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快車謀殺案,真的有這條路線?跟著 Google Maps走一趟

英國作家克莉絲蒂膾炙人口的小說《東方快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裏頭的「東方快車」真有其車?本篇文章帶你跟著小說一起從敘利亞一路橫越歐洲大陸,不爆雷。

《東方快車謀殺案》可說是克莉絲蒂最廣為人知的作品之一。1974年被改編成同名電影上映,前幾年 2017年又再度被改編成電影上映(下面影片為 2017年的預告片)。

本書出版於 1934年,介於一、二戰間的戰間期,本文假設此書發生的時空背景是在 1934年左右。以下沒有特別註明的引文均來自英文版第一部份第一章 AN IMPORTANT PASSENGER ON THE TAURUS EXPRESS,先引文(作者英文真的超好),後說明,懶得看英文的也可以直接略過引文,不影響閱讀。準備好了嗎?上車!一定上車!已經上車!

一開始出現的火車並不是東方快車

先說結論:兇手就是…,不要亂爆雷。雖然本書叫做《東方快車謀殺案》,但是一開始登場的火車並不是所謂的「東方快車」,而是叫做 Taurus Express的車。

It was five o’clock on a winter’s morning in Syria. Alongside the platform at Aleppo stood the train grandly designated in railway guides as the Taurus Express.

第一章第一段就出現了一個今天大家耳熟能詳的城市──敘利亞 Aleppo,敘利亞內戰的主要戰場之一,請見以下地圖,位於首都大馬士革北邊約 300公里處,不過 2017電影版的開場是在耶路撒冷。題外話,在世紀帝國二 (How do you turn this on) 巴巴羅薩戰役中以波斯文明(今天的伊朗,波斯戰象)來代表大馬士革,不知其原因為何。

今天的敘利亞 Aleppo 與其他城市相對位置圖

Taurus Express 是 1930年開始行駛於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之間的火車,主要連接伊斯坦堡(伊斯坦堡是周杰倫的歌,不是土耳其首都)與巴格達(伊拉克首都),不過這台火車並不是本書主角「東方快車」。Taurus Express 1930年剛開通的時候還沒有辦法一車到底從伊斯坦堡直接搭到巴格達,需要在土耳其邊界 (下圖Nusaybin) 換「車」,就是車,不是火車,開在路上不是鐵軌上那種,到伊拉克 Kirkuk之後才換回火車到巴格達,不過 1940年就全線通車了,詳細路線請見下圖。

Taurus Express 路線圖 Source: https://de.wikipedia.org/wiki/Datei:Taurus_Express_route_map.svg
By the step leading up into the sleeping-car stood a young French lieutenant, resplendent in uniform conversing, with a small man muffled up to the ears of whom nothing was visible but a pink-tipped nose and the two points of an upward-curled moustache.

接著下一段,這段只有很長的一句話,可以欣賞一下,英文真的很好。潮男法國軍人 (French lieutenant,不確定官階為何) 出現,為什麼敘利亞會有法國軍人?敘利亞及黎巴嫩在一戰後從鄂圖曼土耳其手中變成法國託管地 (Mandate for Syria and the Lebanon),所以敘利亞有法國軍人好像很合理。託管地 (League of Nations mandate)為一戰後根據國際聯盟 (League of Nations)的規定而成的一些區域。1920年成立的國際聯盟,這個歷史課本裡面出現過的東西,成立的宗旨是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跟火箭隊有 87%像,結果二戰還是爆發了。下一個出現類似的東西就是二戰後的聯合國 (United Nations)。

“Today is Sunday,” said Lieutenant Dubosc. “Tomorrow, Monday evening, you will be in Stamboul.”
[…]
 “Tomorrow evening at seven-forty you will be in Constantinople.”

之後潮男軍人講了一句話:「今天是星期天,明天也就是星期一晚上,你就到伊斯坦堡了。」,他說:「明天晚上七點四十分你就會到伊斯坦堡了。」還記得一開始的第一段嗎?他們現在在敘利亞 Aleppo,冬天星期天早上五點鐘,從 Aleppo到伊斯坦堡直線距離約 900公里,火車要搭上 43個小時。這段話中 Stamboul 和君士坦丁堡 (Constantinople)都是指伊斯坦堡。

Mary Debenham had had little sleep since she left Baghdad on the preceding Thursday. Neither in the train to Kirkuk, nor in the Rest House at Mosul, nor last night on the train had she slept properly.

往下繼續看會看到名為瑪莉失眠姊的女子,她從上星期三離開巴格達以來睡得很少,一直失眠,無論是在到 Kirkuk的火車上、在 Mosul的旅館裡、在昨天晚上的火車上都睡不好。可以再回顧上面的路線圖,用 Google maps掐指一算,這位失眠姊幾乎可以說是失眠了 2000公里,幫QQ。

The Colonel inquired whether she was going straight through to England or whether she was stopping in Stamboul.

