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不了的

你領我走在水源豐滿的路上
有大風大浪
但從來不缺乏
有心動也不乏心痛
但從不傷透地吐出鮮血
你的保護不在左右
在尖刀刺入的最後一瞬間
好了
可以了
有酸 有酸到底的酸 快要痛到骨子裏
你說夠了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陳姓男編劇’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