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atient? Service Design

來到了英國將近五個月,最近開始了term 2的課程,在這學期的課程開始,我們有連續三天的term 1 成果報告對不同的合作單位。報告的內容大概一致,就是我們上學期對於Camden Council的健康照護系統的設計成果。

我們分為五組,我發現有三組的設計成果是”App”。當下對於這個現象感到疑惑,想著為何學習服務設計的我們,最後的solution會是個App。

還記得在二年級service design學長姐的成果發表,有一半的成果是App相關。而我當下與其他同學聊天,發現大家也有注意到這個現象,並且想要避免再把App當作solution。普遍的原因是有兩點

  1. 不會有人去下載這種專門解決某些問題的App來幫助自己的生活過得更順暢
  2. App狹義還是歸類在產品並非服務,因此App只是service design範疇得一個單點,系統才是該設計的主體。

但有這些想法的人,一樣把app當作term 1的成果。我開始匪夷所思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了 Simon Sinek: The Millennial Question 的影片得到了一些啟發,在我心中也剛好呼應了對於這個App solution現象的原因。

我們缺少了”耐心”,我們開始事事求快,我們從網路中得到了太多方便,享受著網路發展帶給我們的’結果’,卻也因為這個轉變讓我們忽略了過程。我們看到事情常常把主體歸納在’名詞’,但卻沒有想過從現在到目的地連結的’動詞’。(這些並不是所有從影片裡面講的,部分是我自己腦補對於現象的詮釋)

回到service design solution,我們在發表的時候,也希望可以讓觀眾眼睛一亮,讓觀眾可以感受到這個解決辦法的powerful,讓台下的人在聽完要解決問題的時候,可以立即的覺得”沒錯,這個辦法可行耶!”

直覺性覺得可行的辦法,通常有幾個特性:熟悉習慣的、效率高的、通用的、清楚明確的、簡單容易理解的、容易的、美的…等。

而服務設計的設計對象是”系統” “流程” “關係” “人”,更深層的會涉及到 “政治政策” “倫理道德” “商業經營” “永續存在” “創造價值”…等。而對應到的形容詞是: 複雜的、龐大的、循環的、不明確的、哲學的、不容易親近的、堅固的、綠色的、重要的、乏味的…等。

我才發覺原來兩者之間的落差是存在在於我們對於發展過程等待的耐心。我們急於想要創造些什麼,想要解決些什麼,在brainstorming的時候被鼓勵先使用system 1思考,在使用system 2收斂。設計的人為了滿足人們直覺性的需求,聽眾卻也往往忘記了現在我們看到的所有改變是由多少時間累積而成。在這樣的關係之下,也難怪我們有時候很難逃過App的魔掌~哈哈。

以上個人見解

28th/ Jan / 2017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