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eeling about British education

對於在倫敦受到碩士教育的我,想透過這個時刻,一邊思考一邊打下來我對於這裡教育形態的感受。

我在這裡的教育,得到的太少,自己去尋找的太多。有兩個動機讓我去思考這件事情,1.我在第一學期的essay結果 2.Tutorial的用意

我讀的是服務設計,對我而言,這個領域很新,幾乎沒有理論、個案去引導學生在這個領域行走。大家憑著自己的過往經驗,憑著一些價值主張,去帶領自己在設計過程中走在貼切主題的路上。

這個領域我自己把它很粗略地切成三個等分: 設計研究、概念成形、設計實行。而課堂上能夠教的就會著力在設計研究上,因為研究這件事情在其他學術領域上已經累積了很多,可以透過那些研究理論去帶入設計研究,在經過一些設計領域上獨有專業技巧(例如:將一切視覺化)的改造,成為了設計研究課堂上會去琢磨的內容。

設計研究如同其他研究,也可以分為 ‘量化研究’ 與 ‘質性研究’ 兩個大餅。質行研究含括了許多關鍵字: ‘民族誌’ ‘人類學’ ‘行為科學’ ‘現象學’ ‘觀察策略’ ‘訪談技巧’ ‘觀察員個體自身生活經驗’ ‘主觀客觀’…等。用身體與行動去學習質行研究是最有效率的方法。

我個人覺得質性研究的策略是需要被教且被練習的,我們要如何挖掘到有意義的資訊,要如何不忽略有意義的資訊,要如何管理我們搜集到的質性資訊,要如何解讀我們的資訊,要如何歸納資訊,要如何將資訊轉化成下一個步驟的養分。這如此倚靠’人’的資訊處理過程,而不能由機器輔助,我們這些處理資訊的人本身就是個潛在不確定性與風險了… 。因此,教育的角色就很重要,因為他是唯一可以訓練 ‘人’ 的地方,唯一人是被動地行進的地方,不需啓蒙或是動機才能推駛人具備什麼的地方。

我的課程老師開了專案的開場白,鼓勵大家積極到走入場域進行訪談與觀察,並且說每週二的早上會與大家做個小小的tutorial。談了案子,邀請合作者進行開場說明,接下來就是在一旁協助,最近進行評分…我感受到學生的惶恐。

究竟精英教育的目的是什麼?積極的人可以去跟自己的求知慾對話,並且去尋找讓自己精進的管道與資源。有經驗的人可以用自己人生以前累積的財產去應對每個未知的挑戰(儘管經驗無法負荷與符合任務的內容)。聰明的人可以自行用自己的想法去實驗,主觀地去做中學習。那如果有學生不具備這三個條件,豈不是就完全被這個教育形式當作棄子。

英國學校經營有點像是企業,有每個月一次的招生說明會,會聘請在校生與對科系有興趣的人進行溝通對話,若課程是專案導向,老師會像業務一樣去談案子牽線,學生在做案子,他要像PM一樣不斷與客戶開會溝通我們專案的進度。在課程內容,老師像是老闆給你專案發展的意見,最後幫你打考績。我心中對於學界的角色定位完全被顛覆了。

對我而言學界難得可貴的地方是不用受到業界的干擾,可以自由的去思考理想的狀態,探索各種方式去理解同一件事情,有比較多的空間去消磨在很簡單的事情,大家討論著或許的事情…等。

也或許是我現在就讀的是學院college,主要目的是與業界接軌,所以我們的教學導向才會是以這樣的方式呈現。我不該把以前就讀大學university的模式套用在這裡。

我不是聰明的人,也沒有什麼這個領域的經驗,不過幸好我還是個積極的人

01.13.2017 I’m the student in UAL.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