火車緩緩行進了一天左右之後,隔天早上,一位上校問失眠姊是要直接去英國還是會停在伊斯坦堡。奇怪的地方來了,這台車不是從巴格達到伊斯坦堡嗎?為什麼會到英國?這時候我們的主角「東方快車」終於出馬,因為他們搭 Taurus Express到伊斯坦堡之後就會轉乘傳說中的東方快車到英國去(聽說時刻表還有刻意安排,完美銜接)。

“But we can’t afford delay! This train is due in at 6.55, and one has to cross the Bosphorus and catch the Simplon Orient Express on the other side at nine o’clock. If there is an hour or two of delay we shall miss the connection.”
[…]
 “Does it matter to you very much, Mademoiselle?” he asked. “Yes. Yes, it does. I — I must catch that train.”

結果下午兩點半左右火車壞了,失眠姊開始抱怨:「完全無法接受誤點,本車預計晚上六點五十五分到(奇怪,剛剛法國潮男不是說七點四十分到嗎),我還要橫越博斯普魯斯海峽 (Bosporus, Bosphorus),才可以趕上九點鐘開的東方快車。如果給我誤點一兩小時我就趕不上車了。怒」橫越博斯普魯斯海峽?失眠姊費盡了千辛萬苦從巴格達到伊斯坦堡之後,還要游泳?原來是因為從巴格達到了伊斯坦堡之後是在亞洲這邊的 Haydarpaşa站(下圖右下角),而東方快車發車站則是在歐洲那邊的 Sirkeci站(下圖左上角)。唉唷,趕不趕得上對你來說很重要嗎?失眠姊表示,真的很重要,我…我一定要趕上那班車,為什麼?不要亂爆雷啦。

被博斯普魯斯海峽隔開的 Haydarpaşa站(右邊,亞洲)與 Sirkeci站(左邊,歐洲)

東方快車 (Simplon Orient Express)

接著經歷了一番波折之後,主角「東方快車」終於現身(白羅:主角不是我嗎?), 車廂上寫著目的地,Istanbul, Trieste, Calais,最後到達英國倫敦。書中寫說這趟旅程需時三天橫跨歐洲,從伊斯坦堡出發到英國倫敦。

2. THE TOKATLIAN HOTEL
The Orient Express had started on its three-day journey across Europe.
各個城市相對位置,敘利亞 Aleppo為一開始故事發生的地點。東方快車一路從土耳其伊斯坦堡 Istanbul 經塞爾維亞(當時為南斯拉夫) Belgrade、義大利 Trieste、法國 Calais 到英國倫敦。需留意背景為現在的世界地圖,與 1930年代不同。

途中會經過的 Trieste是個義大利的港口城市,位於亞德里亞海 (Adriatic Sea)邊(范逸臣的歌),被斯洛維尼亞 (Slovenia)包圍,以前是奧地利的一部分。一戰後奧匈帝國瓦解, Trieste被併入義大利。一戰奧匈帝國屬於戰敗的同盟國 (Central Powers),而義大利屬於戰勝的協約國 (Allied Powers)。

奧地利精神分析學大師佛洛伊德 (Sigmund Freud, 1856 ~ 1939)曾經在此地找鰻魚睪丸(黑人問號),因為當時人們不知道怎麼分辨鰻魚的性別,他就在這邊解剖鰻魚,尋找鰻魚的性器官(還拿獎學金)。另一個有趣的事情是,「奧地利」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伊德(5月6號生的金牛座男子)出生的地方 Příbor (德語:Freiberg in Mähren)是今天的捷克領土,不過以前是奧匈帝國的一部分。

另一個車廂上標註的地點法國 Calais就是鼎鼎大名英法海底隧道法國端的附近,這邊距離英國只有 34公里,騎腳踏車就可以到(最好是)。不久之前有部電影《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中的敦克爾克就在 Calais旁邊而已。法國巴黎戴高樂機場 (Paris Charles de Gaulle Airport, CDG)的名字來源戴高樂 (Charles André Joseph Marie de Gaulle, 1890 ~ 1970)本人不是 Calais的人,不過他老婆 Yvonne de Gaulle 就是 Calais人,知名市友。


火車卡住啦!

5. THE CRIME
“Where are we?” 
“Between Vincovci and Brod.”

火車經過塞爾維亞(1930年代時為南斯拉夫 Kingdom of Yugoslavia,後來變成社會主義南斯拉夫 Socialist Federal Republic of Yugoslavia)首都 Belgrade 之後沒多久就被大雪困住了,困在今天的克羅埃西亞(1930年代時還是南斯拉夫) Vincovci(距離 Belgrade 約 150公里)跟 Brod(應是指 Slavonski Brod,距離 Belgrade 約 200公里)中間,兩地相距約 50公里。就在這邊大家發現有人掛了,書名都叫謀殺案了,有人掛掉也是很合理,再多我就不說了,請自己去看。

所以最後回答標題的問題,真的有「東方快車」,書中講的也是真實存在過的路線,沒有唬爛,佩服,要寫一部小說真的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