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iyee Chiew
Sep 1, 2018 · 3 min read

讓他們一起歡慶明年的國慶日

文|周慧儀

「我相信新政府一定不會再虧待我們這些還再申請公民權的無國籍孩子,我們真的是無辜的。」

馬來西亞今年成功迎來首次政黨輪替,除了振奮人心,也讓阿清感動不已。阿清是我先前在報導無國籍小孩時的受訪者,她的爸爸是本國人,媽媽來自印尼。她和兩位弟弟因爸爸犯下重婚罪而成為無國籍人士。

如阿清姐弟,在這片土地上居住已久的紅登記者、無證件者、無國籍者正面臨一樣的問題 — — 不被國家承認。他們跌落在國籍的保護框架之外,成為社會上最易受到剝削和忽略的一群。那麼在改朝換代後,他們有望成為馬來西亞人嗎?

還記得阿清曾告訴我:身為無國籍人士,生活像是失了錨的船,不知道會被載往何處。他們難以順利升學、難以找工作、生病了要繳付貴上好幾倍的費用,生活上也沒有任何保障和福利,遊走在灰色地帶。在這同時,他們的申請文件至今仍懸置在內政部毫無消息,這種沒有期限的等待以年為單位計算,透過無理由地回絶不斷消磨一個人的意志。 他們的困境和遭遇反映了馬來西亞對待「人」的價值和態度:於執政者和相關單位而言,每一份申請文件可能僅是一個冰冷的數字,但這將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一個人接下來的「人生」。

現任政府上任後給了承諾,內政部長幕尤丁表示欲成立委員會處理,首相馬哈迪也指出持紅登記者可提出公民權申請。然而,馬哈迪並沒給予批文所需的確切時間,也沒有詳談無證件者、無國籍者之處理方式。因此,政府是否真的擁有想要解決根本問題的「意願」,仍有待持續觀察和監督。儘管如此,這依然無阻他們再度燃起新的希望,相信自己不會再次被政府辜負。也不該再次被辜負,尤其是那些已經等了大半輩子,仍然手持紅登記的老一代。

不能否認,無國籍是個難以一朝一夕解決的棘手問題,尤其這還牽扯上複雜的種族、政治和歷史等因素。然而,當所有問題盤根錯節地纏繞在一起時,我們就更該回到以「人」為本的方式去考量 — — 即人人有權享有國籍,且「國籍」不該成為劃分你我的工具,更不該淪為他人遭歧視的來源。或許我們會認為這是人盡皆知的道理。但試著以此檢視馬來西亞,我們的國家離這一步,還有多少距離?至少就無國籍議題,若能在「人」這一點上取得共識,我們就不會繼續在政治、歷史和繁文縟節上等任何因素纏繞不休,也才能繼續邁進。

希望如阿清所言,新政府將不會虧待他們。今年不一定來得及,但希望未來一年後,那艘載著阿清姐弟、持紅登記者、無證件者以及無國籍人士的失了錨的船最終能夠靠岸,讓他們以馬來西亞公民的身份,在這片土地上一同歡慶國慶日。

原文刊登於《星洲日報》
相關報導:他們的隱形牢房—談無國籍小孩在馬來西亞的存在

Written by

周慧儀|獨立記者,來自馬來西亞,關注無國籍和人權議題。報導可見於《端傳媒》、《關鍵評論網》、《當今大馬》等媒體。huiyeechiew.com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