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與墨爾本,兩地工作生活雜感。(工作篇)

食衣住行,職場文化,生活環境極短評

Photo via Visualhunt

前言:

在台北工作的五年多這段期間,對於海外工作這件事,心裡一直都有憧憬,從一開始的北京上海、到後來的倫敦和東京,都曾經是考慮的選項之一,當時怎麼樣也沒想到,自己第一個海外工作的城市最後是落腳在墨爾本。

目前在墨爾本當地工作生活也六個月了,對當地的工作情況和生活環境也有了一定的瞭解和體會,因此想趁這個時候,針對自己在這兩個城市的經歷,做一些短評比以及參雜一些個人的觀點。

個人工作簡歷:

#台北

我在台北做過四個月的廣告公司AE,一年十個月的流行雜誌編輯,以及三年兩個月的前端工程師/網頁設計師。基本上前兩份工作的環境和待遇都蠻不友善的,尤其廣告公司,起薪極低,工時超級長,還有讓人喘不過氣的職場潛規則,如果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正在考慮進廣告公司當AE,我個人會強烈建議你千萬不要,但如果是創意人員或是文案,我雖然不是特別瞭解,但我猜想或許還有挑戰的空間。

在雜誌社的工作雖然也很苦,不過其實我做得非常開心,我印象中在雜誌社的這段期間,從來沒有過Monday Blue,除了身邊充滿著有才華且非常有趣的同事,工作上接觸的人事物都是非常新潮且有趣的,常常可以有免費的表演和電影可看,偶爾海外採訪和NBA球員面對面的經驗也非常新奇,而月底截稿到半夜,和同事一起在樓下抽煙喝飲料的經歷就好像大學生活,如果不是到後期真的沒辦法再熬夜,然後薪水也一直漲不動,我想我現在應該還是會以雜誌編輯的身份繼續工作著。

我一直到第三份工作,工作的環境和待遇才有了顯著的起色,加班次數比起前兩個不算多,且後期也有加班費可申請,公司福利也相當到位,身邊的同事不是年紀相近就是年輕許多,普遍都蠻活潑且有才華,工作氣氛也很輕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後期工作倦怠和疲憊感很嚴重,我猜想和長期工作模式固定有關,但對工作的人來說這難以避免,只能想辦法增加生活的新鮮感來調適自己,所以我後來決定到澳洲工作(誤)。

#墨爾本

在澳洲目前做過五份工作,早先有寫過一篇文章詳細地介紹每份工作的甘苦談《墨爾本前端遊牧日誌》,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進去看(超懶)。


工作環境與職場文化短評:

#台北
我的經歷和觀察是,除了以往的外商還有部分科技公司(包含新創網路公司),普遍還是低起薪高工時,沒有加班費算常態,公司習慣把責任制和吃苦耐勞無限上綱,或是濫用年輕人的熱情。薪水方面,除非是自己開店或開公司,我覺得多數受薪階級在經濟上很難感受到大幅成長的可能性,對現狀和未來都蠻不安的。

另一方面,我有發現這幾年畢業的大學生,可能是因為PTT或是在Dcard上一些前輩分享資訊的關係,在職場上比較敢勇於捍衛自己權益,或者乾脆幾個好友就直接跳出來創業,無論如何,我個人都是樂觀其成,希望藉由年輕一代的意識抬頭,逐漸地改善職場環境。

#墨爾本
我覺得澳洲公司文化方面,非常注重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單就我在台北和墨爾本都待過的廣告公司來看,環境天差地別,光是工時就屌打。在墨爾本六點半辦公室就幾乎清場,台北十二點前離開都算早,不過壓力其實都蠻大的,我認為這跟產業屬性有關。廣告公司畢竟還是工作節奏步調快的產業,而且在客戶端都是由高階主管來審視專案成果,那種貼近客戶服務的高壓力很難避免。

除此之外,我覺得在墨爾本的公司工作,會讓你覺得自己被當成是人對待。我知道這說法很詭異,但我舉例來說好了,正職員工通常有4週帶薪年假,10天帶薪病假,上班時間通常是上午九點到下午五點,如果當天工作做完沒事了,下午四點多開始你就會一直聽到See you tomorrow. (殺小啦),但說實在的,這才是真的責任制不是嗎?

另一方面,公司通常都有廚房冰箱咖啡機(我待過的五間都有),大一點的還有淋浴間給騎腳踏車上班的人淋浴,禮拜五下午通常會有Happy Hour,大夥開始暢飲啤酒香檳,雖然當下和大家一起乾杯很開心,但一想起台灣工作者普遍受到的待遇,真心覺得澳洲人真的是幸運的王八蛋。

另外,澳洲的公司相當注重員工的權益,比如如果有人請年假,那麼這段時間的空缺就會委託仲介找約聘員工進來頂替,確保該項工作持續有人進行,而不是直接在公司內找職務替裡人扛起額外的工作,讓他沒日沒夜的加班加到翻掉(然後還沒有加班費),這樣既能讓員工享受應有的年假權利,同時同仁也不用擔心自己還要分身乏術,幫忙處理其他人的事務。

利用合理且友善的制度,來維持工作的效率和辦公室的良好氛圍,整體來說,澳洲職場不管在制度面、硬體環境、以及對公司內部人員的管理,都比起台灣完善許多,我想台灣在面臨產業轉型困境的同時,在勞工權責福利的相關制度面上,也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