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店第559 & 560天

貴人。

一、
上次市集也是連兩天日記一起寫,事實證明我就是一個不到最後關頭沒辦法完成事情的人,愛拖延,但某種程度也是因為自己知道最後一刻的效率超高,所以。

總之,海報弄出來了、說明文書搞定了、手機找到了、麵包出爐了。

明明已經知道時間不夠還是在那搞些小細節自己爽,但總歸還是很爽。

二、
結果自己沒吃到野生黑啤,有機會再來做一批!揉麵團的時後黑啤酒的香氣一直留在手上,觸感也是好吃麵團的觸感,今天幫客人切開的時候順道檢查了一下組織跟香氣,滿好,下次也想試試高含水量版本,當然也是不打算加水,再多加點黑啤酒吧。今天這批加的啤酒量是兩瓶扣除我邊做邊喝的量,ㄏㄏ,問我幾cc我哪知道。

三、
賀!四攤都開張。

BiBi
六種麵包都賣完惹~而且最後六個麵包是常客以「剩下的全包」這種帥氣的話作結,聽到的當下瞬間定格像是日和那種以散射線條表現震驚或崩潰感的畫面。

生聲
接到單,錄心經,錄到一半爸爸來訪,逼爸爸錄一遍,然後兩個人又一起錄一遍。爸爸的聲音好好聽,是這樣習慣了好聽聲音的嗎?後來對於各方面都好但聲音不行的人還是沒辦法一起生活。覺得聽好聽聲音說情話就能高潮。除了爸爸。

二手書轉運站
好久不見的常客(一旦為常客終生為常客)特地帶書來捐贈,我一看到就不小心把心中的吶喊喊出來,「Sa~ku ~ra~」,常客很害羞的回「你還記得我!」真心黨,只要有真誠交流過的都在我心底站一席之地。常客換工作,阿、是這種原因真是太好了,總歸平安無事。那種點點頭的我真的就,如果臉部辨識記憶有一定容量,我可能質重於量(像是把熟悉的人的鼻子線條都記住)。

煩惱相談所
其實大家都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只是腦子太多事同時運作中,就像耳機線放在包包裡自己就會打結那樣,透過訴說,像是整理,就會看見那條清晰分明的線。最後收錢的時候還是略不好意思,畢竟聊到後面根本就是朋友在聊天,我也得到很多有趣的資訊;但大概就像現在沒穿胸罩難免駝背那樣,得不斷提醒自己沒什麼好羞恥的快抬頭挺胸。

明天沒有要做麵包,會整天窩在煩惱相談所跟二手書轉運站那區,歡迎大家來租我兼交換書。

四、
竟然在顧攤的時候把辭害/危機百科全寫完了!明天要端正坐雙手捧著拜讀,順便自己也寫一下。

危機百科/辭害 (可至店裡填寫亦可網路填寫,不定期更新詞彙,數量很多可分次、挑有興趣的書寫,希望有興趣的人能持續參與!)

五、
蟑螂最近子孫滿堂,走在人行道上到處都在竄,尤其是水溝蓋那邊;今天也有蟑螂竄進店裡。我對蟑螂這種生物毫無防禦能力,若要分析,其實蟑螂近看很美,跟甲蟲一樣亮亮的,但可怕在於無法預測的行進路線,基於相同理由我也盡量避免跟會飛的生物接觸,像是蝴蝶,蝴蝶邊飛還邊掉鱗粉。

如果蟑螂固定走直線,我就可以預測我能活動而不被打擾的範圍,彼此就能相安無事。

剛剛家裡出現蟑螂,我卡通般從椅子上跌下來。

六、
不管幾次都還是很震驚,但也終於意識到自己某種程度也算是嚴謹的人。上升處女。我不確定嚴謹這個詞使用是否合宜,目前腦中只搜索到這個。

若要說的話,比較像是中居正廣而非田村淳。

中居正廣聽完藝人婚禮請到哪個大牌主持、表演、致詞後表示,「並不羨慕」。

但難免會想,那樣的人生好輕鬆喔;有一次有吉弘行在節目中表示,自己其實原本是想走像狩野英孝、 出川哲朗那類受人寵愛的裝傻路線,但畢竟。

總之。

回家看了NHK製作的關於松本人志的紀錄片,感動。

七、
秘密的交換是類迪士尼快速通行。

八、
累壞的時候爸爸剛好打電話來問我要不要來接我。問爸爸市集抽牌說了些什麼,說是貴人多,我說我也是,「爸爸就是我的貴人,媽媽也是」。

回過神來覺得自己說了好甜的話,但也只是陳述事實。

前一天半夜在店裡打麵團備料,爸爸邊等我,我說我還要很久可以先回去不用等我,爸爸說沒關係然後自己滑手機讀日文做體操。

九、
姪女來幫忙顧攤,塞了一千塊讓她逛攤位,現在想想果然是複製了長輩的做法。如何表達愛呢?禮拜二訂為擁抱日嗎?花時間說說話嗎?要一起練習嗎?如何起頭呢?

十、
今天好臭,我是指我的身體,畢竟沒睡多少然後奔波又連續好幾個小時做麵包,汗臭油臭味,而且我口乾舌燥,搞不好還有口臭。

明天會香香的 >_^。

店內市集第二屆

來!

【人】ChéRi BiBi
【事】烘焙咖啡館
【時】一四13:00–20:00/五 13:00–21:30/六日 11:00–20:00
【地】台北市信義區虎林街212巷15號1樓
【物】外帶或打包請自備可直接接觸食物的容器
【FB】https://www.facebook.com/CheRiBiBi/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cheribibi.planet/
【問答集】 http://ppt.cc/i3G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