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需要的其實是一段友誼

「你需要的其實是一段友誼」

這不是第一次從這位老朋友口中聽到諸如此類表面上說教,但實際上關心的話。我習慣性了翻了一下白眼,沒錯,就當著那face-time鏡頭前,毫。不。留。情。

「我是說真的,你需要人讓你講講心事,還要能跟你討論。但你要的不多,不要太重,你不習慣被指望、期待。或者,你還沒準備好。」我沒有做太多的回應,或者辯解。但我們後來有一段空白的對話時間,沒什麼,我喜歡沉默勝過閒扯。

掐指一算,我們這兩個哥倆好也認識了3個多年頭了吧?

我們是不斷跟自己衝撞的怪胎,專注地在感受過去的一切是如何堆砌出現在的自己,然後像是牛頓發現地心引力一樣的興奮,迫不急待地向自己的內心世界發表那些巨大的發現。曾經,總以為找到了解答,又在某些時候,會在通往未來的路上迷惘。

承認吧,其實你壓根不喜歡你自己。甚至「你討厭的人都很像你自己。」

這讓我想要推薦 TEDxTaipei Women 2013活動中,邀請〈我可能不會愛你〉編劇徐譽庭談的觀點,隨筆節錄一下,詳閱http://tedxtaipei.com/talks/2013-mag-hsu/

「我發現我可以輕易地發現別人的妒忌、愛計較、小心眼,而且恨的牙牙養。但有一天我也發現,那些也都是我身上有的妒忌、愛計較、小心眼。原來,我討厭的其實是自己。」

「我經常和我的朋友、家人、同事、同學聊一聊,因為聊一聊可以讓我們更認識彼此。可是你知道嗎? 我從來沒有跟自己好好的聊一聊,這會不會也代表著我根本不認識我自己,那我怎麼喜歡我自己?」

「於是我開始每天給自己五分鐘的時間,問候自己,今天好嗎?」

「你為什麼會因為我的劇本感到心有戚戚焉? 會不會是我筆下的那些角色,撫慰了你從來不願意聊一聊的自己? 我是這樣猜測的。」

「生活並不完美,但並不代表它不美」

「獻給那些認同『不完美也是一種美』的我們。」

我得承認,一種過度痴狂的完美主義可能就是對自己最沒自信的展現。

我得承認,曾經以為成長是越來越堅強,但後來才發現,成長其實是個接納脆弱的過程。

我得承認,我們最期待的是一段想要的時候就出現,不需要的時候也不強求的友誼。可或許那不應該是來自任何人,而是先從自己開始,不是嗎?

也只有當我們夠認識自己的時候,才能好好處理自己與他人之間的關係。

想偷偷謝謝那些一路走來總會用自己的困惑與我建立友誼的各位,我們都是不斷地在自我找尋的路上相互陪伴的彼此。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