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與小隊隊員搭上小艇,敵對的人們則是在海面上浮浮沈沈,在我們的武力壓制之下,不敢接近。呼吸還沒平靜下來,海上一片漆黑,勝負抵定。

「別怪我趕盡殺絕。」身旁的隊友冷冷地冒出一句,朝著敵人的後方,一枚迫擊彈從他手上的發射器射出,在空中劃出一條弧線,這是要切斷他們求生存唯一的連結。身旁一片漆黑,卻能看見對方一個一個人,臉上恐懼的表情。

迫擊彈在遠方爆炸,地平線上亮起黃色、橘色、紅色的半球形火光。「這樣就結束了吧?」一直處於緊繃狀態的肌肉,稍稍鬆弛了一些。數秒之後,遠方的火勢卻沒有想腦中預期的那樣收斂,反而不斷擴張,火紅、焦黑,像停不下來的浪一樣朝著我們所在的方向不斷滾動、加速、襲來。

「怎麼是這樣?」我盯著不斷逼近的,火的巨浪。「我以為我發射的只是普通的迫擊彈⋯」扣下扳機的那個隊友,聲音明顯的顫抖著。「他發射的是可以毀滅一切生命的終極武器啊。」腦中只剩下這個念頭,卻還是很冷靜。「因為你的愚蠢,現在,我們全部都要死了。」這種感覺,不陌生。

「已經來不及逃,逃也沒有用,因為這個武器,連海都能摧毀。」邏輯判斷告訴自己,絕對沒有生存的機會了,就看著這個景象迎接末日吧。下一刻,卻發現自己,或是自己的意識,已經跳進水裡,奮力划著水,奮力地下潛。「也許,在海的最深處,能夠活下來。」

慢慢地,感覺到海在皮膚上的重量,感覺到海水充滿著生命,充滿著養分。水流過皮膚,感覺有些黏稠,可以在深藍色的水中,看到微微反光的各種微生物。周圍的世界漸漸變得寧靜,好像只剩下一個意識,無盡的下潛,尋求治癒,尋求救贖。