後的餘燼。灰是一種可有可無,模稜兩可的存在,瀰漫在空間之中,卻又見證著時間的經過。灰總是不溫不火隱匿,不屬於黑或白,卻異常和諧。灰是漂泊的,它瀰漫,再消散。」

老師大聲朗讀,說我的文字很自戀,相當自戀(他自戀說了五次之多),說我把灰寫得很有姿態很優雅。

當下被說得很不好意思,故作鎮定,我猜我的臉一定紅炸了😳

我後來明白為什麼是自戀,除了因為剛失戀超級自憐,我本身在文字的表現上,太過自我耽溺,過於反覆雕琢,太想獨樹一格,沒去照顧讀者讀起來順暢與否。

再來幾堂課裡又有幾番醍醐灌頂:

報導文學:勇於問「優」問題,持續保持採訪意識。/「既然都來到這裏為什麼不深入點?」

旅行散文:探索慾很重要,好奇心愈大,獲得得愈多。/旅行,是抽離日常生活的軌道。/通常敢獨自盲旅的人,對自己生存能力很有自信。

然後來到最後一堂課,最有意義的一句話,「生活要有意識」。

意識等於是自我提醒,我是誰?我的理想、目標、價值是什麼?我現在在做什麼?而我要怎麼從我現在正在經歷的這些事汲取能量,幫助我更接近自己的理想、目標、價值?

說得太對了!雖然這樣很累,時時刻刻要抽離到一個稍高稍遠的視角檢視自己,但如此一來生活的含金量就會提高,做任何事都是在淘金。啊,還要多多加油學習📣

2 這幾天讀到黃宜君的⟪流離⟫。還沒看完,但是魔幻寫實的內容,流暢有韻味的文筆,作者細膩優雅的小題大作胸襟,竟然改善我失戀後對於做夢以及記錄夢提不起勁的狀態,做了幾個精彩好夢,有白牆上一個洞的夢,樹洞的夢(只有幾個分鏡,詩意),終於交了男友卻無疾而終的夢(兩個,其中一個最後被蛇嚇醒,另一個記得他姓紀,是個有名有型的大叔作家兼評論家😆)。

3 到老友雄的外婆家學包餛飩,吃完後聊到以前的事 — 曾經他宣揚我的過錯只為切斷我和別人的親暱,以便獨佔我,以及刻意說些難堪的話試探我的底線,想看我爆發或崩潰。事隔將近十年,這件事仍時不時會在夜闌人靜時回來叨擾,第一是自責曾犯下那些幼稚的錯,第二是難過那段時日的折騰。但是這次跟他面對面攤開來說,理解他當時行為動機後,本來就沒有怨懟,而心裏僅存的疙瘩,竟然就妥妥地剝落了。也意識到這十年來一直沒反思到的重點,「要設定底線,並且堅守」,不然有人就是喜歡試採軟柿子的底線。

心輕了許多,很感恩。

這件事也讓我聯想到「修復式正義」,雖然修復式正義是強調彌補勝過懲罰,著重在加害者明瞭自己的行為對被害者帶來什麼樣的傷害,並且修復被害者和加害者的關係。但是我覺得如果雙方有更深入的雙向對話,或許不只是加害者從善,被害者也能得到某種程度上的療癒🌈

4 更能理解爸爸對我們的愛。爸爸愛得很隱晦,像個孩子有點沒安全感、依賴任性,像個傳統男子,不當面表明。

故事是這樣的:有次我很喜歡的長輩瑩阿姨來家裡坐坐,聊天時我提到我很喜歡「生活要有意識」的觀點,可是阿姨反而是舉了個例子:“有個年輕人平時不聯絡,需要幫助的時候才來送禮攀人情”,並說這樣不可取。我當下是難過的,阿姨雖然是沒聽懂誤會了,但是代表她內心判斷我是這樣的人,才以這個例子回覆。我當下也不知如何是好,再怎麼解釋也很難說清,只好暗自吞回委屈,表面上嗯嗯是呀陪笑回應。爸爸當時注意到了,幫我用另一種觀點切入,溫和回覆,但阿姨似乎也沒有catch到。

再來最近也才曉得,許多我誤以為自然就水到渠成的事,其實是爸媽的用心良苦,是他們以遠見鋪路規劃,才能讓我那麼順利。爸爸媽媽都不是從事創意工作,卻放手讓我和弟弟們走這樣的路,很開明,而這樣的開明也是得來不易的,和爸聊天的時候,爸輕描淡寫一句話:「所以我也要自己先去多了解那些,雖然不能給你們實質幫助,但起碼不成為你們的阻礙,陪你們一起走。」🌄

天天天呀,我太身在福中不知福,感謝感謝感謝。這種默不作聲的愛,一想到就鼻頭酸酸的。等下再去煩老爸老媽哈哈。


“去菲律賓幹嘛?”

“當然是去教孩子、幫忙蓋河堤,當個和藹可親的志工姊姊呀”

我覺得我已經精簡很多東西,可是,還是一大包,40公升裝滿滿的啊。外加一個迪卡儂隨身小包。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Hsin Yu’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