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店第657天

peace。

一、
今天完成好多事,中間還去上手風琴課,然後休息一下喝杯咖啡繼續。好棒,過程中發生各式各樣會引發各種情緒的事,但是我好平靜,只有最後離開店前吃到好吃的食物組合「噢」了一聲,其它像是打破還沒開瓶的紅酒、燙傷燙出水泡、遲到、捷運上被帶著狠勁的眼光注視、腳酸、東西重,我都有意識到但這些都經過我,並不停駐在我身上,也因此沒有煩躁或是沮喪或是緊張或是什麼的,但也沒有抽離。好棒,我終於也萌發出可能成為穩定的人的跡象。

二、
打破紅酒後,先把大片的玻璃撿起來裝在空的咖啡豆袋裡,然後再撿可見的細碎的部分,之後拖地,把大致液體吸附掉,再拿掃把把器具底下那些擅於躲避的碎片清出,小心收進豆袋裡,再反方向套上另一個豆袋;掃把以水柱沖洗,拖把連同水桶去掉紅酒換上清潔劑,拖兩遍,再以清水拖兩遍,就收拾好自己的爛攤子了。收完後看著無事的地板,想到自己小時候唯一被媽媽打的兩次之一就是在媽媽房間把豆漿打翻了,媽媽狠狠的用橘色水管抽我,我哭得掏心掏肺,但我當時得到的資訊是再也別把飲料拿進媽媽房間,我沒有學會善後,當時我也沒有善後,大概是媽媽清理的,而我也沒有見習,我在很遠的地方罰跪。

或許當初是學習如何面對與處理自己闖的禍的好時機,我後來花了很多力氣與時間自我修復這一塊。不過我也能理解當時的媽媽並沒有力氣這麼做,也沒有資訊引導,如果當時的媽媽有得到足夠的支持,我們都會好過一點。

很多情緒狀況是串連的,震驚、疑惑、受傷、生氣、否認、欺騙、遺忘、經歷類似的事重疊加重了情緒、意識到過去以這種方式持續影響現在、處理過去、重新述說過去的經歷、以每個角色的角度去詮釋過去的事件、試著以各個角色去重新經歷過去的事件、找出每個角色可能做出的改變、接受每個角色的難處與自身課題、接受過去既定的事實、接受一種偶然已經成為必然、以檢討過去的方式進而檢視現在正在經歷的事、找出現在自己可能做出最合適的處置。

要走完每個情緒每個階段,才有可能解套,如果因為太痛了太害怕了不想碰觸而放置,就會隱約覺得哪裡悶悶的;今天發生這件事後,我發現這部分我已經走完全了,終於、終於,不容易,寫到這裡有點想哭,想抱抱自己。

三、
但對於浪費了一整罐紅酒,感到抱歉,於是清潔的時候刻意把範圍拉大,讓整個環境都沾染一點紅酒香氣。

四、
試做一些休養期間發想的食物組合,原本覺得萬無一失的少了點什麼,不期不待的卻渾然天成。保持開放性的好處具體化就是這樣。

挖屋,手機軟體升級後照片看起來畫質好好喔,有軟體影響硬體的八卦嗎?

危機百科/辭害 (可至店裡填寫亦可網路填寫,不定期更新詞彙,數量很多可分次、挑有興趣的書寫,希望有興趣的人能持續參與!)

店內市集攤位長期募集方案

場租抵學雜費方案

書櫃區平日場地出租方案

集體創作計畫A

✎ 二手書轉運站BookStation
以書為主體,僅是架設一個空間供那些書籍來來去去;以二手書換二手書,若手中沒有二手書可自由決定付多少錢將想要的二手書帶走,捐贈亦可,歡迎歡迎!

✎ 開店日記自由捐款

郵局700
00011800855531
陳婉綺

找一本領空的帳戶開放自由捐款,作為開店日記(以及我人生)的對價。起始帳戶321元,之後每個月定期檢查一下,看看大家認為文字產出是否應有對價(社會實驗)。

✎ 「煩惱相談所」網路接單部門:ringthebellandpaythebill@gmail.com
除了不擅長的(像是跟我戀愛、約會;但戀愛煩惱相談沒問題)、太危險的(像是去摘懸崖上的稀有藥草)、太麻煩的(像是性、爬山跟一些犯法會有被抓風險的)、跟我核心思想牴觸的(像是把我當成客體),其它都來,收費三百元起(依執行難易度報價),任務執行中若有開銷另計;面談自由付費。

五、
已經好幾次了,在對自己的決定略有遲疑的時候就會有個證據出現讓我踏實。我真的覺得自己是被照顧被祝福的,我期待的或早或晚都會出現,有時候因為宇宙太容易回應我,甚至要克制自己許願,畢竟人有時候會許一些讓自己破敗的願望,有時候會以複斜的方式讓自己的歪斜平衡;要先意識到自己的狀態與最誠實的想法,才有辦法許下真正的那個最最最最想要的願望。

六、
員工五號明天(又過十二點了已經算是今天了)最後一天上班。一年中的後半我都在看病、治療、休養,就算人在店裡也都在廢,但二位工作能力都超高標,讓店一般運作,感謝。有時候我會覺得,周遭的人都是投射了部分的我,我能在歷任員工身上看到部分的自己,幾乎像是具體化我的部分性格,讓我有機會能夠面對並處理自身未盡的功課;有時候光是意識到就已經算是很大的進展。但畢竟不是我,算是兩個個體交集合部分對應我的投射,於是我有機會看到不一樣的選擇,一如平行時空的我,很有意思,是另一種可能。說到底所有人類都是,看起來再不相干的個性都有交疊的曾經,但漸漸因為經歷而產生了不同防衛機制、做出了不同的選擇,於是來到了不同的位置、對應不同的情境。

七、
台大遍地甩棍、公文與印章。

如果我在現場,我會怎麼做呢?324那時候警棍打下來,我逃走了,現場真的已經陷入某種瘋狂,不是理智運作會有用的狀態,我邊哭邊逃走,我一直記得離開的時候,一位斜揹黑色背包的中年男子經過我身邊、超過我、回頭走向我,並向正在哭著過斑馬線的我遞了一包衛生紙,他哽咽的對我說,不要哭,我們繼續。我們繼續。如果我在現場,我果然還是會逃走吧?我有沒有辦法做些什麼呢?我既害怕公權力又要仰賴公權力,想像一種保護讓我失去了實際的戰鬥力,身體上的心智上的;還是開車去把警察直接載來?駭客讓所有台灣人的手機、電腦、電視都切換成直播畫面?大一學的太極已經忘光,射箭可以遠距但我沒有箭而且也不準,怎麼辦?現場那種緊繃與無力感,我得想好不然如果真的在現場鐵定又會被不知所措淹沒。

小蘭這時候腿一定掃出去,果然還是應該學個什麼防身。

祝大家身心健康,腦子清醒,觀照自己的情緒,踏實經歷一切,睡好,防身。

【人】ChéRi BiBi
【事】烘焙咖啡館
【時】13:00–20:00(週二、三公休)
【地】台北市信義區虎林街212巷15號1樓
【物】外帶或打包請自備可直接接觸食物的容器
【FB】https://www.facebook.com/CheRiBiBi/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cheribibi.planet/
【問答集】 http://ppt.cc/i3G40-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