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詩練習 〕:睡前備忘

二十五歲
除了名字以外
沒能向他人說些什麼的日子
接近天亮時
他用數字
留下一點活著的備忘

這一天少了幾個錢
這個月還剩幾個天
秤了秤
自己生命的重量
睡得很少的他
覺得黑夜比白日漫長

也許就這樣了吧
這一年
不會變成他人期待的大人
也無法成為
自已想要的模樣

嚥下清醒前
最後一口溫熱牛奶
他心裡想
是不是有些
想要記住的事
正在消失啊

月初聽了一位詩人的新書分享。詩人除了寫作之外,本業為精神科醫師,因此對談人問到,自己精神科醫師的身份,為寫詩帶來哪些影響?
 
詩人說,自己遇到的每位病人都是天才,總能說出自己無法想像的,非常brilliant的字句。透過每場30分鐘的諮商,那些偶然迸發的,幾秒或幾分鐘的美麗對話,能讓他感到心滿意足。
 
這真是我聽過最出乎意料的回答了。
也許,寫詩多少需要一些悲傷來滋養吧。
 
回去之後,忍不住猜想,自己多感易碎的心會不會也有brilliant的一面呢?也許有天我也可以來練習寫詩,看看自己的玻璃心,是否也是詩的理想土壤。
 
這股念頭昨晚終於又浮現腦海,趁著失眠,硬著頭皮寫了人生第一首,也不知道算不算詩的東西。一早傳給男友看,請他猜猜是誰寫的。
 
他回答:林婉瑜吧?
 
嗯。這話我聽得滿心羞愧,卻也有些治癒啊。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