讣告与白事

有没有人闲得没事读讣告?我偶尔会读一下。

以前听过某个讲座,讲题是什么忘记了,有个主讲人是做丧事服务的,大概是讲管理和客户服务之类的,并带来了公司全体员工为他来捧场。主持人施宏洲(前新加坡知名新闻主播)问其中一个员工:为什么选择这门职业?被提问的是一个装扮很酷的女孩子,她回答:“从小喜欢看讣告,还可以学华文。”在场的人都乐了。

《联合早报》最后一两版就都是讣告了:

哀启者:先慈 王门李金太夫人 恸于某年某月。寿终内寝,享寿九十五岁,孝眷等随侍在侧,亲视含殓,即日尊礼成服… 恭请普救善堂礼佛一午连宵…
姻亲族世乡友 谊 哀此讣 闻
[亲友名单]
服内尚有亲属众多,恕未尽录
同泣启

讣告中长长的亲友名单,好像是这位逝者的一生。人活了一辈子,就活出了一份名单:长辈、同辈、后辈、后辈的后辈,继承着前人的血,开枝散叶,流传给后人。

红白喜事以前觉得挺遥远,没有经历过,年龄渐长,开始陆陆续续参加各种婚礼和葬礼,发红包派白金。

新加坡政府出资盖的楼房叫做HDB Flat,通常一层都是空着的,只有建筑的支撑柱,英文叫做Void Deck,特指新加坡楼房的这种格局。这样的空地自然有用途,马来人的婚礼和华人的丧事就在这里举行。有时候这栋楼下是华人办丧,隔壁楼下正好是马来人的婚礼,唱个对台戏。

马来人的婚礼都很热闹,亲朋好友百多人,唱歌跳舞,还有手鼓队迎亲的。有一次隔壁正逢华人的葬礼,和尚要念经,两边商量了一下,各自退一步,婚礼的音乐停下来,让和尚们念诵往生咒,念完之后那边接着唱歌跳舞。真是很奇特。

丧事服务都是24小时随时待命的,接到电话后,连夜就把场地布置好,有冷冻功能的棺材也停放在楼下,一般是三天。灯光、桌椅、电扇一应设备置办齐全,还有饮料、瓜子、糖果等等。去到那里,坐下来和逝者亲人聊聊天,白金用白色信封包好,吃些糖果,喝点水,不要客气,是必须的。若是熟识之人,还会去灵堂瞻仰一下逝者的仪容。亲朋好友大多并不过于悲伤,还会笑容满面迎来送往,丧事的气氛不那么沉恸,逝者逝已,因而叫白喜事。更有甚者,开了好几桌麻将,一边搓麻一边缅怀过去。逝者至亲在此期间日夜守候,直至发丧。发丧之日,灵车开道,后面跟随众亲友,捧遗像,举花圈,沿路走去。

丧事规矩多。我同事老父去世,他百天内不可剃须剪发。我另一朋友父亲去世,请我帮忙做些事,正值我儿出世不久,她不肯进我家,怕影响孩子。去到灵堂,人家会发给每个到访者一条红线,缠绕在手腕上,以免把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带回家。如果走到楼下遇到办丧事的,通常要回避。

丧事的配套大体一样,因参与者不同,你可看出其生前的宗教信仰。有和尚来念经的,有道士做法事的,也有一众教友齐声合唱圣歌的,还有众人反复念诵一句话不停歇的,那是日本创价学会,在新加坡也有不少信徒。无论佛教、道教、基督教还是天主教,无论是幡是幅还是十字架,丧事公司都有相应的道具。

朋友以过来人的口吻对我说:“这个事不用担心,一个电话打过去,全部一条龙服务办到完。“

前文提到那个从小爱看讣告的女孩,主持人后来又问她:你男朋友怎么看你的职业?女孩酷酷地回答:我跟我女朋友感情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