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創公司怎麼挑戰跨境物流?Flexport 聰明結合人類智慧與機器

在中國 1111 購物節與美國黑色星期五購物節一年比一年的瘋狂中,「跨境電商」四個字成為了品牌主營運的核心目標之一,而在跨境電商中,物流往往被認為是最複雜的一環,品牌主必須精準地掌握到貨時間,否則收件日期不固定或待貨時間太長,都容易令消費者喪失信賴感。

為了跨越跨境運輸的藩籬,「海外倉儲」成為解決方案之一,eBay 於 2015 年發表的《海外倉儲:跨境電商新型態》報告中指出,台灣賣家使用海外倉儲的比例,從 2012 年至 2014 年第四季成長了 32%,而且同一商品從海外倉儲出貨的銷量比直郵商品高出三倍,可見快速準確的到貨有利於商品銷售。為滿足快速增長的跨境運送需求,台灣的 Uitox 以平台之姿在東南亞市場建立倉儲中心,平台上的品牌主只需批量運送至 Uitox 各地的倉儲,便能由 Uitox 代為準時出貨。

中小型品牌主崛起,因應的物流服務在哪裡?

中大型品牌可透過批量倉儲掌握跨境的出貨時間,也較容易和物流業者簽約優惠價格,並於電商平台上取得較高的曝光,但隨著愈來愈多小型品牌主出現,以及在群眾募資成功的新創公司,每一件商品可能都必須送至不同的國家,不僅耗盡小團隊的心力安排物流,分散的目的地也導致運費高昂,因此像 Floship 這樣的公司便因應而生。Floship 位處於世界物流中繼點的香港,提供群眾幕資成功的公司與中小型品牌主從事電商的一站式解決方案。Floship 和不同服務的業者合作,協助品牌主完成工廠撿貨、商品包裝、集成至香港的倉儲再運送至多個國家的繁瑣作業。

Floship 協助 Kickstarter 上成功募資的 Jaha,在 14 天內將商品寄給 1300 位贊助主,省下 50% 的運費。

科技公司怎麼挑戰物流產業?

從 Floship 的服務中便能看出物流貨運非常仰賴人力協調的現況,必須和多方業者詢價、比價、安排內陸到跨境運輸的銜接流程,位於舊金山市區的 Flexport 希望結合軟體科技與產業專家的經驗,改變物流貨運不透明的結構。他們的客戶主要為在中國製造的美國品牌公司,其軟體中公開的貨運資訊,讓品牌主可以在軟體主控板上選擇從製造廠到目的地一路上的運輸方式,獲得報價與時程後直接完成預訂,最後再透過 Flexport 追蹤運送狀況。除此之外,也將品牌主合作的製造廠商資訊統整進軟體中,協助掌握出貨狀況與調整效率。

Flexport 的軟體主控板

Flexport 執行長 Ryan Petersen 十七年前便開始接觸物流,當時他和哥哥從中國批發低價的商品,藉由網路轉賣給美國的零售業者,在跨國的銷售經驗中,他發現物流的繁瑣與極度不透明。現有的貨運代理商多以人力接洽業務,必須透過電話或信件一來一往地詢價、比價,然而運輸中的種種細節都可能影響價格及時程,例如海空運航期、艙位與內陸運輸等等,客戶往往只能得知結果,被動且無效率地接受報價。

Petersen 補充說明物流業的無奈現況,「直到現今,我們還需要使用正本的提單提領貨物,若因為提單未寄達而必須延後提領,還得支付倉儲保管金」,對於中小型品牌主來說,又是另一沉重負擔。

美國商業媒體 Bloomberg 將 Flexport 比喻為海上的 Uber,但 Petersen 撰文表示,海關代表了國家阻絕犯罪的第一道防線,由於身處在嚴格執法的產業,Flexport 花費多年時間以取得正式的貨運代理執照,而非 Uber 那般以科技破壞性地顛覆了市場結構。這點也說明了物流產業除了網絡複雜,各國法律的不同也令其無法在一夜之間為網路科技所撼動,Petersen 舉例,在尖峰貨運季節,不可能僅藉著軟體就讓貨物自動通關或立刻找到艙位,仍然必須仰賴人力居中協調,因此 Flexport 的團隊中有一半以上為物流經理及報關人員。軟體的優勢則在於資訊的整合與呈現,並且符合現代的科技使用行為,不僅大幅降低溝通成本,也使得客戶服務更加完善。結合專家的智慧與軟體科技,Petersen 認為 Flexport 正走在改革物流的正確道路上。

Flexport 讓客戶隨時掌握貨物運送狀況

隨著台灣的製造業外移與新創品牌公司的漸起,貨運代理商或許也面臨業務流失與轉型之必要,如何在仰賴人力的產業中運用科技,Flexport 的故事或許值得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