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不開的歸返

參訪高原社區後的低調書寫

生命像是從不同的鏡位,再再讓我回到現場。

離開成功嶺的車上,看出的風景是給自己這十二天的回顧,與所屬中隊培養出的感情也暫時先道別了,期待著再次歸零的起點,會遇見什麼樣的人、會給自己生命哪些故事。

前往高原社區的路上,經過三坑子時,讓我想起了大學生涯,因為大學在內壢唸書,我們曾經在三坑子做過攝影學的紀錄,也拜訪過龍潭一帶的舊宿舍與鍾肇政老師親自分享故事。能再次走進桃園在地的文化中,像是一場新的鏡位,讓我再次播放一部感動。在地文化,一直給我很深的期待。

我跟「社區」的關係,也隨著成為異鄉人的過程有很深的體會,高一時就離開家住在學校宿舍、大學在內壢搬過兩次家、工作在台北搬過三次。每一次住進一個社區,都蘊含了興奮的期待、陌生的害怕接著建立起情感、直到有了家的眷戀。

進到高原社區短短的幾個小時裡,給我新的想像維度。原來在地社區跟人之間能如此生活。台北的鄰里之間雖然很近,但心卻始終保持著距離,甚至不知道鄰居是誰、里長辦公室在哪。台北市政府的有舉辦過一場居住正義展覽,其實非常多政府有所投入卻失敗收場的社區營造。但在高原社區裡,居民之間居然能創造出一定厚度的情感,並形成了一種「生活」。可以觀察到光是一個集會所裡,廚房的人員在料理著各式料理、處理行政事務的的區域、小孩子玩耍的桌子,到了用餐時間還會聚集一些年長著一起用餐,休息後返家。這對我來說是震撼的。

第二個體會是:「人」是「家」的原因。

所有社群其實最特別的不會是他們完成了什麼,而是最本質的:他們是誰。看著小孩們沒有滑著科技產品,樂天地玩耍與分享自己的畫作、看著媽媽們很有朝氣的隨著音樂舞動著、親切的分享著他們平常還都忙著什麼事情。無形之中,就會受到這些友善感染。也許因為從高中起就匆匆的想離家越遠越好的心,上午的互動中,油生一種走進家的感覺。因為這些「家人」,讓集會所成為每一個人的家。

第三個體會:家庭之於社區也許是讓人擁有第二個家。

我訪談束霞阿姨的過程中,她說到了會來這裡的原因,一個原因是小孩大了,在家也只是看著電視,在這裡可以很自在的做事情,也非常多課程可以上。除了理解高原社區的志工,都懷著什麼心情、背景是什麼之外,其實我聽到這裡時,不知道為什麼很快地,聯想到自己的母親,我記得母親也跟我聊過,其實她有一點焦慮,對於退休後的生涯產生一種無所適從的徬徨。如果眼前訪談的大姐是我自己的母親,是不是能一程度的化解徬徨?是不是能給自己自在學習的機會?是不是在這裡安心的擁抱第二個家。我意識到,社區營造更深的內涵還有成為居民第二個家。

工作三年到現在,其實我們的軟體產品,有一端就是給高齡使用者,我們花了半年多去駐點觀察、訪談,成功設計了科技最適合的樣子介入高齡者的生活。透過科技本身、溝通過程、使用過程,我們想說的是科技本來不應該是年輕人的特權,而必須真誠的貼近「人」、服務「人」。我能夠做的,是持續努力我們的軟體產品(科技與在地居住社群的軟體),也已經將這次寶貴的經驗跟我的團隊成員分享。讓年輕人、居住、高齡者、環境之間建立起扎實的網絡,真正的循環就會產生。同時也是我對設計本身的信仰、生涯的信仰。

再再讓我回到在地文化的命運,是家的呼喚。

-

低調役別心得 201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