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元資本創辦人鄭博仁:中美的天使投資觀察

由投中信息主辦的「2016 年中國投資年會」在上海金茂君悅大酒店舉行,以「跨境、佈局、未來」為題,探討產業與私募股權的熱潮與前景。心元資本創辦人鄭博仁 (Matt) 參加了 4 月 11 日主題為「中美股權投資市場差異化趨勢」的巔峰對話。

以跨境為核心價值的心元資本,一開始其實只取了英文名字 — — Cherubic Ventures,直到第三年才有了中文名字。Matt 強調,Cherubic 的寓意為「天使」,也代表創辦第一天開始就瞄準中美跨境的天使投資,開出的第一張支票一定是天使或種子基金。創立六年來,已經於中國和美國投資 90 多間公司,比例約為四成和六成。六年間已有十五間公司的天使與後幾輪募資金額已經來到一億美元至三十億美元之間。

心元資本創辦人鄭博仁 Matt 與他的招牌格子襯衫。圖片來源:投資中國網

美國的天使投資組成與快節奏

在這六年的投資經驗中,Matt 觀察,中國的天使投資大部分由一個機構或者兩個機構領投,加上一到三位投資人,投資結構比較像 A, B 輪時的操作,有領投者、有董事會、有股份認定,當然,過去兩、三年間,中國的投資條件漸漸簡化,但相對美國仍然複雜。在心元資本的美國佈局當中,我們是高速鐵路 Hyperloop Technologies、跨境電商 Wish、智慧門鈴 Ring,以及被譽為下一個賈伯斯開發的睡眠監測器 Sense 的最早投資人之一,這些團隊的天使輪往往由兩間創投機構加上十至二十位天使投資人組成。由於美國的創業歷史悠久,體制相對成熟,創業者清楚了解事業拓展的困難,需要許多有經驗的人一同參與協助

而這也造就了美國快速的投資流程。Matt 說明,他和團隊通常會花一小時溝通所有問題,接著創業者會問他:「你以前投過哪些公司?」,然後打電話給這些公司詢問 Matt 是怎麼樣的投資者、心元資本非常幫忙團隊是真的假的(真的啦!),沒問題且談定投資條件後,在 DocuSign, ClerkyeShares 等融資服務平台上電子簽名後就立刻匯錢了。

天使輪募資對美國的創業者來說,是為了快速找到提供資源的重要夥伴。

企業溝通平台 Slack 在今日大獲成功,但其創辦人 Stewart Butterfield 的前兩間公司都失敗了,這證明了產業技術一直在變動,但優秀的創業者必須在對的時間找到規模化的機會,這時便需要投資機構的系統化協助,以及其他天使的人際網絡,能夠隨時透過人脈找到重要的資源。心元投資的 Hyperloop Technologies,當初創辦人兼技術長 Brogan BamBrogan 決定實現 Elon Musk 的高速鐵路時,Uber 的早期投資人 Shervin Pishevar 便加入團隊成為共同創辦人,協助團隊募資和營運。Matt 並補充,美國的人際網絡很開放,大公司的創辦人與執行長們都很樂於分享,今天如果要見到 Facebook 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大概只需要透過一個人就能成功引薦。

雖然中美的投資結構仍有差異,但兩地的交流愈來愈密切,過去美國公司大部分都等到上市規模後才想到中國與海外市場,但有了 Uber 與 Airbnb 進入中國的經驗後,團隊在 A 輪或 B 輪就已經開始思考中國與海外市場的計劃。愈來愈多的海外公司與中國優秀的團隊、資本相結合,再一同開發全世界的市場,是 Matt 看見的新一波強烈趨勢,也是心元資本的跨境角色發揚價值的重要時刻。


追蹤心元資本 Facebook 專頁,了解最新產業觀察:
https://www.facebook.com/CherubicVen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