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店第238天

黑糖麵包逼死我。

一、
以後如果預訂麵包有黑糖麵包就公布取貨時間五點半過後好了,乾脆所有麵包都五點半過後好了,真的是胃緊縮,四點過後店門口一有人影逼近我就渾身僵直,員工一號抬頭看門口我也是立刻進廚房跟黑糖麵包的麵團喊話。

分別留言給預訂黑糖麵包的客人,大家都人好好,取麵包的時候我有努力把大家的臉記起來(但我腦容量萎縮你們要多來幾次讓我複習la)。

一出爐放鬆瞬間感到巨大的飢餓,立刻去買招牌飯來吃。

二、
有客人沒有訂到麵包但還是到店外帶甜點,說是要協助我達成一個月收支平衡的目標,超好啦,立刻把剛出爐的少量珍貴迷你吐司分客人。

剛剛記帳,七月份打平!今天繳的房租是付八月的,所以我應該看七月份就好,截至8/5並且不算八月房租的話總盈餘是-4225470元,7/6付完房租後是-4226381元,幹,竟然打平還補虧損九百多元,感人!(負幾位數就不要算惹傷感情)

在此要感謝所有來了又來的客人,尤其是我上班路上騎電動腳踏車遇到朝店反方向走卻又走回來外帶並且連續三天上門的那位!

三、
又忘記鎖門,鄰居開了門掀了窗簾走進來,提著寵物運輸籠說要送蔡大哥。謝謝但蔡大哥恨籠子所以婉拒了,而且現在鬼門開這樣真的很恐怖啦。今天問員工一號是不是只有鬼平常才會被關起來,農曆七月大解放,神就隨時都可以趴趴走?那媽媽現在到底是鬼還是神啦,我老覺得最近媽媽在捉弄我。

一直記得有一年冬天媽媽穿著襪子在床上做伸展操,然後突然指著自己的襪子跟我說破洞了,我皺著眉湊上前去看,根本就被漂白水沾到一塊變肉色,媽媽騙到我笑得很爽,還用穿了那隻假破洞的襪子的腳踹了我的鼻子。

現在喝酒微醺中,希望明天睡醒看不會疑惑自己在幹嘛。

開酒是因為i deserve it,現在還在等明天小行星B612扮家家酒要用的麵包發酵。而且蛋造設計晚上來店裡拍攝產品照片完告訴我,有一位自己開店很講究的朋友跟他推薦我們,說我們麵包很好吃。阿、啤酒灑到衣服上惹。

四、
接到訊息要採訪報導我們。大概不會接受吧,覺得自己會亂說話,而且我也不太符合主流市場的趨向,同時又怕生(我能夠跟陌生人好好相處但如果可以我會選擇躲在舒適圈,而且舒適圈的最中心是獨處)(這樣的我竟然開店實在也是沒想到),也沒有提供大量商品的生產力(之前有商家詢問能否配合也是回絕惹),如果看了介紹湧入的客人們外帶都沒有自備容器我還要一個一個解釋大概會炸掉。大學時期喜歡的人說我是那種自己覺得對的事就會不管任何阻撓堅持到底不肯妥協的人但他不是,我那時候不明白他在說什麼,現在覺得他是先知。

但我也只是哪樣舒服哪樣做,並沒有什麼道德感,而且我也很害怕道德魔人,覺得事情都有很多面向,只是分析利弊得失做選擇而已,沒有所謂對或不對那麼明確的二分法。都是光譜。

五、
保全打了兩次提醒電話給我,大概也是累了。

六、
用多的麵團隨意包了杏桃跟新鮮莫札瑞拉起司,飯後我拿了那顆小餐包跟員工一號說來吃點心,員工一號眼睛發亮問我要選哪個抹醬,我說先切切看裡面包什麼,這傢伙用少女漫畫裡會有的那種溢出超多符碼的眼睛跟我說是杏桃嗎,我說除了杏桃還有起司。

員工一號:太奢侈了、太奢侈了。

起司溫潤了杏桃,感覺很溫柔,搭配奶油軟麵包體,跟裸麥杏桃是完全不同的個性。

人生中有一陣子反抗所有傳統加諸於生理女性身上的一切,像是廚房、針線活、溫柔、柔弱、順從、家庭,但一味的反抗其實也是一種被控制,真的要說心路歷程大概就是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嘗試各種事物,像是劇場、配音、爵士鼓、木工,最後怎麼都不會厭煩的就是麵包了,做麵包療傷吃麵包也療傷。

從前的我大概沒想到現在的我會鎮日待在廚房。但這些都是選擇,重點是讓每一個人都擁有選擇的權利,而不是說那種選擇絕對好或絕對不好。

我有預感整篇日記亂七八糟,這就是生活。

出爐!

【人】ChéRi BiBi
【事】烘焙咖啡館
【時】 平日 12:00–20:00(週二休)
 週三晚自習 13:00–21:00
 六日 11:00–20:00
【地】台北市信義區虎林街212巷15號1樓
【FB】https://www.facebook.com/CheRiBiBi/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cheribibi.planet/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ChéRi BiBi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