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店第457天

好想睡死,然後中午起床曬太陽。

my role model

去便利商店繳稅,第二個條碼刷不到,走去銀行路上大概百分之九十逼近的時候才想到今天禮拜天,回頭跟貓視線對上,邊看著我邊伸腿邊緩慢倒下,希望我的自在程度可以早日到達這個境界,自在到幾乎接近挑釁。

做完麵包本來要回家換車去別的店,結果蔡大哥對我哭哭於是撇下一切帶他去河邊走走,吃了點東西碰到床就昏睡到半夜,起床喝了一口水想要繼續睡卻異常清醒,各種細微的聲音與氣味,異常清晰。確認了自己所在的空間。大概再也沒辦法像小時候那樣昏睡了吧,擺脫日夜地睡,貪婪地睡,那時候被拖離床閉著眼睛進食然後爬回床繼續睡,以為是本能,原來是慾望。

竟然變得如此知足。

「這個人對我已經很好了」、「大家都盡力了」、「他不是故意的」、「做到這樣就很棒了」、「至少出發點是好的」、「至少不討厭」。

竟然變得如此知足。
大概就是這個部分偶爾會被稱之為正向樂觀。
但每當我感受到自己充滿生命力的時候,都是貪婪地索求無度的時候。

朋友搬家把植物安置在這,綠綠的,肆無忌憚地生長,真好,希望換了環境還是繼續這樣。

「它不用加肥料唷,只要喝喝水曬曬太陽,它就會自己換葉長大了。」
「太好了。」
「任性的長大。」
「那豈不就跟我們一樣哈哈哈。」

也是有這種時候,黏衣服毛屑的滾筒上,有隻自己黏上來的蚊子。這有避免的可能嗎?如果我是蚊子,我又不知道那有黏性,也沒看到別的蚊子碰到這種困境過,我能夠被歸責嗎?還是我太習以為常、太預設一切無害?或者我每次著陸前都該先用一隻腳輕碰確認?或許根本都是人類的錯?

如果依Julian Rotter的社會學習理論,大概算是偏向內控的人,但偶爾也會怪天氣怪時代環境,不算太偏執。

員工五號的「烤焦麵包在哪裡」系列

明日鹹食甜點有
小行星B612
威利Wally
扮家家酒
麵包籃
番茄蔬菜湯
戀愛惹
心太軟(現烤,東西送上去就快吃吧,或是點單時告知晚點上,不然可惜)

曖昧的第三個月
凸肚臍瑪德蓮
一夜情(酪梨冰淇淋 與 黑萊姆酒香蕉巧克力麵包)

✎ 從3/13(一)開始,使用插座酌收20元使用費

使用店家插座這件事不是理所當然只是互相,既然信任的前提已經崩解,只能使用其它手段讓我稍感平衡。因此,3/13(一)開始,使用插座酌收20元使用費,請於櫃檯點單時一併告知,找不到插座可以詢問,請勿亂拔使用中的插頭,謝謝。

店內聯展 【 恐怖片 x 陌生人 x 生活小悲劇 x 文件一 】

✎ 2017年2月份起營業時間調整為
一四五 13:00–21:30
六日 11:00–21:30

看能不能再睡一回,明天見。

【人】ChéRi BiBi
【事】烘焙咖啡館
【時】一四五 13:00–21:30/六日 11:00–21:30
【地】台北市信義區虎林街212巷15號1樓
【物】外帶或打包請自備可直接接觸食物的容器
【FB】https://www.facebook.com/CheRiBiBi/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cheribibi.planet/
【問答集】 http://ppt.cc/i3G40-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ChéRi BiB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