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shop Culture in UK

來到英國剛滿半年,現在想想其實跟我一起學習的同學,並不是每個人都跟我一樣自在且享受著英國教育、文化的熏陶。

— — — — — — — — — —

最近參加了許多workshop,大大小小,主辦單位各有不同。workshop在這裡是個教育的形式,是個社交的場合,有些更是決策的場所。意思就是這裡workshop並不僅僅存在在有教育性質的場所,在地方NGO組織彼此每個月的聚會,都會加上一些目的性,讓交流變得更有意義。在區政府與地方的溝通協調也會用workshop的形式讓彼此的status在桌面上平等,然後進行一場意見交流,達到更好的溝通效果。

這是我參加一場地區警察與公益組織的networking event,簡單的三個問題掛在會議場所的後面,大家把彼此交流的想法與細節寫在不同的標簽底下,就成了一個informal的workshop。兩個小時的social event,會花一個小時在這件事情上,結束過後大家吃三明治喝飲料聊天,延續著剛剛才討論到一半的議題。原本沒有關係的兩個組織,就在這樣的形式鏈結了起來。

另外這是一堂教我們如何寫blog的課程,原本一聽就覺得無聊的課,因為workshop的形式讓大家反而樂在其中。我們可以從過程去了解大家寫作的習慣,與不同寫作的調性。我自己倒是練習了視覺的能力,儘管畫圖真的不是太在行。我們透過表單去解析自己/對方的主題、語義、核心價值、缺點、優點…等。

這一個workshop是我在oxford street修電腦時偶然亂入的,apple用workshop的方式將華人新年文化傳達給apple的愛好著。他們邀請一位在倫敦推廣中文的台灣人教大家寫寫看中文字,過程中大家很輕鬆的寫了簡體字的雞,而且還會互相炫耀自己寫的多漂亮,父母帶著孩子一起參與,當下覺得挺有趣的。

這是一個在Central Saint Martin 辦的一個workshop,主題是Beyond Border,用抽鬼牌的形式來激發大家對於border議題的解決方案,大家來自個個國家,第一次見面的第10秒就要一起在兩分鐘內想出一個點子,並且交流自己在紙上寫下的東西。最後不免俗的要吃吃喝喝一起聊天交流。

回想當初在想要接觸用戶經驗領域知識的時候,努力尋找可以參與的workshop,讓自己可以試著認識這領域的人,知道這領域的人在談論些什麼,不過後來漸漸覺得workshop變成一個斂財的工具(每一個活動都超級貴),讓我也對這種形式的活動興致缺缺。在這裡我覺得workshop是個關係建立的流程,學到什麼好像也沒這麼重要,主要是想要連結特定人與人的關係,會是人與陌生事物的關係。不過真好奇這樣的workshop文化,到底是怎麼蔓延到政府機關也會勤於使用這方式來幫助自己跟其他單位進行溝通協調。 如果台灣也常常有這樣形式的活動,是不是我們也可以減少很多代溝,世代之間互動變得更頻繁,官僚與人民也有更多的交流機會呢?哈哈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